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春雨飘柔招隐山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茶艺
无破坏:无 阅读:2146发表时间:2018-02-22 20:13:13 鹂声悠久   晨起,窗外斜风细雨,徐徐拉开温馨序幕。从中走出的春姑娘,优雅徘徊在山亭、曲径、岸畔、亭台之间。时而,用迷蒙的眼神,深情遥视早已远去的名人背影。幽谷曲径、枝叶初翠。偶有一二声黄鹂鸣唱,算是把古今尘世间的荣辱得失、爱恨情仇解读了!   早春二月,江南草木醒来之时,你撑伞来到镇江招隐山,第一感觉便如是。   你没有找寻到建于东晋时期的招隐寺,仅看到古寺石牌坊。一向喜爱在古迹赏读佳联的你,自然不会错过牌坊两侧的古联。一联是:“读书人去留萧寺,招隐山空忆戴公。”一联是:“烟雨鹤林开画本,春咏鹂唱忆高宗。”看后,你舒   展遐思的翅膀,穿越在千年风云里。   南朝·宋书画名家、文学家、音乐家戴颙,当下少有人识,倒也正常。谪仙曾言,古来圣贤皆寂寞。通常而言,奇才+嗜酒的古人,往往容易被后人记取,而且会演绎诸多的趣事。隐居于此的这位艺术大家,潜心研究“听鹂整弦、新声变曲”的同时,也爱饮酒。只是没有像李杜苏黄那样,把饮酒状态写入传世诗篇,或许因此影响了知名度。   戴先生常常迎着绿意春风,“携双柑斗酒外出”。用满目山景及时令水果佐酒,回味一定与众不同。一如先生隐居的听鹂山房,虽然仅有春兰嫩笋、溪流蛙鸣,但优美的自然生态,生发出许许多多的放逸情怀。   不知从哪里传来几声鸟鸣。不善辨别禽类声韵的你,也知那是黄鹂鸣叫。因为,你似乎看到旧时情景:阳春初开,莺飞蝶舞。戴先生刚刚完成新创的十八部曲作之后,举杯品酒、临窗远望。他在痴痴地品读着黄鹂的叫声,从起落的韵致中,体味大自然赋予的心曲。许久许久,他轻叹一声,在自己最爱的桐木琴上,精刻“鸧鶊”(黄鹂),日后,把黄鹂的鸣唱融入古乐的宫湖北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商、羽。   戴颙即便只享寿63年,也该算是长寿者。因为,大隐仙逝之后,当史潮涌入诗文繁丽的唐宋时期,文人墨客常会听到“鹂声一曲宫商羽”的癫痫病是不是真的会隔代遗传余韵。即便是当今,高等音乐学府的教授,依然在津津有味地谈论着古乐史上这段创举。书店里摆放的《千家诗》、《幼学注解》的页面上,还能看到“戴颙住听黄鹂声”的注解。字里行间,会看到他飘逸的身影。   书香不绝   当年,戴颙在山林陶醉于丝竹时,绝对没有想到,百余年后,一位陶醉在墨香字海的青年走进这处山林。与戴先生不同的是,他不在意丝竹管乐的高低错落,更没有通过鸟鸣来创新音律,而是把山泉流动的节奏、雨打枝叶的音响、山风呼啸的声浪当作天籁之声。这就是南朝?梁“不爱江山爱文章、不爱殿堂爱书房”,以低调状态,与招隐山为伴,编纂中国第一部诗文总集的昭明太子萧统。   萧统的读书台在招隐山山腰,丛林掩映的书房中,隐隐飘来一缕茶香。你留意到,游人三三两两,在书房、回廊、竹径、石阶驻足凝神,大多步履轻轻,生怕惊扰昭明太子的注意力。读书台上下分两座院落,面积不大,清幽别致。此情此景,或许可以解析轻弃人间尊贵、一心捧卷的皇族太子那甘守寂寞的理由?   人生很短暂,又有谁在短暂的寒来暑往中,细细赏读精神领域的那份清丽?尘世间,嘈杂往往让人心烦气躁、意欲一躲为快。可很少有人想到,高度寂静,更能验证人的定力。萧统做到了。那天黄昏,山林静谧,只有远处似有似无的泉流声,太子翻阅书卷的细微声。近似无声世界的书院,让侍者实难忍受,他悄悄走近萧统,以关爱的名义,希望以一段丝竹演奏来打破这可怕的寂静。太子听完,眼睛依然没有离开字里行间,只是轻声说一句“山水有清音,何必丝与竹”   有的人,贪恋在世过程中的享乐,而有的人,却关注百年之后的文化播扬。萧统便如是。3岁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朗读《孝经》,5岁默诵并解析《论语》,14岁戴上父皇梁武帝授予的太子冕。他处理朝政时井井有条,待人接物稳妥得体,本能成为一代贤明帝王,但他总觉得,皇位虽然至贵至极,百年后便无踪无影,不若做学问、留下名句千古传扬。于是,他选择在京口(镇江)南郊的招隐寺后山,构建一座读书台和一座增华阁,把3万册藏书从健康(南京)运来,潜心读书、编纂文稿。任由缕缕墨香洋溢在他的精神世界。   他的寿命,不及戴颙的半数。31岁,本应是人生璀璨时段,他翩然远去。在执政领军、安抚天下方面,尚未有显赫建树的皇太子,却引发城内外民众沿街哭送,边境将士无不潸然。由此可见,翰墨书香、传世名作,浑如读书台茶室里的金山翠芽,虽为家常饮品,泡在杯中,清雅可人。一旦回味起来,口中便久久存留余香。   茶室,也是以“静”为明显感觉。我在品着招隐山名茶——南山寿芽,忽感到水质极佳。听闻,茶由招隐山虎跑泉之水泡成。于是,我兴致勃勃地来到招隐山南。见一方名泉悄声流淌。碑记告知,东晋年间,山中猛虎为患,法安禅师进山降虎,刨出山泉。升浮的泉珠,古来静静呈现。泉边石壁的“虎跑泉”三字,为明?崇祯年间镇江知府程峋所题。我取了一点泉水品尝,一丝清凉入喉,心清气爽。   车出南山,回望读书台,我想了很多。萧统虽然远去,《昭明文选》却留下历史回响,唐代有“《文选》烂,秀才半”的民谣,宋代徐钧对昭明太子作如此赞赏:“有德无年亦可矜,腊鹅兴谤竟难明。当时虽不为天子,文选犹传万世名。”   与镇江“仅隔数重山”的南京,至今流传着“莫愁传世争颜色,怎及昭明文字香”之说。后人从来没有忘记他,在他读过书的地方纷纷建起读书台,南京的梁洲、镇江的招隐山、湖北的襄阳……他当然是高寿者。来者无不感觉到,他至今还品着虎跑泉的水、听着山林间的鸣唱,在挥笔撰文。因为他感悟到了生命的真正价值。   招隐山是镇江南山的一部分。我认定,“寿比南山”的意义在这里升华。面对人间岁月荏苒,世间百般诱惑,我辈是否也该自问:“面对生命倒计时,你为后人做了些什么?”      共 222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