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墨海】听秋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摘要:曾经听人说:秋天似书法中的狂草,热情而飘曳。如果你置身在依然葱茏着苍翠黛绿的江南之秋中,就会发现江南的秋,是一部集柔曼飘曳和阳刚雄壮于一体的交响乐,既有成熟之美,又有新生的希望,既有花开的声音,又有静叶的禅意。当然,起伏跌宕的旋律里同样少不了秋声惆怅的音符,既有相知的甜蜜,又有相思的苦涩。 在江南的秋语中,如果你仔细听,你就不难发现:既有北国的旋律,也有着独特的乐章。   在江南,让你首先清晰感知的秋语,应该是那蟋蟀的蛐蛐之声。不知是在哪一个夜晚,蝉唱的知了声不知不觉地远逝了,在人们的耳际消失,悠长而清明的蟋蟀的弹唱,走进了人们的夜晚,一番品茗后,你会轻轻地告诉自己:哦,秋天来了!季节的弓弦已经弹奏着秋语的乐章。   夜晚,特别是独处一隅的夜晚,夜晚往往在黑暗中被拉长了。告诉你秋已来临这个消息的还有那风声。秋风不若春风的和暖,也不像夏风的闷热,它氤氲着丝丝的簿凉,在催促植物成熟的同时,也温馨提示着动物的休眠。无论是呜呜的狂风还是浅吟的微风,都会划破秋夜的寂寞。   在现在江南的清晨,唤醒我那秋夜清梦的,已经不是那报晓的雄鸡,几乎是每一天,哪怕是那连日阴雨,画眉鸟总会欢快地在我窗前的香樟树的树冠中,引吭高歌。大约是秋露的润喉,使得它的旋律浸润着水意,清扬,明快,动听。   不知多少次,我会蹑手蹑脚地来到窗前,轻轻地打开窗玻,想近距离的聆听一番。警觉的画眉鸟不仅立即停止了歌唱,立即飞走的同时,也将凝聚树叶上的露水抛飞上我的脸上,数点晨露次第地给我一个个惊悸,告诉我秋在不断的变凉。   如同其它季节的露水一样,秋露的盛事不是在城市的花花草草上,而是在那广褒田野的梢头和叶尖上。自幼喜爱凝听晨露滴落尘土之声的我,从心底感谢画眉鸟的不经意的提醒,迅速的穿衣下楼,驱车城郊的旷野。   任凭晨露一点一点地潮湿我的裤管和鞋,也要去欣赏一下似浪千重的稻菽上的晨露风情。竹色的稻叶叶面此时已经被秋日勾兑进丝丝缕缕的杏黄,清波绿浪之上起伏着金黄的浪花,那即将成熟的稻谷赛过黄金的色泽,微风中,你拥我挤,弹奏出醉人的天籁之音。它不仅是农人喜爱的妙音,也是千百年来文人墨客的笔下诗画,就连一代伟人毛泽东也曾经笔舞出:喜看稻菽千层浪的喜悦心情。   走进秋露,走进晶莹的稻田时,常常会发现一张张信笺纸大小网,似云雾一般地悬挂稻叶之间,在秋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恰似银丝晶线织成,给秋日的早晨无形中增加了一些凉意。那些网,农人一看就知道,那是蜘蛛为了生存的杰作。   慢慢地弯下腰,我伸手轻轻地撩拨一下如弦的蛛丝,瞬间,如古筝弦动,千晶万莹的晨露如同细碎的钻石,纷纷被震颤得坠落尘土,旋即又似水银落地一般,难寻踪迹。如果,如果可以将晨露滴落尘土的声音放大来听,那定然不会逊色与“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曼妙之音。   与那块稻田毗邻的是农人种植的荷藕,不知是哪一夜的秋风,已经摘走了满田的荷韵,更不知是哪一缕秋阳枯槁了荷塘的昔日风采,既欣赏不到凤凰传奇激情释放的《荷塘月色》,也领略不到朱自清笔下的田田、婷婷的形象。东倒西斜的荷柄上七零八落的倒挂着一些枯萎卷缩的荷叶,也不见了昔日的莲蓬,留下了光秃秃的茎柄在秋风中无助地摇晃着,好昨夜的露水烟雨一般的润泽了它们,看似破败的场景却如同古旧的水墨丹青,足以让人回味它的秋日私语。   听秋,不能不提及秋雨的旋律。瑟瑟的秋雨在江南总少不了如烟似雾的外观,秋的薄凉曾经给秋雨定义了一份伤感,依窗听雨也好,残荷听雨也罢,多少会给游子以凄楚的思乡之情和思念之意,更会让人有着“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惆怅。秋日听雨,既听碎了雨,也听碎了人的心。时代不同了,聆听秋雨,同样是一种享受,一种愉悦。无数文人墨客的浅吟低唱中,无不突兀秋雨的神韵,秋的喜悦,秋的成熟。   有一段秋语是漂浮在秋夜的天空上的,时而似银镰、时而若满弓、时而赛玉轮的月儿,静谧地缓缓升起,悬挂在高高低低的树梢上。一行雁阵伴随着声声留恋的啼鸣,在丝丝缕缕的白云下,一直向南……恰似一行五线谱流淌在秋日的时光中。   山高秋艳。色彩斑斓的景象,大多来自那些叶子的渲染和勾兑。站在山下,你就可以听到那叶子与风的共鸣。随风翩舞的叶子,在秋风中难免会有飘零的迹象,划着优美的曲线,也在空气中留下最后的弦音,也承载着那些夏日精灵——蝉的幼虫,安全着陆。叶的歌舞惊醒了它的清梦,只要你看得仔细,就不难发现,那些蝉驹刚刚落地,匆匆忙忙地看了一眼秋色,很快地钻入尘土,开始了它那长达数年乃至十几年的黑暗之旅。   在江南,芦苇往往是江河的伴侣,川流千里,苇随两岸,不离不弃。秋日是芦花孕蕾、绽放、盛开、成熟的季节。芦花从黄绿走向青绿,度过灰褐色后,展示出满目仓仓的洁白。看似及其草根的植物,它却是流芳《诗经》的千古绝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芦花舞白时,不仅伊人的爱情故事,更有霸王别姬的传说。   其实,秋语吟哦之音,无处不在。每一天的早晨,当阳光斜铺而下后,屋檐上麻雀就会叽叽咋咋的欢唱着,忙碌着,将一缕缕阳光衔进自己的巢穴,温暖自己的窝。一支秋菊悠悠地绽放着明黄的花朵,一只蝴蝶立起双翅静谧地栖息瓣蕊之上,聆听着花开的声音,高兴时不断地震颤着翼翅,伴奏着花开的旋律。   我听见身边的一条小小的青虫,在有恃无恐地蚕食着绿油油的青菜,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在其清梦中绝少不了蝶变的惊艳。不远处,一只蚂蚱在枯黄的草叶上奋力向上,作一生中最后一次跳跃,在走过轮回的同时,也留给了后代的春天。鱼儿是水中的精灵。一条小鱼在秋的封底上,自由自在地游上水面,击起一朵涟漪,深情地望了几眼岸上秋色后,缓缓地沉入河底,钻进了自己的温柔之乡,期待着新春的到来。   有一段秋语的章节,只有东方的丝竹方能够尽善尽美地演奏和表达的,它也最适合孔弦的吹拉。满院的秋阳,斜斜地跨越墙头,落在静谧的农家院落,也落在了农人的欣喜和心上。东门旁一串辣椒艳红得如同玛瑙雕刻的项链一般,西门边一滩山芋干如同一枚枚脂玉打磨出平安扣,细腻光滑。墙头边的葡萄架上已经被摘取的紫翡,留下的稀疏而单薄的瘦影,水墨画笔般地勾勒着架下的南一匾赤豆、北一筛绿豆以及满场金黄的稻谷,所有这些,明明是秋的写意,却流淌着春的诗行和夏的画意,更蕴藏着冬的序曲。   在烟雨江南的秋的神曲里,有一首采红菱的片段,是北国难得品鉴到的。一个小伙光着双臂,兴高采烈地划着一叶扁舟,吱吱呀呀的双桨击起氤氲绿意的浮萍褶皱,船头剪开翠绿的画面,船后荡漾出碧波。坐在船头的那位伊人,伸出白皙的玉臂,不停地采摘着肥大的红菱,不时传来她那银铃般的笑声,或而还会听到那吴语呢哝的《采红菱》……   有些在北国是秋之神韵的景致,而在江南却只能够到冬天去欣赏。红叶好像是前世的约定,一旦秋意飘在风中或者聚在霜里,秋之魂魄般走进人们的眼帘里。与此同时,那扇般的白果树叶也为人们着上杏黄的色彩,似一柄柄黄色的火炬燃烧在南天白云下,飘零的叶子蝴蝶一般地翩舞而下,既拉长了人们的思绪,也拉长了秋的韵脚……而在江南,这曲杏黄枫红的大餐,却被季节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偷偷地变成了冬的风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行最好在冬天去吟哦。   曾经听人说:秋天似书法中的狂草,热情而飘曳。如果你置身在依然葱茏着苍翠黛绿的江南之秋中,就会发现江南的秋,是一部集柔曼飘曳和阳刚雄壮于一体的交响乐,既有成熟之美,又有新生的希望,既有花开的声音,又有静叶的禅意。当然,起伏跌宕的旋律里同样少不了秋声惆怅的音符,既有相知的甜蜜,又有相思的苦涩。 武汉癫痫诊疗基地外伤性癫痫能手术根治吗癫痫专业医院郑州能把癫痫病治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