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依依东望 空城犹在_1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随笔散文
摘要:依依东望,望的不是成就。依依东望,望的就是毕其一生,依依东望,望的是时间,是人心……    陇上西县,城楼空立。   你携壮志而来,要做忠志之士,一破孔明神话。   八日一千二百里昼夜兼程,你找到了那四个字,依依东望。   城上传来的那首《梁甫吟》中,你听到了,他身后是一座空城。   依依东望,   你望的是毕其一生的抱负!   望的是毕其一生的荣耀!   望的是毕其一生最大的成就!   空城犹在,   你终于可以一展宏图,施展抱负。   千古留名,万世流芳,近在咫尺。   可孔明问到,你杀了孔明,然后呢?   狡兔死,走狗烹。   魏少主多疑,曹宗亲嫉才。   你身后,未央宫中,罗网已经布下。   只待你杀了孔明,便再无可用之地。   曹氏宗族便可以再无顾虑地除了这个雄才震主的人。   你犹豫,你的抱负是匡扶大魏,此刻为魏除去孔明,蜀汉再无可虑之处。   你拿起刀,偏你孔明忠义?   我司马懿也是峥嵘男儿,舍生取义,我也能做得。   死了又如何?至少我对得起曹丕,我对得起曹睿,我对得起大魏!   只需一刀,只需进城,   便望见了你毕其一生的抱负、荣耀、成就和留芳百世。   便望见了你的名垂千古,一将功成。   便望见了你足以留名青史那充实而又辉煌的一生。      孔明(番外)   我知道,西城是座空城。   城外的仲达,也应该知道,这座西城是空城。   可一方是城外的十五万魏军,一方是三郡的万千百姓,   我只能,空守这座空城。   因为,我的身后,还飘荡着“克复中原”的大旗。   与孟达书中,我写下了“依依东望”,   依依东望,   我望见了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望见了为匡扶汉室的夙夜忧叹,   望见了对先主刘备的承诺和一生的忠心耿耿。   空城犹在,   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   不使内有余帛,外有赢财,以负陛下。   我身本布衣,若再回南阳老家,躬耕乐道,   这便是我毕其一生的抱负与成就。   都说一生之敌必是知音,   在我琴下这曲《梁甫吟》中,你可听懂,你可听见自己初入仕时的那句“实为保我司马一家之安康”的承诺?   一句“那你儿子呢”,你放下手中刀,哭着跪下。   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   你的最后一哭,哭的是不甘,哭的是这蹉跎的命运,哭的是这命运还是将心中那个阴暗的自己给逼了出来。   虽有一身的才能,满腔的抱负,   想着做个天下为公的忠臣,却不甘落得个鸟尽弓藏的下场,   为了家人,你不得不选择隐忍,苟全性命于乱世。   看看你身边的那只心猿意马,也该长大了吧?      杨修(番外)   我是杨修,我有着建安文人风骨,   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对我来说已是过眼云烟。   月旦评上,我指点江山,品评万家,   “阁下与王粲诸君,可坐于廊庑之间矣”。   法场对质、绝妙好辞,   一盒酥,臣已解。   聪明杨德祖,世代继簪缨,   世人眼中的肆意潇洒又才华横溢,又岂是我的初心?   我雄心所追求的,不是“杨公子才思快我三十里”的赞誉,   而是借着建安才子的志向,敏锐和赤诚,   换来自己毕其一生的流芳百世,成为造就历史的英雄。   为了这个毕其一生,   我曾在洛水码头手沾鲜血痛哭过,   哭自己为了自家利益而陷害别人,   哭自己在命运面前没有选择的无奈,   哭自己在绝对权威面前想要活命往上走而被迫放弃所学圣贤时的痛苦。   为了这个毕其一生,   我愿作一枚小小的也可有大作为的棋子,为的是,我离自己的本心越来越近了。   为了这个毕其一生,   我承诺,若司空当真能还天下以太平,   修愿精卫填海,以肉身投馁虎。   依依东望,   我望见了自己燃烧生命的自我感动,   望见了飞蛾扑火的渴望和肉身饲虎的自命不凡,   望见了“前路坎坷,更要放手一搏”。   空城犹在,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随着那句“孤要借你一物以安军心”,我成了一枚可笑的政治殉葬品。   法场上,我向仲达你问道,   “我在那边等你,若你能忍到最后,来告诉我,此时走,与那时走,有何分别?”      太傅(番外)   我已老迈昏聩、时日无多,   陪伴我的,只有心猿意马。   我曾经压断过我自己的双腿。我说过,我要是再站起来,要跑过所有的人。   我跑过了武帝,也跑过了文帝,但,我总是跑不过我自己心里的恐惧。   我跑到了新城,看见孔明给孟达写的信,   我在里面找到了四个字,依依东望。   为了平复这个恐惧,为了依依东望这四个字,   我有过疾征孟达、忍辱受衣,也有过上方谷大雨、高平陵夺权,   我喊出了“若生铸剑为犁之心,需有平复刀剑之力”的豪言壮语。   因为,我曾乃别人手中刀,我羡慕孔明,既是刀,又是执刀之人。   毕其一生,我终于成了执刀之人,换来了一国军政尽在我手,不用世人瞧得起我。   依依东望,   我望见了自己与子桓向洛水击掌盟誓的历历,   望见了五丈原秋风一曲《梁甫吟》中,自己与孔明对弈的种种。   望见了明帝曹睿在我背上时说出的那句“爹,你给我的江山守不住了”的无奈与不甘。   望见了曹爽三岁幼子被缚刑场时的满脸笑容。   空城犹在,   被曹爽三族鲜血染红的那枝桃花已逐渐干枯,   被我称做老哥哥的征东将军王凌船头转身那句“切莫食言”仍言犹在耳,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的童谣依旧响起。   那只心猿意马已经长大,但我却要将它放入洛水之中。   依依东望,空城犹在,   我告诉自己,告诉孔明,告诉杨修,   依依东望,望的不是成就。   依依东望,望的就是毕其一生,   依依东望,望的是时间,是人心…… 西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睡眠性癫痫好治疗吗得了癫痫病怎么治疗好郑州癫痫病的早期症状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