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天涯】我的姥娘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评论
我的姥娘是童养媳。   民国十几年的时候,我们河南豫东这一片闹饥荒,家家户户没有东西吃。地里的野菜被挖光,连树皮也被刮光。有的时候,大人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饿死、病死而无能为力。在姥娘11岁那年,姥娘的爹领着姥娘来到杨村的一家富农家门口:“老杨,杨大哥,在家没?”   从老杨的屋里走出来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后边跟着个走着有点瘸的小男孩。“这不是前庄的王老弟吗,吃饭没有啊?”老杨看到门外的姥娘父女两个。   “唉,这年月,哪有什么饭吃啊!老杨大哥,你就行行好,让我把闺女留在你这儿吧,你看,都这么大了,什么活都会干,给她口饭吃就行。”带着满脸祈求表情的姥娘爹搂着姥娘的瘦弱小肩膀可怜巴巴地说。   “老弟啊,我家虽说有几亩地,可光景也不好啊,你还是再寻一家吧!”老杨看着姥娘瘦瘦的身形一口回绝道。   “老杨大哥啊,这一片的人我都想过了,我闺女只有放你这我放心,你人善良,心肠好,我闺女跟着你们吃不了亏。”   随着姥娘爹的话语,又从屋里走出来个中年妇女,是老杨的女人。她仔细地端详了姥娘一阵,又让姥娘走几步,看着姥娘的轻盈步伐,那女人脸上露出了笑容“看这闺女怪伶俐的,不行就留下吧,等长大了给我们小山林当媳妇。”老杨的女人边说边拉过那腿有些瘸的小男孩。看老婆吐口了,老杨又说了句:“王老弟,说好了,不管以后出现什么情况,这闺女可不能再要回去了!”   “那不能够,那不能够。”姥娘爹看到闺女找到了饭碗,脸上的愁容化开了。   “去给王老弟拿五斤小麦面去。不能亏了王老弟。”   老杨女人身边的小山林拉着11岁姥娘的手一瘸一瘸地进了屋,从此以后,姥娘就在这个家待了下来,一待就是几十年。   来到了富农家,每天都要干活,好在姥娘从小就开始帮大人干活也习惯了,最重要的是可以填饱肚子。那年月,吃饱肚子可是最最幸福的事呢!不几年功夫,黑黑瘦瘦的姥娘发育成了白白胖胖大姑娘的模样。富农婆是个好女人,不像别的女人心狠手辣,她平时待我姥娘就像亲闺女一样。后来听母亲说,富农婆小的时候也是穷人家的闺女。   在姥娘16岁那年,富农婆生了场大病,临咽气的头一天,富农婆把已经长成大姑娘的姥娘叫到床前,富农婆艰难地抬起那只干瘪的手,抚摸着姥娘刘胡兰式的发型:“秀,我要走了,我走后……山林就托给你了,你要待他好一辈子,到你以后像我这样的时候,我在下面等着你好好感谢你,秀……你如果答应我,现在就喊我一声娘!”   “娘!”姥娘看着奄奄一息的富农婆,怯怯地,“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山林的。”   姥娘遵守了和富农婆的这个约定一辈子。   富农婆死后第三年,姥娘就和山林圆了房,山林也就成了我的姥爷。姥娘比姥爷大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姥爷享了姥娘一辈子的福,真的抱着了个金砖。   姥爷年轻的时候喜欢吃洋槐花做的面食。于是姥娘就想方设法地给姥爷从树上打下来,然后一把一把地捋了趁着新鲜,用水淘净,掺上些面,搁些盐,做成窝窝头放在锅里蒸熟,然后掀锅热热地吃。听母亲讲,就是这样的洋槐花面馍姥爷六十多岁的时候一口气还能吃三四个呢!为了能让姥爷常年都能吃到洋槐花,姥娘就村前村后到处去打槐花,一把一把地捋下来,用滚水一烫,然后晒干,装进袋子里,到了冬秋天,取出晒干的洋槐花用热水发开,再掺些粉条,薄豆腐皮,鸡蛋什么的做成馅子包成包子,在十冬腊月青黄不接的时候,要是能吃上个这样的包子,简直就是享受!   姥爷的腿不好,有腿寒的毛病。冬天,不管姥爷下身穿的有多厚,两条腿总是拨凉拨凉的,白天姥娘没有什么办法。到了晚上,姥娘总是把姥爷的双腿放在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体温给姥爷暖腿,几十年如一日。到了后来,有了热水袋,电热毯,可姥娘还是用自己的身子给姥爷暖腿,说:“还是人暖的好,你不知道,我一晚上不给你姥爷暖腿你姥爷就睡不着!”我们都笑,姥爷被姥娘给惯坏了。   姥娘家村子的西边有条河,每逢春天发水的时候,河里总会有好多的鱼在里面上下翻跳。这时候村里的男人便会跳进去用箩筐,竹篮子网鱼。运气好的话,一中午可以网个二三十斤呢,有小白条,鲫鱼片子,有时也有非常美味的戈雅鱼。   姥娘和姥爷拿着箩筐带着个水桶也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应该如何选择来到了河边,姥娘用发卡把刘胡兰式的头发往后一拢:“山林,你在岸上看着,等着捡鱼,我下去网。”说着姥娘便把裤子编到大腿根,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姥娘淌着水来到河里,学着男人的样子一筐一筐地网开。姥爷的腿寒,不能碰凉水。要知道,跳到河里网鱼的可都是些大老爷们儿,在河里的邻居杨二孬说:“山林这小子的命真好,摊上这么好的一个媳妇。喂!大家照顾一下山林家的啊,都离她远一点,别网她身边的鱼!”河里的男人听二孬吼的一嗓子,都自觉地走开了,就这样作为唯一的跳进河里网鱼的女人,姥娘半天也能网到二十多斤鱼呢。村里的男人都羡慕我的姥爷命好。   姥娘一生只有我母亲一个孩子,母亲有了大哥之后,姥娘就去我家帮助我母亲看孩子,那时候,姥爷一个人在家。在我家不几天,姥娘就会对我母亲说:“不知你爹一个人在家怎么吃的饭,晚上睡觉腿不知道凉成什么样子!”   我母亲总会接她:“我爹睡觉时有电热毯还能冻着腿!再说我爹一个大老爷们在家还能饿着不成!”   姥娘便会说:“你爹一辈子没有下过厨房,没有做过饭,他连个开水都不会烧!”   “不会烧开水,还不是你惯的。”我母亲总会拿话来堵她,姥娘听了母亲的话便会显出不知所措的样子,笑笑也就不再说话了。   到了快秋收的时候,姥娘便会坐立不安了,她常常在我母亲的面前唠叨:“妮,你听见布谷鸟叫了吗?”   “听见了又怎样?”母亲回姥娘说。   “布谷鸟一叫,就说明该收秋了。”   隔天姥娘又说:“妮,我闻到苞米的香味了。”   武汉治疗癫痫病康复案列多的医院我母亲会说:“净说梦话,这是在市里,离农村隔这么远,你能闻到包谷的味儿!”   “可不是,今一大早我起来给娃儿洗尿布,就远远地闻到新包谷味道了。”母亲知道姥娘这是挂念姥爷了,便让姥娘回去几天。   我十四岁那年,姥爷患病走了,不到一年的功夫,姥娘的头发全变白了,人也憔悴了不少。我随母亲去看姥娘,由于没有了姥爷的缘故,姥娘家的院子里已是杂草丛生,满院萧败。姥娘的精神头也大不如以前,她有时候一个人坐在那里眼睛会死盯住一个地方发呆。以前可不这样的!我母亲怕我姥娘一个人在家生活有什么闪失,便要求我姥娘随我们去市里生活,我姥娘不去,说:“你姥爷要是早晚回来,找不到我会很着急的!”   我母亲说:“你不会带着我爹的照片啊,你把我爹的照片带去了,我爹就能找到你了,也就不急了。”姥娘听我母亲如是说便答应了随我们去市里住。   姥娘来到了我家,我母亲单独腾出了一间房子给姥娘住。为了照顾姥娘的起居,我母亲把我的床也搬到了姥娘的屋里。说是让我照顾姥娘,其实不如说是姥娘照顾我较为恰当!我晚上睡觉有蹬被子的臭毛病,姥娘总是不厌其烦、一趟一趟地踮着一双小脚跑去给我盖被子。有几次夜里我起夜,看到姥娘还没有睡下,她拿出姥爷的照片在看,还不时地发出一声声的叹息。少时的我那时尚不懂情为何物,但却能感觉到姥娘对姥爷的真心与痴情。   有天,姥娘对我母亲说:“妮啊,我做梦梦到你爹啦,他在那边没有人给他做饭,没有人给他暖腿,他一个人在那边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很可怜!”   我母亲就安慰她说:“那是你白天想我爹想的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以后白天不要乱想了。”我父亲便给我姥娘买来个小收音机,让她没有事时听听戏曲,我姥娘听了几天就再也听不下去了,收音机也被束之高阁。   经不住姥娘的央求,我和母亲陪着姥娘去我姥爷的坟地里看我姥爷,给他烧烧纸钱,添一添新土,我姥娘围着我姥爷的坟头转了一圈:“呀!妮啊,你爹让我过去呢!你看!”正在添坟土的我被我姥娘诡异的话吓了一跳,顺着姥娘所指,我和母亲看到姥爷的坟头上有个洞口。   “那是地羊子打的(田鼠)洞。”母亲不以为然地说。   听了母亲的话,姥娘摇了摇头:“唉!你不懂,你不懂!”说着留下了两行老泪。   从姥爷的坟地回到家里,姥娘明显地变了。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吃的也越来越少,姥娘的脸庞也变得越来越瘦,眼窝越来越深,远远看去就像个骷髅很是吓人,到了后来干脆就一卧不起了。父亲找来了医生,医生给姥娘检查过以后,走出了姥娘的屋门,摇了摇头:“也没有什么病,就是腹内各个内脏器官都都有不同程度的衰竭,该准备准备东西啦!”   我们知道,姥娘执意要去陪姥爷了。   在我姥娘弥留之际,我和母亲守在她的床前,我姥娘用她那瘦成皮包骨头的右手伸进枕头下摸出个翡翠手镯说:“妮啊,这个手镯我想带走。”   母亲抚摸着姥娘的满头银发说:“娘,不要乱说,往哪儿带啊!这手镯本来不就是你的吗!”母亲说着帮姥娘带上,那个翡翠手镯戴在姥娘瘦瘦的右手腕上,看上去极不相称。   随后姥娘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说:“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是你爹在我过门那年给我买的,我戴着它到了那边你爹能认出我来。”姥娘顿了一下,脸上突然显出一抹红云,像怀春的少女般的娇羞“那年你爹拉了满满一车面瓜去车站卖,卖完了瓜就给我买了这么个手镯……等你爹回来说卖瓜的钱都丢了后,你爹结结实实地挨了你爷爷一顿好揍……你爹对我也不错……要……要是还有下辈子……我还跟他……”母亲和我听了姥娘的断断续续的话语,已经是泪流满面。   “好了……好了!这下我到那边……见到你奶奶……也有脸了,俺遵守了……俺们俩的……约定!”我姥娘接着说。   过了好大一会儿,也没有听到姥娘再说什么,母亲和我俯身一看,姥娘已经走了,脸上带着笑容。      共 37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武汉治疗癫痫需要花费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