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大锅里飘出婆婆粽米香_1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剧本要闻
无破坏:无 阅读:1148发表时间:2017-07-01 11:36:34 摘要:一段短暂的婚姻,让我与婆婆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婆婆知道我喜欢吃小枣粽子,二十年来每到端午节便给我来电话,在她的老家锅里煮着为我做的粽子,离开那个家很多年了,我有了新的家庭,唯独婆婆那份难舍的情分,牵着我的挂念,一次次奔赴曾经的家。 大学时期交往了男朋友,他由刚入学时土里土气的毛小子,经过四年城市生活,蜕变成了白、净、帅,哪知他的家乡是地地道道的农村。   第一次去他老家,东光县灯明寺,臃肿的公共汽车上堆满了人,那些挽着裤腿撸着袖子的百姓,擅长“活……死……”的句法,还有从上鄂和鼻子发出来的“咧咧咧”的代口语,是那伸不直的大舌头,让我联想到了笨重、老土不拉不转的石磨。   在他家门口果然平放着一个磨盘,只不过不用来磨粮食了,那擀面杖粗的圆孔被一根僵绳穿过,僵绳的另一端拴着一头老黄牛,那老牛趴在乱草堆里懒洋洋地倒着嚼。   结婚当天,我身穿鲜艳的旗袍走进他家的门槛,旗袍的正面用金丝线绣了牡丹,我的周围探过来一张张纯朴的脸,筑成了一道密封的墙,他们用羡慕、新奇的眼光对我这位外来媳妇品头论足,我读懂了他们的表情,我的婚姻颠覆了大学生钟爱城市,不愿做农家媳妇的婚恋现状,更何况我是父母亲唯一的女儿,远嫁他乡无依无靠,父母亲是何等的开明,我因此换来了与婆婆亲如母女的婆媳关系。   婚后,老公选择了去城市闯荡,我留在了农村。   第一次与婆婆下地,沿着排水沟走,我发现沟两边生长着浓绿的芦苇,狗尾草、燕子姨、喇叭花,参杂其中,沟里的水像镜子面清亮,水窄处被草叶完全遮住,青蛙潜伏在水面以下呱呱地叫着“苦夏”,凑热闹的蝈蝈在草丛里嘚了嘚了地吼着嗓儿。我猫着腰,拔开芦草,寻着声音去捉,青蛙销声匿迹了,蝈蝈的声音时断时续,我猜它们敏感的触觉嗅到了我迈出去的脚步。我发现婆婆不声不响地弯腰下去,她眼睛盯着的地方,一只青头绿翅的大蝈蝈突然跳起来,正好钻进她的怀里,婆婆一把捉住它,兴奋地大叫着,“逮着了,回家编个笼子你养着吧!”我接过蝈蝈攥在手心里,夹紧它的腿,只让它露出脑袋,那蝈蝈愤怒地瞪着我婆婆,我婆婆看着我呵呵地笑着。   我注意到这里的土壤属于黑土,土层厚,雨量充足,沟里存水多,地里的农作物长势良好,田野被一望无际的绿色吃掉,粉红色的砖瓦房成了点缀,戴着草帽下地的庄稼人,犹如蝴蝶、蜜蜂盘旋在田间地头。   婆婆告诉我,咱农村人不愁吃喝,农历的每个节气都记着过,包饺子或蒸包子,有时候吃凉面。清早会有人推着自行车串乡卖菜,那车后座挂了草筐,捆着新鲜的茴香和韭菜,都是乡亲们自家种的,吃不了出来卖些零花钱,老年人癫痫病影响寿命吗菜价很便宜。我婆婆听见吆喝声站在门口,打声招呼那卖菜的老农便走过来,绿油油的菜含着露水,沾着新泥,婆婆抖了抖挑好的菜,给了钱,回了屋,婆婆看见我问:“你爱吃什么馅,咱就包什么馅!”   我发现婆婆活菜馅有个特点,油是在锅里熬熟的瓜子油,调味料是平锅里煲脆的花椒,把花椒研成沫拌入饺子馅,最后倒入香油,婆婆习惯了活好菜馅后端到我的鼻子前问我,“闻闻,够香吗?”   端午节到了,婆婆骑着自行车出村五里特意买来粽子叶,上好的糯米。小枣是现成的,在这里哪家院子里,没几棵枣树啊,枣树的种类多,秋后结得金丝小枣啦,婆枣啦,苹果枣啦,锥子枣啦......一般用金丝小枣包粽子的多,这枣是婆婆亲自上手挑的,那真是不红不圆不顺眼的被淘汰,专挑那饱满的个大的泡在水里,涨大的枣闪着耀眼的红光像我结婚时穿得旗袍,我婆婆说的。那枣皮薄肉肥,嚼在嘴里肉嘟嘟,甜蜜蜜,再加上糯米香,这粽子定会美味无穷吧!   初四这天晚上,哈尔滨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专业记得婆婆把院子里的八印大锅刷得干干净净,倒进半桶水,用簸箕收了玉米瓤,抱了棉花稞堆在灶膛边。吃过晚饭,婆婆开始忙着包粽子了,她找出奶奶前些年纺好的棉线,准备好剪刀,便坐在了板凳上。   婆婆取两篇粽叶,搭在一起叠压,将粽叶卷成一个圆锥状,然后在底部塞进一枚红枣,放入糯米,再放入红枣,婆婆手里朝上的粽叶向下折,完全盖住米,随即将叶子的两侧捏下去,之后的粽叶尖端向一侧折叠,然后用棉绳一圈圈缠紧,一个四角粽子完成了。婆婆包得那么认真,头一直低着,那泡白的米被她一把一把捞干净,那滚圆的红枣被包进米里,婆婆抬起头的时候吩咐我,“把灶膛里的柴火点了吧!”   我用玉米苞点着火,把干燥的棉花稞塞进灶蹚,婆婆把包好的粽子一古脑倒进锅里,然后用手一个个的按进水下,我把火烧旺,高粱杆编制的锅盖很快冒出热气,那热气似披着白纱的仙女飘飘然在夜色里蒸腾,月亮清冷的挂在头上,凉爽的夜风撩起我的单衣,婆婆从院子里寻了两块砖压在锅盖上,然后冲我笑笑说,“不早了,回屋睡觉去吧!”   从窗户里我看到婆婆埋着头,用手往灶膛里塞玉米瓤,玉米瓤属于硬火,在灶膛里会留下底火能着到天亮。   晚上,我睡得很香,梦见婆婆带着满满行李箱粽子,她要给远方的儿子送去,她说儿子走了半年了,连个音讯没有,他想念儿子了,我何尝不思念我的老公啊!   清早睁开眼,我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绿草清香,那是被煮的竹叶发出来的香气吧,煮了整晚的粽子现在熟透了,婆婆拿了小盆来到大锅旁,把砖挪走,掀开锅盖,粽子的身体涨大了一倍,挤挤挨挨多半锅,水放得刚好,被粽子全部吸收,婆婆一个个往盆里捡,这时候那红枣的味道出来了,那糯米的香气出来了,我如同饮着沧州的枣茶,醉进糯米酒里,怡人的绿草香,心里舒坦啊!   婆婆知道我在娘家吃不到这种纯正的粽子,一个劲地让我多吃,她说灯明寺这块地儿洋气的东西没有,论起吃来,全沧州有名的讲究,只要咱农村地里长得,这里都有。我相信婆婆说得话,这里的棉被最暖和,是挑选的上等棉花治疗癫痫发作的药物都有啥啊?,这里的瓜果梨桃最鲜,因为这里的土壤肥沃,这里的红薯最甜,花生个头最大,这里有全沧州最优良的种子。   与婆婆共处了一年的时光,我品尝到了做为一名农民在平淡的生活中寻求着快乐,在辛苦地劳作中饱尝汗水。我曾跪趴在棉花地里掰枝杈,八月十五晚上,我和婆婆顶着星星在棉花地里摘拾棉花,我也曾穿着旧衣钻进玉米地里捡拾玉米,也曾拿着镰刀弯着腰割黄了叶的大豆……   我看见肥绿的豆虫在我脚下蠕动,我见过小刺猬害羞地躲藏在谷堆里,我把鹌鹑的幼鸟带回家精心呵护着,我遇到过瘆人的小蛇从墙角逃走,我还遇见了那放羊的傻二赶着一群绵羊在大坑里游泳……   秋后,棉花和粮食卖了好价钱,婆婆收入了几万元。漫长的冬季,我们终于歇下来,婆婆邀请邻居来我家搓麻将,这是农村唯一的精神生活,我与那些穿着翻毛棉裤,满脸蜡黄的老太太,那些怀里喂着奶的小媳妇,嘴里喷着操娘骂爹的老祖宗在一起哈尔滨的医院哪家能治癫痫病搓麻将,我学会了开扛、斗钻、自摸、十三不靠、滴漏……   过年的时候,我老公回来了,他带给我一个消息,他爱上别人了。   过了年我离开了这段只有亲情的婚姻。   第二年的端午节,我突然接到了婆婆的电话,她说叫我去灯明寺吃粽子,她为我煮了满满铁锅的红枣粽子。   我去得时候,看到她苍老了很多,与以前一样她见了我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是笑。   第三年端午节,婆婆来电话,她又煮了满锅粽子。   十多年以后,我的手机号一直没换,我期待灯明寺那边每年打来的那个电话。   记得去年,我带着儿子去了,婆婆给我装了半口袋粽子,让我带给我的娘家人吃,离开的时候我看到她两鬓的白发散落在脸前,被风吹哭的眼睛在远处婆娑,我嗅着一路的粽子香泪洒盐山到东光的柏油路。   今年,婆婆又来电话了,她在电话里乐呵呵地说让我去灯明寺吃粽子,我四十岁了,她老人家六十多岁了,十几年来,她忘不了我这个只做了她一年的儿媳妇,十几年来,我忘不了那位只会冲我笑的婆婆。   今夜我又闻到了婆婆大锅里的粽子香,我的心随着往事回到了婆婆身边,借着端午节,互相道声,珍重、安好!   我的婆婆,我的亲娘。 共 29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