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丧事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话语
村东头的阿旺死了,是下煤窑时被砸死的。   阿旺弟兄四个:阿呆、阿财、阿发、阿旺。只有阿财娶了媳妇,其他弟兄仨都是光棍。   阿旺死了,煤矿赔偿50万,这无异于在旮旯村投了一枚“重型炸弹”,村里最穷的人家一下子变成了最富的人家,变魔术似的。50万呀,村里人见都没见过。阿旺家成了乡亲们议论的中心。在乡亲们心里,阿旺就象英勇就义的“英雄”。阿呆、阿财、阿发连日来一直处于亢奋之中,他们感到“无尚的荣光”,这可是活了大半辈子从未有过的体验——一种真真正正“人”的感觉。从小到大,他们从没被人正眼看过,这次他们从乡亲们的眼神里体会到了做人的“尊严”。   村支书在事故发生的头天晚上就光临了阿财家,商量丧事该怎么办,赔偿款怎样分配。阿财对村支书的到来诚惶诚恐,赶忙吩咐闺女到供销社买烟、买酒。招待支书,这可是他们家的一件大事,前所未有哪!   “阿财,阿旺兄弟……唉,可惜了!按理说,死在外面的人不能抬进村,可阿旺兄弟死得太惨,你们家又在村最东边,村委会研究决定就把阿旺兄弟停放在你们家大门口吧。唉,40多的人了,还没娶媳妇就……”村支书边喝酒边挤出几滴眼泪。阿财使劲眨巴眼睛,也没挤出泪来。支书的话让阿财甚是感动,不愧是支书,想得就是周到。   “阿旺兄弟的丧事一定要体体面面办好,生前没娶个媳妇,死了咱也要还他这个心愿,给他娶一个,你说呢?阿财兄弟?”   “好,好,好……,您说咋办就咋办。”阿财毕恭毕敬为支书满上酒,将一盘炒鸡蛋推在支书跟前。   “好!我就要你这句话!这事包我身上,前年我外甥女得急症死了,”支书端起酒“抿”一小口,咂吧咂吧嘴,“16岁呀,还是黄花大闺女,我看配咱阿旺正合适。不行,我去给你说道说道?我那苦命的姐姐呀……,没享过闺女一天福。”支书的声音有些哽咽。   “老支书,什么都别说,我一切都听您的,钱的事您说了算,怎么样?绝对不会亏待老姐姐的。”阿财借着酒意当即表态。   ……   “赔偿的钱不要放家里,存信用社吧,50万,这可不是小数字,我当一辈子支书了,也没见过这么多钱!”支书临出门时拍着阿财的肩膀一再嘱咐。   阿呆就像他的名字,脑子不太好使,50多岁了,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数字在他的中医可以治疗癫痫病吗脑海里没啥概念。50万,任凭他瞪大眼睛想也想不出是多少钱。他给别人家放羊,管饭就行,没啥额外要求。村里哪家办红白事,他都去帮忙,洗碗、刷锅、打墓、送花圈,除挣几盒烟外,还能挣个10块8块。对于阿旺的死,他或多或少有一点伤心,但又不会表达。人们告诉他,以后别去放羊了,坐着吃也花不完50万。50万是多少钱,他真不知道。他努着劲儿地想,阿旺的脸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越想看清越看不清,模糊成了一疙瘩。他想不明白,不让他去放羊他该做什么。他有些茫然。   阿财忙里忙外,丧事需要的东西他都挑好的买。他先到县城棺材铺定了两副上好的柏木棺材,然后到百货商场买了名牌西装、毛衫,毛毯、棉被都是双份儿,还给阿旺未过门的媳妇儿买了件大红的毛呢大衣。售货员以为他是为谁置办结婚用品,当知道这么多好东西都是为死人置办的时,个个张大郑州癫痫病哪些偏方了嘴巴:世上居然有这么好的哥哥,为兄弟的丧事肯花这大价钱?!从百货商场出来,阿财又拐进手机店,买了部TCL为阿旺陪葬。最后,他又到县人民剧团去请最好的歌手。那个管事的小白脸挑起眉毛爱理不理:想请好歌手,有的是呀,就你,有钱吗?!他二话没说,拿出一沓钱撂在桌上:横什么横,不就是钱吗?!小白脸“腾”地立起身,又软软地塌进沙发。钱他妈实在是个好东西!阿财从没这样花过钱,也从没想到花钱竟然这么让人愉快!   阿发这几天有说不出来的快乐,兄弟死了,他实在应该好好地哭上几场,可没办法,憋着劲酝酿情绪,硬是哭不出来。前几天他才搞了个对象,一个寡妇带个8岁的儿子,让他倒插门,他死活不愿意。人家说,如果有出厦房就嫁他。放屁!他心里暗骂: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羊角风有房子我还会要你这带“拖油瓶”的破瓜?!昨天那寡妇武汉哪家医院看羊角风权威又让人捎信来,说就算他啥都没有也愿意嫁给他,她喜欢的是人,实在。等办完丧事,就带儿子过来跟他过日子。他乐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不假!想想都是些什么东西?!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要找也要找个单身的。谁傻了,拿钱养活别人的儿子?!他一口回绝了捎话的人。他惦记邻村那个37岁的老姑娘,模样周正,和他正般配。等过了这几天托人去说说,准保成!昨晚他想起这事就乐,愣是没合眼。   出殡的日子,天气晴朗。一大早,阿旺的丧事就在村支书的张罗中拉开了帷幕。全村的男女老少过节似的倾巢出动,旮旯村好久都没有这样热闹过了。以往熟悉的、不熟悉的乡亲们都来了,拉话儿、帮忙。阿财发现,人们和他们家的关系一夜之间突然变近乎了,他的内心涌动着一种说不出的快感。院子里堆满了啤酒、饮料,袅绕的炊烟,诱人的菜香。他不停地给人敬烟,“大家吃好、喝好……敞开肚皮吃个够、喝个痛快。”   村支书这几天就住在阿财家,跑前跑后,忙里忙外,就像给自家办事一样贴心。阿旺的丧事在他的指挥下,办得隆重而热烈。从阿财家大门口直至阿旺的墓地,挤满了看热闹的乡亲。大家怀着极大的热情和喜悦,参加阿旺的葬礼。阿旺的棺材放在一辆崭新的三轮车上——这是阿财专为兄弟办丧事买的。阿财亲自开三轮——他断然拒绝了别人的好意。他说他要亲自送兄弟上路。音乐声起,那个县城著名的歌手哀哀怨怨、深情款款地唱起了《兄弟,一路走好》。三轮缓缓行进,阿财10岁的女儿身穿孝衣,头戴孝帽,捧个位牌跟在后面,脸上挂满灿烂的笑容。   ……   阿旺红红火火走了。   旮旯村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共 220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