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暖】梦想成真在菜地_1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评论
这几天因过度劳累,体力不支,今晚准备十点下线,关电脑前不由自主进菜地转悠一圈。   唉,路过那片菜地时,那个网名为(梦想成真)的白萝卜和红苹果实在诱人,若是心不痒,那是骗人的鬼话。尽管值不了几个钱,但顺手牵羊的事情我怎会轻易放过呢?再说你不偷,别人的手紧跟着也会伸进去,还不如让我做个“好人”,替大家背个贼,三只手、或者坏蛋的名声得了!   好友几百个,要说刻意记住谁不是很容易,可他唯独在我的视线内。无疑翻看起他的资料,职业:为人民服务。年龄:47岁。其实和他一次也没有聊过,一是他的QQ等级不高,二是他的头像从没有亮过,三是加他的时间不算长。令我关注他的原因只有一个,他的种菜等级20级了,可他还在种萝卜和苹果,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试想一下,香蕉草莓,石榴荔枝的魅力那么大,谁愿意种一文不值的萝卜和苹果呢?我原来以为他的种子购买多了,无法退回,但后来,根据我的直觉和判断,他是故意这么种的。至于什么缘由,目前无法猜出,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他对萝卜和苹果情有独钟。想想也不可能啊!只是网上的游戏,有什么必要倔强地一再种植呢?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装到自己腰包再说。我每次偷他都是如此的心安理得,每次偷他都是自信百倍。为什么呢?呵呵,因为他忙啊!几乎三五天都不来,若是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早跑得不见踪影了。可他一定知道,我偷他最多。我这个人没别的本事,勤快是出了名的,除非是停电或网坏,不然,好友的果实统统划在我名下。   瞧,他今天的收成又被我一手抓完了!   万万没有想到,抽身而退时,狗狠狠咬了我后腿一口!害得我疼痛不说,还白白丢失了34个金币。哎,赔本了,够倒霉的!我愤愤骂道,包括骂他。   “等你的365天,你心真黑啊,都十多万金币了还在乎我那点萝卜?早盯着你了,苦于无机会,没想到今个被我逮了个正着,这次决不轻饶你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彩色的头像不停地闪烁,QQ版面还猛不防跳出来一行字!   心情本身沮丧到了极点,他又这么猝不及防。   “干嘛?又没偷你的人,瞎咋呼什么?告诉你,本人心脏不是很好,若是触发了我的病根,就算赔偿你所有的金币,恐怕也不够!”我一副理直气壮的架势,那样子,好像是他偷了我的菜。   “法官已经判你几次刑了,你不乖乖就范还用病体吓唬人?”他发了抖动,开了视频,我被骚扰得不接受都不行。   “想看我直截了当点,千万别找借口!”我窃笑不已。   “呀,自卖自夸啊,我想问你敢做为什么不敢当?”他的火气也不小,从那愤怒地眼神不难看出。   “别一本正经,犯得着吗?又不是真偷了你家的菜!即使真偷了,也是小事一桩,值得上法院吗?”我的窃笑变成嗤笑。   “对付你这种三更半夜下手的人就要毫不留情,要是你态度不错,诚恳认罪,我可以请求法官适当减刑,若一味抵抗到底,或胡搅蛮缠,莫怪我不客气!”他发了往死里整,美女裤头被狗咬烂的图片。   “原来你是这么卑鄙透顶的家伙啊!不就是偷了你几颗菜吗?何苦致人于这样难堪尴尬的境地?”我有点恼怒,“你男子汉的肚量和气概呢?”   那边故作深沉的他注视着我激愤的可爱模样,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我问他:“这下得逞了吗?”   他说应该是我得逞了,不要自己杀人了却到处乱喊救命!   我又撇嘴“哼”了一声。   “怎么,揣着我的金币心里还不痛快?”他坏笑几分,“我说你这个女人,有台阶不下,且还不知足,真是不可理喻!”   “别教化我了!言归正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只种萝卜苹果而不栽橘子葡萄呢?”沮丧归沮丧,但仍然想打探他的底细。   “很感兴趣吗?”他眯缝着眼睛问。   “谈不上,只是纳闷而已!”我随口道。   “我和弟弟同日出生时,父亲箍窑被塌,母亲悲伤之下没了奶水,家里养不起羊,更买不起奶粉,那一滴滴的萝卜汁和萝卜糊糊就是我成长的食粮,而无辜的弟弟则被大伯领养了。八岁那年,我第一次去城里的大伯家,弟弟给了我只有电视上才能吃到的红苹果。那苹果红彤彤的,甜滋滋的,狼吞虎咽的我咬上一口还想咬第二口。后来据母亲说那是什么新品种,就是我们今天品尝到的红富士。回家后,每逢赶集的时日,我都要对着十字口竹篮里的苹果多望几眼。大妈知晓我的心思后,每年苹果成熟的季节,不忘让归故上坟烧纸的大伯和弟弟捎带几篮……而母亲每次和我去大伯家,没什么贵重的礼物,除了一筐萝卜还是一筐萝卜……因为时间的关系,萝卜到春夏的节令多数失去了水分,即使埋在土里照样蔫头耷脑……我暗暗发誓,将来长大了要让母亲天天过上吃苹果的日子。中途还有一个想法,不只大伯和大妈一味地送我们,我们也要收获自己的苹果,用来礼让他们,直至春节一大家人团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分享。”   他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眼里已经储满了泪水。   “会的,现在不是实现了吗?如果不够,把我的全部苹果也回敬给你的大伯和大妈!”我来了精神,态度也转变了一百八十度。   “迟了……母亲几年前随父亲而去,紧接着大伯大妈就给他们做伴了,而今上坟烧纸的是弟弟和他的儿子。我亲自栽好并采摘,可惜他们却等不到了……”他的自责和忏悔让屏幕照得一览无余。   “别这样,不是还有你弟弟和他的儿子吗?父母留不住,可他们是你的希望和盼头啊!”明知道安慰无力,还是徒劳地故犯。   “知道我此刻怎么有和你聊天的时间呢?”他的脸继而恢复了平静,笑对着我,仿佛我是他红透绝顶的苹果。   “我的工作不允许我歇息,再忙也不忘种菜,而我为什么要把我的心思说给你听呢?一是你相信我,二是我对你说的有价值。我深知没有看错你,你进菜地的第一个晚上,就偷了一万多金币,世界上有一种惰性的人,不管天上掉多少馅饼,也不会弯腰费时费力去捡拾。好奇心促使我进了你的空间,你的文字朴实得就像这片菜地的果实,红似火,黄似霞、绿茵茵、兰盈盈,直震惊到我的身心。从你的叙述中得知,你的家庭以前残缺不全,今日又重新组合,不论怎么说,只要能安逸自由地上网,总算是苦尽甘来。”   “这一切的幸福应该感谢改革开放,感谢六十周年的巨变,否则没有我的今天……”我悠然地说。   “也没有我今日的辉煌!”他补充道。   “是网络打开了我们彼此的心结,是菜地圆了我们大家的梦想!”我心头不由涌起一股感动。   “离开土地几十年了,这阵抡起锄头感觉特别卖力,我似乎回到了单纯无邪且又苦难重重的年月……我每天出去什么都能割舍,唯有菜地……它大概是我一生的伤痛。”他歪着头,竟然摸索打火机燃烟了。   “兴奋点,别影响我的心情,我们还拥有身边的亲人,怎能消极低沉呢!”我又忿忿地朝他翻白眼了。   “哈哈,上当了,回头看看你丢了什么?”他滑稽地笑了。   “只顾和你谝,我的菜都被大家偷完了,赶紧动手,准备以牙还牙……”我气呼呼地关闭了视频。 武汉看羊癫疯哪家好甘肃羊羔疯治疗的医院怎么治疗癫痫效果会比较好成都癫痫病医院排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