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南山】涛涛添子记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语录
小涛省吃俭用,存了半年的工资,才几百块钱,妻子要生产了,小涛真是又喜又忧,自己幺娘几年前就曾经难产,小涛虽然读过一些优生优育的书,家里距离镇上远。在妻子一个学过医学但是又没有考上工作的女同学的帮助下,小涛妻子顺产了一个女婴,小涛高兴了。可是等了好几个小时,婴儿的胎盘就是不出来,屋外几只乌鸦呱呱地边飞边叫,小涛吃不下饭,从早晨到晌午,万一……孩子太小,妻子太年轻……想到这些,小涛竟然要眼泪汪汪了。小涛十五岁的小兄弟汗流浃背地飞跑到四公里远的乡卫生院请来医生。医生未到时,胎盘终于出来了,只是小涛妻子的身体撕裂得有些厉害,需要缝针。缝针的时候,医生说不能打麻药,在活生生的肉上缝针,小涛妻子呜呜呜地哭了。小涛没有哭,他的眼泪是往肚里流的,他不想让妻子和他人看到眼泪。存了半年的工资,就因为生小孩花掉了,那时候,妻子户籍是农村,而农村医保好像还没起步。   后来,教师有了住房公积金,小涛妻子考进了编制教师队伍。后来,小涛的女儿也渐渐大了。小涛年岁不小了,同事们纷纷叫他涛涛了。涛涛妻子又怀孕两次,涛涛夫妇没有要孩子。每年的教师体检,涛涛妻子都要认真检查检查是否患有妇科病。经过几年的检查和治疗,涛涛妻子的妇科病渐渐康复。   女儿读高中后,涛涛和妻子觉得家里没有了孩子,似乎有点空落落的。听说对待国家公职人员的计划生育政策也要调整,涛涛竟然有了蛮支持的感觉。涛涛觉得,一个家庭只要有两个孩子,孩子长大后就可以留一个在父母身边:如果两个孩子都是男孩,一个男孩可以去住在娘家,如果都是女孩,娘家可以招留一个女婿跟着娘家住。这样,家庭细胞就不会解散。涛涛夫妇又这样想:都中年人了,生儿育女蛮辛苦的。如果计生政策真的来了,涛涛夫妇也不敢确定是否愿意去生育第二个孩子。   2016年以后,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真的作了调整:一对夫妇可以生两个小孩。恰巧这一年,涛涛夫妇的女儿就要离开他们到外地上大学。这几年自由生活过习惯了,要不要准备再生育一个小孩呢?涛涛夫妇陷入矛盾之中。2016年的春天,妻子支持涛涛去乡计生办了解了“二孩政策”和许多计生知识。涛涛夫妇做了是否适合怀孕的体检后,决定顺其自然:如果怀上了,就生下来,夫妻双方的身体都是健康正常的;如果不能怀上,就好好享受安静自由的生活,毕竟有一个孩子已经成人并且就要上大学了。   这一年仲夏,妻子告诉涛涛自己有喜了。涛涛一会儿觉得自己似乎年轻了很多,一会儿又在心底担心:妻子年过四旬,是不是有太多的危险?对于妻子肚子里的小孩,会不会有畸形的风险?对于物质条件和经济条件,涛涛到不很着急:自己新买了120平方米的新房子,夫妻双方都有了较为稳定的工资收入。暑假里,涛涛妻子去县医院检查,孩子有先兆流产的迹象。涛涛在心慌中把“胎儿雏形”错看成“胎儿畸形”,涛涛要求医生为妻子做流产手术,医生很耐心地帮助涛涛对胎儿情况进行了详细说明,医生建议涛涛夫妇保胎。   这是涛涛妻子第一次住院,赤水市人民医院妇产科的医生护士对人热忱,照顾患者体贴周到。保胎成功了,妻子出院时涛涛简直比吃了蜂蜜还要甜!   涛涛一家人越发关注涛涛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了。涛涛到县妇幼保健站为胎儿买了福施福,涛涛妻子在日历上标注出胎儿的怀孕周期,在泸州医学院做了无创DNA产前检测,定期到县医院做胎儿的健康检查。9月中旬,涛涛女儿要到青海上大学,涛涛妻子第一次没有陪丈夫和女儿外出:为了肚里的小宝宝,还是少出门为好。   接近分娩期的时候是寒假,涛涛夫妇赶到县城里的房子里居住。涛涛妻子到医院检测:胎儿偏大,胎心继续正常,胎儿轻度缺氧。涛涛妻子在医院里做了吸氧运动。这段时间,涛涛觉得,他们一家人在医生的协助下都在关注着孩子的发育成长,就像航天工程人员关注着发射出去的火箭运动一样。   预产期就要到了,涛涛送妻子到了医院住下来。医生护士随时对涛涛妻子观察记录。涛涛妻子毕竟是生个孩子的坚强女人:痛,她忍着,还按照护士的要求记录自己的身体反应。涛涛思潮翻滚:男孩女孩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医生从健康的角度建议妻子顺产,高龄产妇了,肚皮上割一个刀疤,伤口的愈合是一个考验!可是,究竟能不能顺产呢?顺产……剖腹产……顺产……想着想着,涛涛真的希望怀孕的就是自己。涛涛和妻子风风雨雨二十年,一路辛苦过来,感情是朴实而又真诚的。   孩子就要出世了,护士叫涛涛把病床推到产妇室。由于心慌,涛涛手忙脚乱中竟然推不动病床。涛涛左耳听力近年来有点下降,护士的有些话他听得不是很清楚。年轻的护士在匆忙中依然含着微笑,放着小跑过来解开滚动锁,推着躺在病床上的妻子到产妇室去了。涛涛以为自己可以进产妇室替妻子分担分担疼痛。医生护士把涛涛留在了门外,说有她们在,做丈夫的尽可以放心。涛涛回到了护理床上躺下,心里像十八个吊桶打水:如果是男孩,该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如果是女孩,该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哎,不考虑这些了,孩子,爸爸要你不折磨你的妈妈哈,天老爷啊,求求您保佑保佑保佑。时间,像被什么笨重东西阻碍着——沉重、缓慢。涛涛反复叮嘱自己不要紧张,心里还是像有小兔子在蹦来跳去。哎呀,竟然一个小时了,妻子怎么还不出来呢?“请家属为孩子准备点冷开水”,护士出来对涛涛说。好啊,孩子就要出来了,妻子也平安了。涛涛拿起瓶子接了开水冷着。时间又停滞了下来,产房里就是不出来什么新的消息。   护士终于又出来了,她告诉涛涛,婴儿头部偏大,涛涛妻子距离第一胎顺产已经二十年了,必须马上剖腹产。护士要求涛涛签字,天亮后还要到财务处交一笔医药费。涛涛来不及多想,签完字后和护士一起推着躺着病床上的妻子朝手术室走去。妻子看上去虚弱,疲惫,涛涛甚至有点后悔让妻子怀上二胎。现在,涛涛觉得生育就是对妻子生命的挑战。涛涛痛苦,涛涛迷茫。   妻子进手术室后不久,涛涛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一会儿,手术室的小窗门打开了,医生告诉涛涛,妻子生了个小男孩,其他医生正在为妻子缝合伤口,让涛涛不要担心。母子平安,涛涛悬着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涛涛的母亲跑过来帮涛涛抱孩子,涛涛把妻子顺利剖腹产下男孩的消息在朋友圈里发布了出去。   在医生和护士的精心护理下,不到五天涛涛妻子就出院了。两天后,涛涛到医院报账,涛涛吃了一惊,不过是高兴的一惊:涛涛为妻子交的五千元费用竟然全部退了回来,只是在妻子的医疗卡上扣除几百元费用。医生打印了一长串详细的账目单子,涛涛把详细的账目单子拿回家和妻子一算,一元一角也不差。涛涛说,这真是一场有惊有喜,先惊后喜的二胎生育啊!   陕西靠谱的癫痫医院是哪家武汉癫痫怎么治疗最好北京去哪里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武汉羊角风怎么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