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走亲戚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所谓“亲戚”,指的就是和自己有血亲或姻亲的人。唐朝学者孔颖达对亲戚做了细致精辟的注释:亲指族内,戚指族外。人们为了亲人之间那种不可替代的情义更加紧密牢固、持久弥新,所以便兴起了过年“走亲戚”的习俗。从正月初二开始,年轻人提着礼当去给长辈“纳礼”;初五一过,也就“破五”了,做长辈的又去给晚辈“回接”。   整个春节期间看似闲散舒坦,实则紧张繁忙,大多数人不是走在去亲戚家的路上,就是待在自己家里等着招称来访的亲戚。关中西府地区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很早就形成了以孔子所敬仰的“郁郁乎文哉”之礼乐文化。过年时节“走亲戚”这一风俗,代代传承,如火如荼,声势浩大,应该算是当地春节期间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题记   1.我的小姑   我的小姑在世时,每年正月初三,我都要给她老人家去“纳礼”。   “纳礼”得按“规矩”行事,既没人说,也没人写,礼数刻在每个人心里。一般都遵从“初二舅舅家,初三、初四姑姨家”这样的顺序进行礼事活动,不管晚辈咋样安排,给长辈纳礼的时间万万不可过了“破五”,否则不但会招来旁人的议论和耻笑,而且长辈也会觉得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有可能当年就不“回接”了!一定得谨慎,万一哪位小年轻不慎把事情做到了这个份上,那就显得比较尴尬了,想要舒缓这紧张的亲缘关系,不仅要在“得罪”的这位长辈跟前谨言慎行,还得做好几年没有回接的纳礼!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做长辈的人一般都宽厚仁慈,总有受到感动的那一天,从此他们终将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晚辈的事业和家庭,就像村里老年人们经常说的那样“亲是亲,断了骨头连着筋”!   我的小姑年轻时嫁到渭河北的一个村子,从此,离我家的路程就比较遥远了,在交通很不便利的年代,多少年我们都见不上一面。记得那年的八月间,我女儿过满月的当天小姑也来了,当时我很好奇,她是怎么知道的?小姑看我疑惑不解的样子,哈哈一笑说,打听呗,自己侄娃的事情哪有不知道的道理!   小姑脾气倔强,自从我姑父去世后,就独居在那口破旧的土窑里,任凭几个儿女怎么说都无济于事,她谁的家也不去,非要一个人过“清闲”的日子!记得那年正月初三,我冒着风寒骑自行车走了三十多里路程,终于到了小姑家里。小姑一定要让我坐到她家土窑里的那盘土炕上,炕洞里冒着浓烟,炕面滚烫,我们还没说了没多长时间的话,小姑就要去给我做饭。我说吃过了,她却不相信,还开玩笑的说这辈子你还能吃上几回我做的饭呢!厨房就设在窑洞靠里的地方,盘一锅台,支一木案,放一橱柜,泥巴砌成的烟道熏得黝黑黝黑,我的眼前呈现出的是一派贫穷凄凉的情景!   吃饭间隙,小姑给我说起了她目前生活情况。原来,我的几个表兄孩子多、负担重,为了避免他们为赡养而影响兄弟情义,所以小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单过的生活方式。她说这样虽然自己苦点累点,倒也不用跟谁生闲气,饭吃的早了、迟了、稀了、稠了都由着自己做,也挺好的!听了小姑的话语,我心里泛起酸酸的味道,但更多的是为她老人家那种坚强、乐观的生命态度所感动!   我来的这个时间,正是亲戚你来我往的高峰时段,可是我小姑的土窑里却冷冷清清!其实,我小姑居住的土窑距离繁华的街道并不太远,只不过几分钟路程而已,应该说地理位置还是相当不错的。据我所知,小姑的嫡系亲戚不下二三十家,他们多年都未曾到土窑里看望一下老人家。此情此景,让人扼腕长叹,这不正应了那句“穷到街头无人问,富到深山有远亲”所描述的人情世故吗?   2.给丈母娘拜年   自从我结婚后,家里便增加了几门亲戚,其中有妻子的姐姐和哥哥,也有她的舅舅和族内的兄弟姐妹,总之,凡是属于她的嫡系亲属,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我的亲戚!   或许因为人类本性的使然,人们总喜欢对任何事物要分出孰轻孰重,这种“区别对待”的心理,我倒觉得特别适合人们走亲戚时的心理状态。随着年龄和阅历增长,我深感亲戚不论有多么亲,但总是没有丈母娘亲,丈母娘是妻子的娘,何尝又不是女婿的娘呢?世界上还有比娘更亲的人吗?   我的丈母娘在世的时候,经常说女子娃终究只是一门亲戚,现在想来这句话说得是那么的精辟,如今,她的三个闺女从来不参与娘家的任何事务,真正的成了有事上门只管“纳礼”的亲戚了!三个女儿就是三门亲戚,三个家庭有十多口人,正月初二聚到一块去给老人家拜年,队伍庞大。很噪杂,老人却从来不嫌弃,非常乐意享受这种乱糟糟的氛围,她既要早早地准备一大桌子饭菜,还得准备给几个外孙发放的压岁钱。压岁钱不是很多,却充满强大诱惑力,以至于那些年每到正月要走亲戚时,我的女儿和儿子都争着要去他外婆家!   记得有一年冬天天气候特别恶劣,已经正月初三了,天还没有放晴的迹象,公路上到处都是“青冰溜”,导致班车不能正常通行!我和妻子商量的结果是,再大的困难也要克服,纳礼的规矩不可更改,于是我就背着礼当,媳妇拖着两个孩子踏雪而行!鹅毛大雪簌簌下,天地间一片白茫茫,路上行人很多,看样子他们也是去走亲戚的。人常说十里路不带一苗针,这一大包礼物累得我汗流浃背,就到路边折了一根大树枝把包放在上面,像雪橇一样拉着前行。儿子和女儿也走不动路了,就圪蹴下去拽着我的衣摆滑行,虽然走得慢了点,一路上却很热闹,欢笑声和惊叫声接连不断……直至现在,一到大雪天女儿就会说“走,到雪地里耍去”,我想她的这种雪地情结,恐怕就是那年走亲戚时留下来的吧!   就这样走了大概有十里路程,终于到镇上了,街道两边的商店门口花花绿绿,摆的是各式版样的精装礼品。妻子说给孩子他外婆的礼当有点欠缺,是不是还得补充一些?我自然是非常乐意的了,毕竟礼多人不怪嘛,况且,我还有两个“一担挑”也提着礼当在那儿等着呢!几个家庭在一块儿也就有了比较,礼当少了,自然面子也就显得小了,我估计妻子当时的想法,肯定是和我心照不宣、不谋而合的。   紧走慢赶,我们还是姗姗来迟,人家都已经早早地到了。看到我们提着这么多的东西,丈母娘既高兴又生气,说:引着两个娃来就行了,拿这么多东西干啥,这还不得多花多少钱呀?!   我丈母娘要去给我们做饭,我们说算了到中午再吃吧,她却不依不挠一定要去做。不大工夫就摆上一大圆桌“凉碟子”,有脆生生的猪耳朵肉,有红、黄、绿三种颜色的皮冻,还有炸得焦脆的花生仁,五颜六色,目不暇接,看着就让人馋涎欲滴!我丈母娘是虔诚的基督徒,说做人要心怀敬畏、常怀感恩,吃饭前一定得“祷告”,要衷心感谢眼前这些来之不易的食物。那些早到的亲戚即便刚吃过饭,也得陪着后来的再吃一顿,这是老祖先传下来的陪客之道。丈母娘看着我们几家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开始吃“凉碟子”了,她就默默地去灶房又给我们做了一顿地道的家常卤汁臊子面!   直到下午时分,我们都要离开了,丈母娘依然絮絮叨叨,说明年再不要提这么多东西了,还说“礼无车载,亲不见怪”,女子回娘家即便空着手也不会有人说啥!老人家的话虽然是那么一说,但我们该怎么做还依然如故……   如今我已人到中年,我的丈母娘也病逝多年了,每到正月里看到那些年轻人拖儿带女走亲戚时的情景,不由得就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许多往事,更想起了那些年我给我丈母娘纳礼的那些事情!   不同人的癫痫的不同病因是哪些南宁少儿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发时如何处理哈尔滨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