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西风瘦马】信江畅游感怀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语录
无破坏:无 阅读:2646发表时间:2014-07-16 18:37:50 才饮长沙水,   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   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   胜似闲庭信步,   今日得宽余。   子在川上曰,   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   龟蛇静,   起宏图。   一桥飞架南北,   天堑变通途。   更立西江石壁,   切断巫山云雨,   高峡出平湖。   神女应无恙,   当惊世界殊。   这首《水调歌头.游泳》曾是一个时代的标志,这是一个鼓励人们“到大风大浪中去经风雨见世面”的时代。词的作者是毛泽东。   毛泽东在他的诗词中总是会表达出一种斗争的精神,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而且诗词中带有政治气氛。从“诗言志”的角度讲,对毛泽东的诗词是无可厚非的。而从“人和”的角度来欣赏,则我比较喜欢这首《水调歌头.游泳》。人们是乐意去亲近大自然的,特别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条件有了改善,于是对精神生活的追求热情也随之上升。借助纪念毛泽东畅游长江48周年的机会,上饶市体育局,上饶游泳(冬泳)协会于2014年3月13日组织了一次以“上饶儿女畅游信江”为主题的游泳活动。   游泳是人们在水中的一项体育运动。自古以来文人学士们描绘游泳的文字不多。就是毛泽东的这首词,也算不上是描写游泳的词。只是写了自己在游长江过程中内心的感受。   参加畅游信江的头一天,上饶的气候出现了变化,连续十来天的高温晴天突然刮起了不小的西风。民间有“久雨西风晴,久晴西风雨”一说,敏感的游泳者们马上想到第二天畅游信江或许真的要遇上大风大浪了。有的游泳者甚至做好了第二天畅游信江时,能像毛泽东那样“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了。这次畅游信江是从上饶冬泳训练基地下水,顺水漂游2000M到三江公园。这个方向正是从东向西。如果刮的是较大的西风,游泳者们就必须斗风迎浪而游。也许是没有先人毛泽东的福分,畅游信江的当天没有大风大浪,大家也就享受不到那种在“风吹浪打”中“闲庭信步”的待遇了。   畅游信江出发前举行了简短的纪念仪式。望着主席台上毛泽东书写的《水调歌头.游泳》手迹,游泳者们随意的评论起来了。有说字写得潇洒,大气;有说字写得龙飞凤舞,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感觉;也有人说毛的字无体无派,随心所欲。其实毛泽东游泳也和他的书法一样,从不受什么规定动作约束。有人说,他的水性是相当好的,而他的游泳技术就如同他的数学成绩一样,只能是郑州癫痫病排名不及格。然而我在想,毛泽东自成一式的游泳真可称之为毛泳。从随心所欲到运用自如,得心应手,也可谓之是无法便是法了。   今天有几百名游泳者参加畅游信江活动,等到这几百人在信江河开始畅游时,你就会发现除了那些经过专业训练的少数人外,大多数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其实这也是一种自然的美。   上饶市各市县来了不少男男女女的游泳者,他们的兴致都很高。不少商家也都来参加这次纪念活动,商人们的参加虽然有着它们对商业机遇的敏感,也给活动带来了很大的社会效应。毛泽东这首词刚发表时,很多人感兴趣的却是武昌鱼。当时那个年代信息的传播不是很广泛,许多人就因为毛泽东提到了武昌鱼,有机会到了武汉就去找武昌鱼吃。一吃了之后才发现毛提到的武昌鱼就是鳊鱼。 有一个游泳的人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天天在江河中游泳,天天与鱼虾相伴武汉的治疗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对江河中的鱼虾何忍食之。这位游泳者的活不一定合时宜,然而从生态平衡的角度来讲也并非没有道理。   那个年代,毛虽然大力号召全民投身到大风大浪中去受锻炼,然而由于当时人民的生活水平低,即使出现过一些全民到大风大浪中去学游泳的所谓热潮,但终究成不了气候。有一个笑话,当年全民参与体育锻炼,并且要达到国家规定的标准,有一位学生的跳远项目总是不能达标,于是在规定的达标期限前,同学们便采取了断然措施,在跳远的沙坑前站立两人,等这位学生助跑到沙坑前起跳时,候在沙坑前的两位同学便用手使劲一推这位学生,于是这位学生便跳出了超过标准很多的成绩,顺利的达标了。   现在则不同,走进大自然,享受大自然的人们越来越多,他们都是自觉的,主动地去锻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就是这样,在锻炼中人人都似乎有一种大自然“舒”的感觉。   上饶的信江河段处于信江河的上游,原来河床水面很窄,水很浅,不很适于游泳。20世纪末21世纪初,很少的几位冬泳者坚持着每天清晨到信江河游泳。之后在上饶的信江河段筑起了河坝,信江河水位上升了,这时的信江河已很适于游泳了。在这几位先驱的带动下,上饶冬泳的队伍不断扩大,终于在2004年,这些冬泳的先驱们自发成立了上饶冬泳协会。这时上饶的群众体育活动发展很快,各种民间的户外活动协会也相继成立了。   毛泽东在词中借用了孔子的话,“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社会的发展,时间的推移是一种客观进展的规律。我总觉得“逝者如斯夫”是孔子对客观世界的认知,而不是像有的人解释的那样,孔子感叹光阴如流水般的远去了。   就要下水游泳了,几百名游泳者簇拥着屹立在信江河畔,助威的口号喊得震天价响。这样的场面雄伟壮阔,简直就是一首大自然的交响曲。毛泽东在水中“不怕风吹浪打”,也喊出惊天动地的豪言,“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   不过仔细品味一下就会发现,前者是现代人在大自然中的一种精神享受,而后者荆州哪些医院治癫痫最好却似乎是对物质世界改造的一种创意。或许这就是平民和伟人的思维方式的不同,更或许是不同时代人的观念的迥异。   游泳者下水了,江面上顿时大放异彩。两岸青山彩旗辉映,一湾碧水人影漂移。   看着满江彩色的泳帽和漂游球,我想起了毛泽东在长江畅游时是不戴泳帽,不戴泳镜,不穿泳衣裤,更不带漂游球的,全身只穿一条非游泳的短裤,而且还不喜欢警卫陪游人员靠近他。当时没人敢评论他的这一身行头,现在就有人说毛泽东穿一条短裤从船舷的阶梯下水时,展现出在他身上仍然保留着很浓的中国农民的习气。现在的游泳者,即使就是这些业余的,半拉子的,下水时一个个都是泳帽泳镜泳衣的全副武装,长距离的游还必定身系漂游球。真是“逝者如斯夫”啊。   时代变化,社会发展是必然的。看着满江的游泳者,心里回想起上饶冬泳协会的发展过程。2004年上饶冬泳协会成立后,规模一直不大,而且也仅局限于冬泳者个人游泳锻炼。当时上饶冬泳协会已是中国冬泳协会的成员。而且在当时的冬泳网上还占有一席版位。因此能得到全国的冬泳信息。于是协会准备在上饶也组织一次冬泳邀请赛。但是当时几个协会发起人都比较缺少组织大型活动的能力,于是2006年当时的会长在与其他负责人商讨后,果断地对协会的理事会进行改选,之后便第一次组织了大型的冬泳邀请赛。有了第一次,上饶冬泳协会便愈发不可收拾,年年都要举行几次大型的群众游泳活动和大型的游泳邀请赛,协会成员也发展到现在的400多人了。毛泽东在词中说,“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我想神女看到上饶冬泳协会的发展变化,是不是也会觉得“惊”啊。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是一个中国人都知晓的神话故事。说的是八个法力无边的神仙在海边蓬莱阁饮酒作乐,张果老提议要到海上去玩,并要求各人只用自己的法宝过海,于是这八个神仙各显神通到海上去玩了。以后这故事在中国便形成了成语,说明解决问题各有各的方法。   今天在信江河畅游的几百人倒真正的炫了一把自己的看家本领。正规的游泳比赛项目中只有自由泳,蛙泳,仰泳,蝶泳,其中自由泳不是游泳姿势,而是指在自由泳的比赛中,不管用什么姿势都行。一般爬泳速度较快,所以在自由泳比赛中参赛者基本上都是用爬泳,于是爬泳便被大家习惯性地叫做自由泳了。而除了爬泳,蛙泳,仰泳和蝶泳外,民间还有狗爬泳,反蛙泳,侧泳等,还有毛泽东那种无定式的毛泳。而在今天几百人畅游信江时,所有我点到的姿势倒真正的都被用上了。   多年的群体游泳,各地在群体游泳的组织编排上有了很大的创新。广丰冬泳队编排的几十人的方阵漂游,在几届漂游信江的活动中都进行了表演,而且方阵漂游的技术水平越来越高了。每当广丰的方阵漂游过来,都会引起两岸观看市民热烈的赞誉掌声。或许这将会成为上饶群体游泳活动中的一朵奇葩吧。   从上午7点59分开始下水,陆续用了1分多钟的时间,所有几百游泳者都下水了。虽然是向下游漂游,但今天的信江河水几乎没有流速。整个2000M的漂游过程是比较累的。上午8点30分有人到达终点,直到上午9点10分所有漂游者才全部到达终点。游得快的人自然高兴,游得慢的人更是欣喜若狂。上了岸一个个忙的都是拍照留影,   我在沿河追踪拍照时,沿途的市民都对近年来群众体育锻炼活动赞不绝口,有的市民还边看游泳边讲述回忆当年毛泽东畅游长江时群众庆祝的热闹场面。有的市民则表示要能长远的畅游母亲河信江,就必须保护好信江河的环境卫生。   当然我也遇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我正在一座桥上拍照,桥的护栏边也站满了观看游泳的市民。这时,一位出租车司机大概不知道大家看什么,便好奇的停车问市民们看什么。当得知是看游泳者畅游信江时,这位司机摇摇头冒了一句话出来,“神经病”。说完便关上了车门。当时那个回答司机是看游泳的市民茫然地叫起来了。“你说谁是神经病”。司机没回答他开车走了。这位市民又忍不住叫了一句,“你才是神经病”。周围的市民一起哄堂大笑,最后有一个市民慨叹了一句,“叫了半天,我还没搞清楚谁是神经病”。   我偷偷地在心底笑了起来,因为冬泳协会的人每当天寒地冻来到河边游泳时,总喜欢开玩笑自嘲是神经病,大冷天的不在家里取暖,还要跳到冰冷的江水中去受冻。我知道那个司机是说游泳的人是神经病,我也觉得这位司机这样说说也没什么值得计较的,不过冬泳不是人人都要去游,正像这位司机一样,不是每个人都要去开出租车。人们的生活方式不一样,也不可能一样。这才叫世界。毛泽东在词中说,“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人与人之间要能架起一座心桥,隔阂也许会变理解,非怪人们常说“理解万岁”。   冬泳最吸引冬泳者着迷的是游完泳之后,那种“爽”简直是无法形容的。   一是在水中浮力作用下运动,人们必须保持身体在水中的平衡,这不仅仅需要体力,还需要脑力。二是人体在水中没有停留的条件,必须不停地运动才能保证不在水中下沉。有的人看到游泳者躺在水面一动不动,以为有什么道法,其实这只不过是利用呼吸来调整自己的浮力,并不是没动。三是水的阻力比空气大,在水中移动1M比在岸上移动1M更耗力。四是在水中有一定未知的危险性。在岸上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水中同样要眼观水面,耳听八方。这样才能尽量避免危险的袭击。所以游完泳的人不但体力上放松了,脑力上也放松了。这种轻松感就是那个无法形容的“爽”。   毛泽东在游泳时说“今日得宽余”,这里的宽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爽”吧。   最后上来的是一对夫妻,其实他们俩游的并不慢,特别是男的在冬泳协会中的游泳速度算快的。但是今天是2000M长距离畅游。女的未参加过这么长距离的漂游,心中无底,一开始并不想游。男的鼓励她说,游吧,我全程跟着你游。在男的鼓励下,两人终于游完全程。人生何尚不是如此,也许他们俩正是从游泳中悟出了点什么。   上饶儿女畅游信江的活动结束了。我正准备收好相机返程,不意有人在大声的叫我,我抬头一望,水中还站着一伙人。我知道肯定是要我给他们照相。于是走了过去。原来他们有6个人要逆流游回出发点,让我给他们几个人拍照留念。   逆流而上,又是一个2000M.壮哉,六人。这不又给了我一个启示吗,何为起点,何为终点。终点可以是起点,起点有可以是终点。中国有一种太极理论,万物无始无终,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每次的游泳活动结束了,也就预示着新的游泳活动开始了。有人说人的一生走完了就是终点。但是人类的延续繁衍却是在继续。正像毛泽东一样,人已作古,世上对他褒贬不一,但存在过的客观却只能续存下去,不是毛泽东这个人,而是毛泽东曾经过的客观存在。这正是如孔子所认知的,“逝者如斯夫”啊。 共 46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上一篇:【天涯】夜归
下一篇:【文字】 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