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美文共赏】漠视三千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故事会
很想写点什么,聊表心境的,却实在不知要说什么。心情说不好,似乎不是悲伤。悲伤是未经风雨的年轻人才有的,找个地方,躲起来,舔舔伤口,养几天,就好了!且悲伤很容易忘却,它会被时间磨砺,会被时间荡涤得踪迹全无,它是可消解的,不是那种彻心彻肺,浸入骨髓的伤。悲伤亦非无望。曾见过一位癌症晚期的老者,静静地坐在夕阳下草坪旁的木椅上,望着渐渐沉没的辉煌,一动不动,似一座落满尘埃的木雕像。眼睛浑浊而无光,不是呆滞,亦非凝滞。间或有一星光亮,在他的瞳眸中倏忽闪过,他的脸会不经意的抽搐一下,之后,一切归于沉寂。老者之生命凝结着无望,只是一些生命体征的延续,在幻灭中,等待着最后消亡的那一刻;瞳眸中闪过的光亮,也只能拨动一下这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却又在瞬间湮没。暮霭下的老者,在之后的很多年,潜隐于心底深处,让我想起很多关于生命的话题。   生命是有时限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这是对生命短暂的慨叹。生命是一个过程,而所有过程都受制于时间。这是时间加于生命的悲剧。其实,生命之于时间,就是悲剧。它在时间中展开,又在时间中一步步走向死亡。它不过是时间的存在物,而时间亦不过是它的一个舞台。然而,生命更是需要质量的。   记得上学时一位老师,问一位来就诊的糖尿病人:   “你抽烟吗?”   “不抽!讨厌那种味道!”   “喝酒吗?”   “不喝!”   “那你跳舞吗?”   “不跳!不喜欢那种吵吵闹闹的地方!”   老师眉毛一挑,哧声道:“那你还活那么久干嘛?”   老师丧偶,独居不足一年,近花甲时恋上一个三十余岁的小女人,只可惜,老师无福消受,猝亡于洞房花烛之夜。据说,师母在世时,俩人很恩爱,于是有人嘲笑老师,寡情老无羞。若是老师地下有知,定会嗤之以鼻,不屑置一言。   老师说:生命之根本在于食色。食为当下,色为延续。但此色非色,而在两性间的情感。第一次对“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有深刻理解,是老师的一次闲聊。天下佳丽无数,一如滔滔江水。你只能取一瓢饮,此一瓢即使你畅心惬意,通达一生。挥瓢乱舞者,必溺于江水之中,此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之意。这既是人之于情感的态度,更是人之于生命的态度。   那时,师母尚在。每每看到老师牵着师母之手,踽踽行于夕阳下。   下午下班,即呆坐在办公桌前。迎面是个阔大的窗,窗前是焦黄一片的树。间或有零星的雨点飘下来。眼看着夜色一点点,一点点漫溢过来,迎面楼上的灯一盏盏亮起来;看着光影下,晃动的一个个人影和氤氲于灯光里的烟火味,脑子里一片苍茫。   无所事事的呆坐,于我已是常事,却并非无益。它给了我一个提示,让我知道,这已是秋末初冬,是时间过程中,年轮的又一次递增。   风在窗外穿行,枯黄的叶在枝丫间挣扎,簌簌一片响。闭目蜷缩在皮椅上,任思绪随风穿行于时间的罅隙之间。   “昔往我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昔日杨柳,今日雨雪;这个大雪中的独行人,在杨柳依依时踏上征途;在雨雪霏霏时归向远处为他点亮的那盏灯。那盏灯是他生命的全部希望,为着这个希望,即便雨雪霏霏亦在所不辞。这是一个生命在时间的舞台上演绎的意义所在,亦算是为这个穿行于时间中的悲剧的生命染上的一丝亮色,又该是这个雨雪霏霏中的归人,暮年时,浑浊的瞳眸中,闪过的那一星火光吧!忽然想起那个叫李清照的女词人,在岁月无痕的花藕深处争渡。寻寻觅觅、冷冷清清,一如她皮肤上的皱褶一样越来越深。虽然她的词超越了生命的意义,静静立于时间之外,但她一生际遇,却又怎能是“梧桐更兼细雨,近黄昏”可了。   今夜,我不愿慨叹,我愿是一缕风,在时间的罅隙里,穿行于这个初冬之夜,依附于氤氲着烟火味的灯光下。你听,风在你窗帷前旋舞。但我憎恨这个初冬之夜,因为寒冷使你的窗帷紧闭,使我无法穿窗而过,穿过你的头发,穿透你的肌肤,抵达你的心脏;使我无法穿过你的十指,轻触你的呼吸,降落在你的唇齿间……   今夜,融身于暗夜之中,眼角滋生的一汪泪水,不是忧郁悲凉!此时的我该是纯粹的。而这纯粹却因着腹中,咕咕响的声音,染上一层烟火味,但我更愿意这种被浸染的纯粹成为现实。为此,我愿意等待。因为,等待亦是时间之于生命的一个角度。它交织了现状等待的焦虑与未来光芒的忧郁。前者蕴含生命的内涵,后者导致诗意的美感。   今夜,写下这些文字,不愿我的生命耗竭在无望的时间里,它该在时间的舞台上,演绎挥洒。用《漠视三千》做文题,似有点不伦不类,但我愿以此为祭,向老师之生命靠近。那就让我漠视三千,只为一瓢饮吧! 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技术怎么样小儿癫痫该如何治疗好呢沈阳什么样的医院才能治好癫痫病?接丙戊酸镁缓释片的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