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妄想时间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伦理小说

   安立市某唱片发布会,风桐应付完媒体记者,便趾高气扬地离场了。她是内地当红女歌手,词曲全权包揽,人称音乐天才。优秀唱片公司无一例外向她抛来橄榄枝,她却坚持做自己的品牌,倒也弄得风生水起。娱乐圈谁都知道,风桐向来挑剔,她合作的人均是大腕,因此媒体难免用她炒作,提高了她的身价。娱乐圈的人很乐意同她攀关系,只是程度或深或浅罢了。
   她赶着下午某节目的通告,本不打算回休息室,助理却突然告诉她,她的爷爷来了。没问出爷爷来此的目的,她只好回到休息室。
   她一向对外界宣扬爷爷是她最珍视的家人,但这只是给自己的人格亮分而已。虽然儿时爷爷给她的爱比起亲生父母确实多得多,可惜现在的她已经不需要那点微不足道的关怀了。
   “爷爷,你怎么大老远跑来看我也不提前说一声。”她一进门就给了轮椅上的爷爷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给你助理打过电话,他说你忙得很,想见你要先预约。我等不及了,才自作主张跑来的。”爷爷苍老的脸上是一如往昔的慈祥,她却再也没有了亲吻他脸颊的冲动。
   “唉,那都是对别人才那样。你是我爷爷,用不着。回头我骂骂我那不懂事的助理,啊。”风桐笑嘻嘻地解释完了又说,“那个,爷爷,我要不给你安排个酒店住下,等我录完节目就去接你。”
   “桐桐,这一次不是爷爷要找你。而是这位宋小姐有事相求。我看她实在可怜,就想帮帮她。你也知道,你爸妈向来不管这些事情,除了我没人能帮她……”
   风桐打断爷爷的话,终于瞥了一眼她一直以为是护工的宋晴空。“宋小姐有什么事吗?我很忙,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你就长话短说咯。”
   宋晴空开门见山地说:“风小姐,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夏书锦?”
   “拿着我的原创曲一举成名的家伙,我怎么可能不记得。怎么,他不是很多年前就过气了吗?”这时她终于正眼看向了宋晴空。
   “没错,但是两年前他患了很严重的精神病,具体表现是罪恶妄想症。他已经很难清楚地表达自己的过去,所以我想查清他患病的原因。我探访了跟他有关的所有人,风小姐你是最后一个。烦请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宋晴空眼里有哀求也有坚定,毕竟这是夏书锦最后的希望。
   “风桐,片场那边已经打电话过来催了。”助理站在门口催她。“爷爷的酒店我已经定好了,待会司机就上来接他。我们走吧。”长春哪家医院能够帮助患者治疗癫痫病r />   风桐起身,边走边说:“我对别人的事情没有兴趣。他要是觉得罪恶,那十年前他就该患病了。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你走吧。”
   “风小姐,风小姐,你等等。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宋晴空追了上去,但被助理拦下。
   “小姐。你再闹下去,我可要叫保安了。”听到助理这样说,宋晴空也顾不得后果了,越过保安追了上去。只不过是电梯耽误了几秒而已,宋晴空再见到风桐时她已经被粉丝包围着逃进车里。
   这下,她没了办法,站在大楼前气得哭了起来。
  
   二
   夏书锦的记忆中,自己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爸妈发现他有唱歌的天赋后,给他请了声乐老师,那时候读小学,作业不多,纵使他再贪玩,周末一天的声乐课也够他在同学面前卖弄的了。
   他是班上的文艺委员,音乐老师也特别地喜欢他,有什么歌唱比赛都会帮他争取。他也很争气地拿回大大小小的证书奖杯,他就是同学口中的小小校园之星。
   相比之下,楼上那家的孩子就比他差多了。每天晚上他躺在卧室打游戏时,都能听到楼上传来断断续续的小提琴声。他形容那个琴声为地狱的召唤,简直是催命的无影手。
   被折磨三个月后,他的耐心也被耗尽,他跑到楼上本想控诉,但敲了半天的门,里面的琴声依然无动于衷地持续着。他又武汉看儿童羊癫疯医院跑到房东那里控诉,才知道楼上拉琴的小女孩叫风桐,她家是出了名的脸皮厚。听说上次正是因为扰民才被迫搬家,这次贿赂了房东一大笔钱,房东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夏书锦最后决定还是和当事人沟通比较有效。所以,他一放学就狂奔回小区,在小区门口等她。然而几乎每一次他都落空而归。还是在某次饭桌上听妈妈提起,他才知道风桐的学校比自己的离小区更近。也难怪他一直都等不到她。
   渐渐地他也习惯了楼上蹩脚的琴声,也能听着琴声进入梦乡。有趣的是,某一天楼上的琴声没有响起。夏书锦觉得奇怪,但想到可能是她生病了也不一定,就没过多地放在心上。可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依旧没用动静的时候,他就按捺不住了。这好比有人硬黑龙江癫痫哪家治疗好生生改变你的习惯那样,总会浑身不自在。
   某天放学,夏书锦在小区的公园里第一次见到了风桐。当时她坐在秋千上,低着头,好像在哭。夏书锦才跑过去安慰她:“你们女生就是小气,动不动就哭。我每天听着我家楼上的小提琴,面临生命危险我都没哭。”
   “骗人!”风桐抬起头来,脸上才没有夏书锦以为的眼泪,只有被他气出来的两抹绯红。“我拉琴才没有那么差呢。你知道我爸妈花了多少钱让我学嘛!我也有努力好不好!”
   “原来你就是风桐啊。”夏书锦笑嘻嘻的,因为她虽然拉琴要人命,但长得却对得起观众,难怪没有觉悟。
   “如果,你学不好小提琴,你可以学钢琴啊。每种东西都尝试一下,才能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夏书锦很满意自己的早熟。
   “不是的。爸爸妈妈只是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很厉害,觉得我也应该有自己出色的一面,才会对我这么严厉的。还是爷爷好,妈妈把我骂哭以后,他把我领进他的房间给我吃好吃的。我最喜欢我爷爷了。”说到伤心处,风桐眼眶都湿润了。
   “相信我,你一定可以学好钢琴的,这样你爸妈都会喜欢你的。”夏书锦站在风桐面前给她竖大拇指。她将信将疑地问真的吗,他斩钉截铁地回答当然。
   其实,他根本不懂,就只想着安慰她而已。没想到,两天后,他真的听到楼上响起了钢琴的声音。
  
   三
   光是听琴声,夏书锦都能感受到风桐的突飞猛进。当她抱着一纸袋薯片坐在秋千上等他,他便知道他无意中给她的建议居然真的有用。
   “我爸妈真的好开心,现在都不骂我了。夏书锦,我觉得,你和我爷爷一样是个好人。我想和你做朋友!”她缠着他拉勾,说不发誓就不算好朋友。于是,勾在一起的小拇指勾住他们七年的友谊。
   升入初中后两人进入不同的社团,但都做着与音乐有关的事情。夏书锦成了歌唱社的社长,协助老师完成各种晚会的彩排成了很平常的事。风桐辗转着参加各地钢琴比赛,但都屡战屡败。她渐渐明白,她虽然有能力弹好钢琴,但世界上的佼佼者数不甚数,她要做的是有自己风格的音乐。
   初三那年,某大型服装公司推出新牌子的服装,在市里征集一支充满青春活力的乐队代言。风桐和社员临时组了一支乐队,但老师对主唱不是很满意便拒绝了指导。当风桐把自己的苦恼告诉夏书锦以后,他爽快提出做她们的主唱。
   乐队成立以后,一切都进展地很顺利,大家都觉得夏书锦是他们的幸运星。经过一星期的排练,这颗幸运星给他们带来了更大的幸运。这支少男少女组成的乐队一路披荆斩棘,夺得了大赛的冠军。为了庆贺,大家搞了一次聚会。酒过三巡恰有惺惺相惜的意味。
   “我们乐队做了这次代言,就有可能成名了。到时候谁也别忘了谁。同意的走一个。”吉他手说了这句话,大家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乐队的每个人都各有所长,他们也都隐藏了自己背后的故事。辛苦也好,流泪也好,难过也好,在首战大捷的情况下,统统只怀揣着成名的梦想。但上帝来不及眷顾每一个努力的孩子。幸运儿,只诞生了一个。
   夏书锦独特的嗓音给总评委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作为推荐人给夏书锦推荐了全国性的原创大赛。他会唱歌,但从没写过歌,但他依然接受了总评委的好意。因为,他有一个朋友,他有足够的理由让她帮忙。那人就是风桐。
   “只要我先被大家熟知,接下来你要出名就不难了。”夏书锦把事情从头到尾讲给了风桐。
   风桐说:“好。这是好事,但先说好了,如果你出名了只能唱我写的歌。”
   “可以。我们一起努力。”她们击掌为誓,毫无芥蒂地相信着对方。
   果然,风桐就是有着创作的天赋。夏书锦拿着她的歌曲一直杀进了前五强。虽然无缘前四,但他累积了几百万粉丝,成功签约唱片公司。
   风桐以为自己出头之日快要来到的时候,事情却与预想的大不相同。唱片公司看中的只是夏书锦天生的好嗓音,至于他要唱什么,公司有一大批的人等着他用。
   戴上了新星的光环,夏书锦很快就忘记了曾经说好并接作战的队友。同时被遗忘的还有与风桐的承诺。风桐就这么被他辜负。
  
   四
   “我对不起她。我当初就算是稍微提一下她的名字,人们也能记住她的。为什么我要这么自私……我太自私了……”夏书锦拿过柜子上的书就撕了起来,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冷静。没问你,后来呢,你们还有过联系吗?比如她有没有对你实施报复?”医生边问边做记录。
   对方的冷淡让夏书锦很不爽:“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么多事情,我告诉你这是侵犯隐私,我可以告你的!”夏书锦觉得自己仿佛在众目睽睽之下裸奔,羞耻感紧紧地将他包围。
   “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我就不该活在世界上……”夏书锦把头往墙上撞,两个男护士上来拉都拉不住,直到磕出血来,才把他按到床上。
   “护士护士!”听见喊声立马进来一个女护士给他打了两针镇静剂。“密切观察患者的情况,有事随时找我。”随后医生从容的离开了。
   宋晴空走进病房看到夏书锦又被绑了起来,很是心疼。转念又庆幸他能睡这么熟也未尝不好。三年前她在公司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被他深深的吸引。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当她热烈地展开攻势却得不到回应的时候,她选择了跟他做好搭档,不曾想他为了躲她辞职了。当她再次有他的消息的时候,他的病已经很严重了。他的父母不止一次劝她放弃,可她就是不信邪。她坚信,他一定会好起来。只要他打开自己的心结,不可能还像现在这样。
   “家属一定要协助医生,因为有的事情患者自己已经不能很清楚的表达了。所以,有可能导致他患病的原因,我们都会参考。”
   听到医生这么说,宋晴空打起一万分的精神梳理了夏书锦的人际关系。对于他的过去,她一点儿也不了解,只能从他的亲人口述中拼凑。
   据她掌握的信息,夏书锦,17岁凭借优秀的音乐才能,成为内地新星。出道一年便退出娱乐圈,那之后一直患上了血管性抑郁,前后住院三次,但没有得到根治。所以,他出道的一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找到所有17岁之前和他相处比较好的朋友,但未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她觉得风桐是一个很大的突破点,但对方不想扯上任何关系的态度很明确。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到解决的方法。可就在回来的路上她突然想起当年夏书锦的助理。这也多亏了风桐和她的助理给的灵感。
   只是,当年那位助理跟着夏书锦一起隐退了。要找到他恐怕需要时间。然而所谓天无绝人之路,第二天她就接到了风桐爷爷的电话。
   “闺女。我家桐桐说,让你打电话找这个人,他会给你答案。这是我好说歹说要来的号码,希望能帮到你。”
   宋晴空打过去确认,对方果然是当年的助理无疑了。她当即和对方约了时间。火车上,她透过车窗看到自己憔悴的脸,问了自己一句,这样做值不值得。可是,谁又知道答案呢。
  
   五
   真是躲到了小县城啊。宋晴空坐了两个小时的中巴车后由衷的感叹。下午六点赴约的人姗姗来迟。
   “陈先生,具体情况电话里已经跟你说过了。请务必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宋晴空怕自己遗漏细节,特地准备了小本子。
   “当年夏书锦是在一个原创大赛上被选拔出来的。当时,公司与他签约只是因为他歌唱得好,对于他会不会写歌没人在意……”
   陈先生说,当年夏书锦是他们公司名下最火的艺人,给公司赚了不少钱。但时间久了,粉丝听到他不同风格的创作,对他的实力越来越怀疑,负面新闻也渐渐多了起来。后来他们工作室里来了一个女孩,是填词大赛中选出来的精英。自从女孩进入公司,夏书锦的状态就越来越差,不到一年就选择了隐退。
   后来,夏书锦找他喝酒他才知道了他隐退的真相。原来,他当年参赛的曲目全都是女孩的。他借女孩的力量一举成名后,感受到站在顶端的成就感。各种来自外界的赞美增强了他的虚荣心,他变得越来越自负,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能力。他以为他可以脱离女孩的帮助,爬得更高的时候,反而跌得更惨。
   女孩想要揭发他的时候,为了留住自己的光辉形象,他答应了女孩的要求退出娱乐圈重新开始。他说想要站在新的起点,堂堂正正的和女孩比一次。但时局已经不再眷顾他了。越来越多的比赛在全国各地举办,有才能的人再也不用凭借某一个平台让自己走出来。会唱歌的人层出不穷,夏书锦已经不算稀奇了。
   正当互联网普及的时候,女孩在网络上大量发表自己的作品,成为内地人气歌手。网友评价她“世界上最美的字不是岩井俊二的情书,而是原唱作词作曲都是同一个名字的小字。”
   “那个女孩,是不是风桐?”即使宋晴空已经猜到了那个人是谁,可问出来的一刹那心里莫名难过。
   “对。没想到,十年过去了。她依然那么优秀。”当初陈先生只当是小孩的闹剧,可这么多年过去他是由衷地佩服她。
   “那你当初为什么也要离开娱乐圈?”宋晴空问。
   “我啊,厌烦了公司的那一套,早就想走人了。夏书锦找我喝酒的那个晚上我就决定离开了。现在的娱乐圈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了,但也和我没关系了……”
   宋晴空明白了,夏书锦一直把自己定位在当红新星上,而风桐是他背叛的可怜人。或许是命运弄人,他们因共同爱好相遇相识相知,却因为各自的利益相离相恨相忘。到底是谁走在了前面,而谁停留在了原地。
   宋晴空坐上了回去的大巴,她只希望夏书锦赶快好起来。至于过去谁对谁错,谁赢谁输,已经很难做一个公正的评判了。

共 518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