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绿野】那是条山路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摘要:我们离开了老人,山路越来越高,我终于看到了那条路口和那个老人。那个老人根本没有往岔路上走,而是顺着我们来的路往佟家坟走去。我又往远了细细地看了看,附近除了佟家坟外,再没有小村。我突然感到,这老人怕我们找不到,跟出了几里地送我们。他送到岔路口,确信我们走对了,他才回去。我突然觉得心里热乎乎的。 想起那条山路,就想起了那位老人。那位老人在我的心中总是抹不去。鼠年的阳春三月,我和老伴儿去京西天泰山慈善寺游览。   坐公交、换乘地铁,再倒去慈善寺的汽车,心里终于轻松起来。车过了高井那半城半乡,车外的景致也好起来。路两旁的杏树、桃树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树有的开了花、有的含苞待放,粉的、白的、红的,煞是好看。然而,树还没有全绿。多数柳树冒出了新芽,杨树挂满了树狗子,远望一片绿汪汪的。而其他树种还是干枯着,形成了枯枝与绿树相映成趣的景色。车,左拐右拐,很快地到了终点黑石头村。这是北方一个典型的小山村,低矮的房屋、凌乱的街道。公交车开到了一个大院内停下,众人下车。我下车一看,整个的西侧都是山。因为是头一次来,不知道哪座山是天泰山。   下车这些乘客多数是黑石头村的村民,只有两个背包的女人,在前边走着,看样子是旅游者。同车下来的一名老人在我的前面走着,我走上前去问:“老师傅,到慈善寺怎么走?”   老人爽朗的说:“前面有个小村叫佟家坟,过了佟家坟有条小路上山,顺着小路走就到了。我正好往那边年去,可以带你们一段儿。”   我说:“谢谢师傅!”   老人说:“甭谢!”   我看了老人一眼,只见高高的个子,一副紫膛脸,显得精力旺盛。“老人家,您高寿?”我问。   老人回答:“还小呢,72!”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位72岁的老人看面貌也就是六十出头。   “您这村子归哪个镇管?”我问。   老人说:“归北京市管。”   这种所问非所答,我知道老人是不明白。于是我就转了话题:“老人家,您去过慈善寺么?”   “哈哈!何况去过。小时候几乎是天天去寺里玩儿”老人说:“那慈善寺有24处殿堂,100多间房舍,是道释合一的古寺庙。”“我小的时候啊,京城里的百姓天天有人到这个寺庙进香、求子求福、许愿还愿。那时候慈善寺很红火。”老人问我:“你听说过吗?大清朝顺治皇帝年老后,就在这里出家。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也几次到慈善寺隐居。”   我说:“听说过,可没见过。”   老人笑了:“哈哈,连我都没见过,你见过?嘻!”老人想了想又说:“可惜文革时这里被破坏了,那叫一片狼藉。近几年呀,政府又重修了这所寺庙。昔日的香火又延续上了。可惜呀,就是没有和尚和道士。”老人有些惋惜。   我们跟着老人一起往前走,果然不远就是一个小村。这就是老人说的佟家坟。我看了一眼,这佟家坟村就在山脚下。小村不大,几十户人家。鸡鸭鹅狗,样样齐全。鸡鸣狗叫,乡土气息相当浓厚。   我们很快路过了佟家坟。小村往东北方向有条山路,步步上坡。我们顺着山路走,已经路过了小村一公里多,老人还跟我们走一边走,一边说话。由于坡度较大,老人有些上喘。走到叉路口时老人说:“你们走得快,你们走吧,顺着这条山路上山,直接走就到了。”   “谢谢您,老人家!”我说。   老人说“别客气,我这是顺路。”   我们离开了老人,山路越来越高,我终于看到了那条路口和那个老人。那个老人根本没有往岔路上走,而是顺着我们来的路往佟家坟走去。我又往远了细细地看了看,附近除了佟家坟外,再没有小村。我突然感到,这老人怕我们找不到,跟出了几里地送我们。他送到岔路口,确信我们走对了,他才会去。我突然觉得心里热乎乎的。   这是一条山路,在这条山路上碰到了一位老人,可惜的是,我没问问老人的姓名。时隔一年,那条山路,那个老人还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 平顶山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枕叶癫痫可以治愈吗湖北哪个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呢秦皇岛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