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心灵】心愿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话语
无破坏:无 阅读:2143发表时间:2013-12-14 16:43:52 摘要:父亲跟我说过,促使他坚定回来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我没去,也并不是因为母亲水土不服,经常生病,更多的是因为想念家乡这一片土地,想念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亲人;甚至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再到祖宗的坟前点燃一挂炮,烧上一捆纸啊!面对他乡漫天黄沙的时候,甚至连老家滔天洪水的波涛,也成了最令人难忘的乡音。能和父母妻儿团聚在一起的日子,是再多金钱也买不回来的啊! 西安癫痫医院脑神经内科排名比较高的 (一)   雨中的天色格外阴暗,乡亲们的心情非常烦躁,淮河也跟着狂躁起来了。数日的狂风骤雨似一张令人恐惧的网,罩在乡亲们的心头。一个叫唐庄的小村庄转瞬间成了一座三面环水的小岛,东边的圩埂最先沉没,村南的圩埂似一位双手举扶扁担,挑着沉重稻捆的苦苦支撑的少年,却也仅仅只支撑了三天,洪水便像一条条张牙舞爪的巨蟒,冲向南堰里上千亩正在灌浆已能隐约嗅见谷香的稻田。乡亲们个个愁眉不展,一堰的希望转眼间成一片汪洋,一年的辛劳忽然成为泡影,怎能不令人心痛呢?村北的分洪道不时开来一艘艘机驳船,上面乘载的都是陈族湾圩区内惶惶不安的群众,还有的带着粮食、鸡鸭猪羊之类,吵嚷,慌乱,脑际回响的像是刮击玻璃的声音。陈族湾是建在淮河冲积平原上的、有着一万多人口的大圩区,被围困在滔天的洪水里战战兢兢,连一草一木都绷紧了神经。   可以说,正是这样一场罕见的洪水坚定了父亲的决心。   父母正忙着收拾行李,准备带着弟弟坐三轮车去往流集镇上,然后乘四天三夜的火车,再转三天四夜的汽车,移民到新疆喀什市岳普湖县。我偎在祖母的怀里,努力想着那是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听大人们说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沙丘,风沙大得能够把小孩子埋住。母亲的眼睛红红的,对我说,张玉,你要听爷爷奶奶的话,过几个月跟你干哥一趟去找俺们,啊?!我听话地点点头。突然,我想到一个问题,有些着急地问,妈啊,你们都走了,晚上鸭子在圩沟里,谁撵啊?旁边送行的乡亲都笑了。母亲也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一把抱住8岁的儿子放声大哭。   和父亲母亲同行的,还有本庄赵姓的远方表叔,他是坐车到平顶山打工的,准备下矿挖煤。当时的印象中,煤矿是黑色的,煤山是黑的,连房子和人都黑乎乎的,大概和新疆一样远。   祖父祖母都很疼我,稚子无知,天真烂漫,有一些想念父母、弟弟,似乎也只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才想。过年的时候,叔伯姑姑还有很多不知该如何叫的亲戚们,给祖父祖母送来糖果、饼干之类的好吃的东西。祖母给放在了一个大箱子里,每天给我一捧,连祖父都不让吃。邻居们都说,张玉过年上膘了,胖乎乎的。祖母听到了,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我,似乎特别满意地端详着一幅称心的作品。奶奶家里喂有长毛兔、山羊,还有很多我们当地常见的“笨鸡”。几乎每天都能收一小盆“笨鸡蛋”。以前这些“笨鸡蛋”,隔不多久,就可以变成几斤猪肉或是几件新衣,或是变成钱被裹进祖母裹了一层又一层红布的钱包里。自从父亲母亲去新疆之后,积攒的“笨鸡蛋”就几乎没再卖过。变做炖得嫩如豆腐脑的炖鸡蛋;炒得油菜花般黄澄澄的炒鸡蛋;浸着红糖水的荷包蛋;腌得蛋黄流油的咸鸡蛋。二伯的儿子强哥看到了,有些眼馋。一次当着几个小伙伴的面鼓着眼睛说,奶奶真偏心,看看都把你喂肥了!我被无端指责,杵在那儿,不知所措。旁边拦柴火的大表妗子说话了,张玉他爸妈没在家,他爷奶再不疼他,谁还疼他呐?啊?……说着说着,大表妗子眼眶红了,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强哥白了大表妗佳木斯癫痫病形成的原因子一眼,没再说话,悻悻地走了。      (二)   祖母经常对我说,你要向你大伯学习啊!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知道大伯在镇上一所中学当校长,能管很多人呢!你大伯小时候上学,看他先生天天火锅烧得吱吱响,回来跟我说他要好好学,长大了也要当老师。你看看现在,学校老师他都能管呢。只要肯下功夫,有啥事办不到呐?孩子啊,你要得个大奖状,让你爹妈高兴高兴啊!祖母的话我悄悄地记在了心里,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里却憋着一股劲儿。我不明白火锅吱吱响是什么样的,也没想过管很多老师,我只是想着自己得奖状了,祖父祖母会很高兴,父亲母亲也会高兴的,他们高兴了,自己心里也会美滋滋的。   教我数学的汪连荣老师很疼我,有一回数学测验得了100分,她把我叫到讲台上,先把我得了100分的试卷高高地举起来,让全班同学看,同学们一片啧啧之声,而我的脸早已涨得通红。然后汪老师把她剪好的大红花用别针别在我的胸前,又把她给我织的可以套住下巴的灰色套帽、买的一把铅笔和一打本子送到我的手里。在同学们羡慕的眼神里我竟晕晕的傻傻的想,汪老师真像是我的母亲啊!汪老师真好!那一刻,忽然非常想念母亲,想着想着,竟然站在台上哭了。同学们都以为我是太高兴了,没有人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包括汪老师在内。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雪也特别的大,汪老师的手和脸都被冻肿了。但她仍然到校最早,离校最晚,有时还要背着她5岁多的小女儿来学校。班上有的同学上学的时候会从家里带一个盐水瓶,里面灌满热水当热水袋用。我竟也想拥有一只,特别特别的想。我开始留心搜寻,但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我冥思苦想,终于想到了办法。上学的时候我故意把袄子落在家里,穿着单薄的毛线衣去上学,心里偷偷地为自己的想法窃喜:生病了要吃药打针输水的,不就有盐水瓶了吗?谁想到上课的时候被汪老师发现了,汪老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穿到我身上。第一节快下课的时候,祖母拄着拐杖来到班上给我送棉袄,和老师在教室门口说了好大一会儿话。我从蒙着塑料皮纸的窗户缝隙里,目送穿着黑色的棉衣、戴着黑帽子的祖母,脚步蹒跚地走在满是大雪的路上,愧疚和不安由心底慢慢涌出,祖母万一路上摔倒了可怎么办呢?祖母和老师说了些什么呢?令人气恼的盐水瓶!整个上午心神恍惚。   有谁能够相信,盼着能有一个盐水瓶当热水袋送给汪老师,竟然会是曾经的一个很大的很难实现的愿望呢?   收麦前后,天气渐热。祖母开始准备把积攒的兔毛翻晒一下,怕生虫子了。村上的乡亲几乎家家都喂养长毛兔,运气好的家庭一年卖兔毛可以挣上千元,这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个时候正是小鸟即将出巢的季节。   一天清晨,我在自家沟沿边的棠梨树上发现一个斑鸠窝,心里吃了蜜似的喜不自禁。据我的经验,小斑鸠已经开始凉翅,快要出窝了。事不宜迟,我赶紧找来邻居家叫俊子的伙伴,两个人兴奋地扛了一根长竹竿准备捣斑鸠窝。谁知竹竿还没碰到鸟窝,一只斑鸠折了翅膀似的,如被风吹落的棠梨树叶,晃晃悠悠跌落到圩沟旁边。俊子喜出望外,撒腿就追。斑鸠左跳右跳,就是飞不起来,俊子紧追不舍,咬住不放,一人一鸟很快转过屋角不见了。我有些沮丧,眼见没戏了,扛起竹竿准备撤,抬头却发现窝里还有两只:雏鸟。乖乖,调虎离山!俊子气喘吁吁的回来,眼馋地看着我手里两只斑鸠,小心地轻轻抚摸它们褐色的带着斑点的羽毛。小斑鸠的眼睛里满是胆怯,恐惧地缩着小脑袋,头上颈上满是鹅黄的绒毛。经不住俊子的软磨硬泡和他那最心爱的小手枪的诱惑,我们来了个小小的君子协定:相互交换玩一个星期。   交换后的第三天早晨,天气晴朗如一块明亮的玻璃,我一边把玩小手枪,一边帮祖母翻晒积攒多日的兔毛。兔毛柔软细长雪白如棉,摸上去,像阳光般温暖。中午放学回家,我发现情况不对劲,祖母板着脸。我很少看见祖母生气的样子,心里暗暗揣摩着原因,却不敢问。捱到吃过中饭,才明白怎么回事:兔毛无缘无故羊癫疯平时护理要注意哪些少了半斤多。祖母见我这两天在玩俊子的小手枪,怀疑我偷了兔毛换的。   我再三解释,祖母就是不信,说俊子的手枪看得那么金贵,怎么会平白无故跟你换呢!承认了就没事了,我也不打你,不承认就是不放你走。眼看就快要上课了,汪老师虽然对我很好,但她教学很严厉,迟到了是要在旗台前罚站的。再加上二伯也在学校教书,会打我屁股也说不定啊。我急出了一头汗,想来想去,反正,承认了也不会挨揍,不如先认下,过了这一关再说。晚上放学,当我天真地认为一切都已经过去的时候。俊子被他祖母和母亲带到我家来了,脸上赫然有两道荆条抽的血痕,眼睛哭得跟熊猫似的,还在小声的啜泣。面对含冤受屈的好朋友,那一刻,我无地自容,一生也无法忘记。俊子被冤枉的真相大白后,两家的大人却吵了起来。这些都是8岁的我无论如何都预想不到的。   事后,祖母的拐杖高高举起,责问我为什么要撒谎。我不想迟到!然后站成一枚瑟瑟发抖的秋蝉泣不成声。虽然祖母的拐杖最终也没有落到我的身上,但因为我的一句谎言而弄得两家不和,最好的朋友无端地挨了一顿荆条,心中特别难过;我暗暗地发誓:一定要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人,绝不再撒谎!尽管两家大人闹得很不愉快,但孩子的世界是没有仇怨的。过了一段时间,我怀着歉意把那只大个的斑鸠送给了俊子,俊子也把他好吃的好玩的悄悄地送给我。许是孩子的天性使然吧!      (三)   像往常一样,中午放学还没进家门,就嚷着要祖母找吃的。奇江西癫痫医院在哪怪的是,祖母不在家,隐隐约约听到村西头撕心裂肺的哭嚎声。循着声音找去,是姓赵的表叔家。不知为什么,表叔一家哭得死去活来,祖母在一旁扶着劝着,也跟着抹眼泪。我看见条几上放着一个阴森森的黑盒子,旁边还放着一只厚厚的信封。   后来从大人们的言谈中隐约知道,姓赵的表叔躺在那个黑盒子里,就很奇怪地问,人怎么能躺在那么小的盒子里呢?招来的自然是大人们训斥的目光。还听说,那盒子里躺着的并不是姓赵的表叔,不过是表叔的几件衣裳。煤矿发生了爆炸,好多人都埋在了下面,根本挖不上来。信封里的钱应该不是个小数目,可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姓赵的表叔再也回不了他这个淮河大水窝窝里的家了。   祖母突然喜欢赶集起来,经常十天半月的赶一趟往流集。以前赶集卖货买菜之类的事都是祖父的,我有些想不明白,就缠着要和祖母一趟去。去过之后才知道,祖母是上邮局拍电报。电报是什么东西呢?祖母说,电报就是你说的话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的东西。我似乎多少明白了一些,知道那上面的字都是要收钱的,贵着呢!   祖母经常会在黄昏的时候,眯着眼睛看西落的太阳。眯着眼睛看得入神,有时竟然忘记了做晚饭。我问祖母,太阳都快落了还有啥看头啊?祖母总会把我搂在怀里,摸着我的脑袋,半晌,轻轻地叹口气,起身做晚饭去了。   东院的大表妗子问我,张玉,过两天和你干哥上新疆?我点点头。会想大妗子不?我又点点头。棉花地头驾着机枪?老维子身上都别着刀,怕不怕?我不吭声了,扭头跑回家问祖母。祖母说,别信她胡说。   学校的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活动抓得很紧,二伯是学校少先大队辅导员,正好负责抓这项工作。村上有个姓唐的女孩子,正是上学的年龄,却辍学在家。二伯就把她当做典型来抓,做了几次工作没有成效,干脆就把她宣传成了反面典型。编了几句顺口溜:唐刁子,老傻子;不学知识当瞎子。还把学校的学生集中起来,要求大家记住,普九验收检查时能够说得出来。并且一遍遍问:唐刁子为啥不来上学啊?她傻呗!为啥说傻啊?不学知识当睁眼瞎子呗。二伯看大家应答入流,很满意。   我们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孩子,在村子里见到了唐刁子,就拿学校里学的顺口溜气她:唐刁子,老傻子;不学知识当瞎子。一遍遍地唱,气得唐刁子哭着跑回了家。唱的最欢实最响亮的自然不是别人。第二天,唐刁子的父亲就找到学校告状,问是谁编这么个顺口溜来羞辱他闺女。刚好赶上普九验收的领导来校检查,唐刁子的父亲自然很刁,一眼看出县里来的教育局领导,就上前找领导评理,不给个说法就是不走。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二伯挨了批评,还写了检查。放学时,我们几个肇事者都已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二伯喊住我们几个,把我们的耳朵拧了个遍,叫你们在学校里说,谁让你们当歌唱了?罢了,气冲冲地对我说了句,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几个孩子像受惊的鸟雀一样跑开了。   当晚的村庄失眠了。大家惊慌失措的四处寻找着一个孩子。我被祖母训斥二伯的声音惊醒了,门口围了很多人。我揉揉惺忪的睡眼,仔细一听,原来是大家正在埋怨二伯。祖母一边骂一边哭,可怜你兄弟不在家,把你侄子交给我了,你说你打他干啥呀,这沟塘满沿的,到现在还没找到,万一出啥事可咋办呐!你全是作呀!大表妗子也跟着抹眼泪,数落二伯,一个小孩子偎老爷老奶还不够可怜的,爹妈离恁远,你说你打他弄啥……二伯站在那,烟一支接一支,不吭声。我在外面躲到天黑,偷偷摸到院外的大梨树上藏起来,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结果祖母听说我在学校挨了二伯的打不敢回家,着急得招呼邻里乡亲把村庄翻了几遍也没找到。大伙儿都担心会出事,就过来劝,不劝还好,一劝之下,祖母竟然哭着把二伯骂了一通,大伙越劝,祖母火气越大,骂得越厉害。在树上呆的时间太长,腿脚发麻不能动弹,我哭喊着爷爷奶奶,众人呼啦一下子围了过来。小舅从梨树上抱我下来的时候,二伯也上来了,我吓得一头扑进祖母怀里,祖母的拐杖同时重重地敲在二伯的肩膀上。二伯似乎没觉得疼,说了句,这不是找着了吗? 共 726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