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韶华易逝”】腊月二十三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早晨,听着小孙女背诵春节童谣,我好像又回到了孩提时代。   那时,放了寒假我就盼着过年,一到腊月也就掐着手指头算日子,总觉得心里越急时间过得越慢。终于熬到腊八,母亲早早煮好一大锅腊八粥,舀到一个黑瓦盆里,我们姐弟几个在外面玩累了、饿了,就回家热一热吃,真是饥不择食,总觉得那时的腊八粥就是世界上最奢侈的美味,吃几天就高兴几天。   到了腊月二十三,也就是小年了,家家户户祭灶王爷,送灶王爷。这天我们村可热闹啦,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年味,人们按捺不住迎接新年的喜悦心情,停下手中各种活计,忙忙碌碌地例行祭灶活动。一大早,村长敲钟,村民们在广场上摆好杀猪桌,栽两个木桩,搭好挂猪架,用几块大石头支好烫猪锅,村长扯开嗓门念着杀灶猪人家的顺序名单,让大家回家做好准备。   记得有一年,我家是第一次杀灶猪,正好被排在第一名,母亲听了急忙回家,先在灶王爷面前的香炉里插上三炷香,磕头、祭拜后,又急着烧水;父亲挑起扁担,一担又一担把烧得滚烫的水挑到广场,倒在大锅里。这时,三个青壮劳动力到我家猪圈里拉猪,只见那头猪蹬着两条前腿,拖着两条后腿拼着不愿前行,它好像知道自己要上刑场了,叫唤着、挣扎着。那三个青壮汉,两人在两边各拽一只猪耳朵,一人在猪后面连推带打。我吓得躲到房子里捂着耳朵、闭着眼睛哭。这头猪可是我跟两个弟弟一年来拔草喂大的呀,我怎么舍得让他们宰杀!可母亲说,杀了猪可以攒点荤油,平时炒菜、烙饼就有油了,年也就好过了。虽然我那时不懂得家里生活的艰难,不懂得“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道理,但听母亲说吃炒菜、吃油饼就不再坚持了。两个没心没肺的弟弟端着盆乐颠颠地去接猪血,但我始终不愿出门看那屠宰的场面。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两个弟弟端回来半盆猪血,母亲连盆一起放到锅里蒸,我只是低头烧火,不愿注视那红红的鲜血。蒸熟的猪血成了块、成了深棕色、不再流动,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任何东西发生了质的变化,就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母亲把蒸好的猪血凉一凉,切成一指宽一寸长点的条,放到餐盘子里,上面撒点葱花,浇上辣子蒜水,也算是一道祭灶的美味佳肴!   父亲用架子车拉回两扇猪肉,随后有邻里乡亲来我家买肉,父亲提着刀熟练地为他们割肉、过称,完了再搭一块猪油相送,父亲的善良、厚道、朴实在我们村是出了名的。不一会儿,欢声笑语在我家小院里响彻。我和弟弟在屋里帮母亲“扫尘”,母亲用毛巾将头包起来,然后站在高处用扫帚将墙壁、顶棚上上下下地扫;我用抹布擦桌子、衣柜、凳子等物件;两个弟弟摆放桌子上的物品,我们一起用干净、整洁、亮堂来迎接新年的到来。   到了下午,母亲开始烙灶干粮,她把发好的面倒在案板上,撒上干面粉揉三遍,软硬适中后搓成均匀的长条,又平分成小团。我家七口人,母亲常烙21个灶干粮,她说:每人三个灶干粮,分别代表平安、吉祥、幸福。我真佩服母亲,虽然不识字、没文化,可说出的话很有水平。再看她烙灶干粮的手艺,更是我们村无人能比,大黑老锅里擦上油,每次放七个擀好的圆饼,大小一致像梅花开放;火候拿捏得十分恰当,饼翻两番后捂一捂,再烧一把火,一锅灶干粮就熟了。第一锅是送平安的灶干粮,没有花纹,第二锅就不同了,母亲在擀好的饼一面用刀子划上菱形块,熟透后有菱形块的一面鼓起来,象征生活节节高;第三锅饼花样更多,母亲用梳子齿扎出树叶或各种花的形状,惟妙惟肖,美丽极了,象征生活像花儿一样美好!母亲是在用心烙灶干粮,她像个能工巧匠精心雕琢,每个灶干粮上都倾注了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冀!   母亲烙灶干粮时通常不让我烧火,怕烧焦,影响她的手艺。从发酵、和面、发面到揉面、烙饼,都是她亲力亲为。灶房里晃动着母亲忙碌的身影,院子里飘荡着甜香的馍味。我和两个弟弟玩着、闻着,终于忍不住了,争先恐后冲进灶房,母亲把一个饼分成三份给我们:先尝尝,等祭了灶王爷再吃。我拿着那三分之一的饼,一点点地咬、细细地品,生怕吃完。饼里虽然掺合有杂粮面,可通过母亲的精工细作,吃起来别有风味,黄灿灿、脆生生、香喷喷。我慢慢吃完,不停地舔着嘴唇,真是回味无穷!   晚上,母亲在贴灶王爷锅台旁边正对风匣的墙边摆上桌子,上面陈设供品:一盘猪血,一盘糖果,还有一大盘灶干粮。母亲点着三炷香,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我们跟着跪在后面,学着母亲的样子祭拜灶王爷;父亲敬上一杯酒,焚烧香表,屋内香烟袅袅,充满神秘、祥和的气氛。我注视灶王爷画像:头戴官帽、圆眼镜、圆脸、嘴唇厚厚、眉毛胡须浓黑,一副圆滑、老成的模样;旁边坐着慈眉善眼的灶王奶奶,两边两匹马作为他们的坐骑,配联上写着“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横批“一家之主”。这时,父亲斟酒叩头,祈祷:灶王爷,吃饱喝足,上天向玉皇大帝多说好话,多带吉祥回人间,保佑我家老小平平安安……我也不由自主地双手合十,虔诚地在心里默念:“灶王爷、本姓张,骑着马、挎着枪,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安康”。父亲带领我们一起磕头、作揖,这也算是我们一家人对灶王爷的希望和祈求吧!   传说,灶王爷是玉皇大帝封的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负责管理各家的灶火,保护各家人的平安,人们称这尊神为司命菩萨或灶君司命。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明白了民间每年祭灶为什么这样隆重、这么神圣了。原来,祭灶也是一种祭祀,是人们对丰收的祭祀,对美好生活向往的祭祀;祭灶不仅为了免灾,更重要的是为了祈福。灶王爷作为联系人间与天堂的使者,作为一家保护神,而倍受人们的尊敬和崇拜!   祭灶仪式结束后,我们围着桌子开始食用祭灶食品。听说,吃了祭灶食品,来年一家人会团圆、平安、幸福。两个弟弟迫不及待地拿起灶干粮,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母亲笑着说:慢点吃,别噎着,明年灶王爷会赐给我们更多的粮食!母亲对灶王爷寄予了满满的厚望!   “二十三,祭罢灶,小孩拍手哈哈笑。再过五,六天,大年就来到……”,孙女的童谣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腊月二十三,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我拉过孙女,给她讲小年的习俗和传说,讲灶王爷的故事,我要让她了解中国传统年俗文化。      黑龙江中亚医院褚福镇黑龙江癫痫哪里可以根治武汉可以治愈羊角风的医院荆门看羊羔疯专科医院
上一篇:【墨香】菊花泪
下一篇:【星月】致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