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桃源】爱在梦醒时分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抒情散文
   一   雨,一直在下。从昨晚到今晨,一直没停过。   芳,一夜没睡,满脸倦容。她裹紧睡袍踱步到窗前,目光无焦点地望向远处。此刻,她的心情和窗外的雨一样凄冷。   昨天晚上,05届同学微信群里加进来了一个名叫“如果”的人。由于没有修改群名片,芳不知道那人是谁,也没特别在意。后来,那人发了一条语音,她随手点开,一听,心差点没从肚子里蹦出来。是文!文!   芳和文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是同学。二年级的时候,芳懵懵懂懂喜欢上了文。那时的喜欢很单纯,只因与文是同桌,文对她很照顾,还耐心地给她讲数学题。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懵懂的情愫渐渐变得深沉而苦涩。因为,文和敏是班上的尖子生,他们在一起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天生一对,芳不过是众多暗恋文的女生之一,根本不值一提。   多年来,芳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心事,她开朗热情,与文像哥们一样相处。高考,文和敏十分遗憾的双双落榜。至于原因,敏是因为父母闹离婚而受了影响,文则是因为敏。芳成绩平平,自然也没考上。   如果文当年没有落榜,落榜但没有和芳一样选择复读,那么他们之间就不会有后来的情感纠葛,芳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可是人生没有如果,一切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像是命中注定一般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十年了,关于他的消息都是道听途说,他真正过得怎么样,芳无从知晓。芳一直希望能有那么一个机会,一个自然而然的机会,可以静下来与他说说心里话。她想问问他这些年过得好不好,问问他是如何看待他们之间那段过往,问问他会不会偶尔想起她……   然而,芳没有加他微信,就连在群里也没有与他搭腔。她只是默默地进入他的朋友圈,翻看他的动态,可惜非好友只能浏览十条。在仅有的十条动态中,有九条是转发的,唯有一条是他写的,内容是:“努力寻找一个理由,说服自己这颗凌乱的心……”看着这句话,芳的心紧紧地揪着,又苦又涩。   芳就这样沉浸在种种过往中失眠了一整夜,尽管屋里开着暖气,她仍觉得很冷,从手脚一直冷到心底,冷到骨髓。   莹莹打电话来的时候,芳正站在窗前发呆。   “芳,文加到同学群了,你看见了吗?”   芳淡淡地说:“看见了。”   “真是稀罕呵,他连你们04届同学群都没加,居然加到我们05届了。对了,你和他聊什么了吗?”   “没有啊,我又没有加他,他也没有加我。”芳的语气仍旧淡淡的。   “哦……”莹莹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试着问:“你想加他,可又不敢,是吗?”   “这……”芳本想否认,却迟疑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莹莹忽然就急了,竟滔滔不绝地骂了起来:“不是我说你,你也太纠结了,这么多年你始终忘不了他,不就是因为不甘心吗?你不就是想要个答案,要个解释吗?这有什么难的?只要你想,你有一千种方法拿到他的联系方式,只要你想,你随时可以向他问个究竟,可你呢,硬是不肯迈出那一步,白白苦了自己这么多年!”   芳被骂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沉默良久终于开口:“莹莹,我和他之间是怎么回事你最清楚。如果我能像你说的那样,我就不是我了。十年前,我就是因为纠结,因为要强,在关键时刻赌气,亲手把他推给了别人,现在我有什么立场去向他讨说法要解释?何况一切都早已尘埃落定,就算问出个所以然,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平添伤感悔恨罢了。”   莹莹沉吟了一会,再说话时语气温和了许多,“芳,我理解你的心情,刚才我是一时情急才说的那些话,你别介意别难过,关于你和文,还是那句,一切顺其自然吧。”   芳勉强笑笑,“嗯,一切顺其自然。”      二   高远回到家时,雨已经停了。他昨日去郊区工地催款,不太顺利,就耗上了一夜,今天下午才回来。他进家门时,芳还卷缩在被窝里半梦半醒。   “这雨总算是停了。芳,芳……”   高远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山谷里传来,听不太真切,芳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应,忽然一个庞然大物重重的压在自己身上,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她挣扎着醒了,才知是高远。高远双手紧紧搂着她,腿重重搭在她的腿上,装出一副睡得很沉的样子,一动不动。   “嘿,装什么装,起开,重得跟猪似的,你压疼我了!”芳一边嗔怪,一边用力推着。   高远嘻嘻笑了起来,“你不是一向很喜欢我这样压着吗?怎么这会儿嫌我重了?还压疼你了,切,装什么娇弱,在我的印象中,你可是特别抗压的哦,来嘛,让我好好压一压,嘿嘿……”   “你干嘛啊,大白天的!我要起来洗衣服了!你松手!”芳吼道。   “大白天怎么了,又不是没有在大白天来过。”高远说什么也不松手,反更来劲了,“你这是故意刺激我知道不……”   高远毕竟身强力壮,芳哪能拗得过他,终是听天由命顺其自然了。   看着沉沉睡去的高远,芳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这个朝夕相处了十年的男人,她两个孩子的父亲,无论身材相貌能力究竟哪里不如文了,为什么她始终无法全心全意去爱,一有情绪就生出厌弃感,对文的思念更是像草一样疯长?   理智告诉芳,她这样是不对的,可感情这东西从来就不受理性控制啊!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努力压抑着,小心隐藏着,日子过得倒也平静,可总有那么些个时候,灵魂的漂移让她看不见眼前的幸福,心像被掏空了一般毫无着落,整个人犹如被困在一座杳无人烟的荒城,那是一种让人绝望的孤独,无助,凄凉……   “努力寻找一个理由,说服自己这颗凌乱的心……”芳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从同学群里找出文并进入他的朋友圈,就这样呆呆地久久地看着这唯一一条动态,直到泪流满面……   不知过了多久,芳终于从她的“荒城”里走了出来。她起来洗衣,做饭,一切如常。高远闻着饭香醒来,然后穿好衣服走到餐桌前坐下,接着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饭后,芳洗碗,高远玩电脑。   天早已黑尽,又冷,自是不宜出门的了。芳忽然很想孩子,就往家里打了电话,与八岁的女儿和五岁的儿子分别聊了下,然后又开始漫无目地翻着手机,不知该做什么好。   正当她百无聊赖时,同学群里有人提出过年在锦城开十周年同学会,且很快得到了大家的积极回应,就连文也表示积极参加。芳十分意外,因为去年04届的十周年同学会,文就没有参加。当时她想,也许他真的没时间,也许他是怕尴尬不愿面对,也许是敏不让他去。   敏,那场爱情角逐最终的胜利者,芳这辈子最讨厌的女人。可就在去年的同学会上,芳竟与敏相谈甚欢,两人喝多了后还在洗手间里互诉衷肠,说什么曾经多年的姐妹,因为误会闹了许多不愉快,说着一起抱头痛哭,又说什么也曾恨过,但都已经过去了,不提了,以后还是好朋友,最后两人竟戏剧性的一笑泯恩仇了。   每每想起那日那情景,芳都觉得可笑之极。她怎么可能真与敏一笑泯恩仇?两人都不过是在演戏,以表现自己的大度罢了。就算她们真的谁也不再恨谁,也绝不可能真心把对方当朋友,两人顶多算是普通同学而已。   05届的同学会,敏自是不会参加的。当年高考,贵州癫痫医院敏虽然也没能考上,但当时她的父母正在闹离婚,家里鸡犬不宁,她根本没有心思复读,就自然而然地荒废了。没有复读,与05届的人就不熟,来也是外人,顶多算是家属。可偏有人定了规矩,谁也不许带家属。   这规矩真好!芳不由的这样想。      三伊春癫痫病要检查哪些   同学会定在了腊月二十五,芳和高远在腊月二十三从春城回老家接上两个孩子,然后在腊月二十四的晚上赶到了锦城。   锦城是芳土生土长的地方,能在锦城过春节对芳来说实在太幸福了。毕竟,自己的父母才最亲。何况,这里还有那么多熟悉的同学和朋友。比如莹莹,就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当然,最重要的是,锦城有她曾经疯狂爱过,至今难以忘记的人——文。尽管不是每次回到锦城都能听到一些关于他的消息,但知道他在,心就莫名感到欢喜。   同学会这天上午,芳到理发店精心做了头发。其实,她的头发发质很好,带了点自然卷,简单打理一下就显得既时尚又漂亮。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生得早,身材恢复得很完美,外加她很会穿衣打扮,浑身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韵味。莹莹见到她时,就首先从头到脚赞美了一番。   同学会地点在滨江路旁的一家大型酒店。下午,同学们陆续到来。到了的人都在酒店的棋牌室打发时间,也没什么特别的节目,不过是喝茶聊天打麻将之类的。   芳和莹莹一到,就与一堆女同学相互打趣玩笑了起来。芳一边说笑,一边用两眼的余光瞥见了麻将桌上的文。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俊朗,只是比以前更瘦了。这是芳瞥见文时的第一感觉,其中包含着几多心酸,几多心疼,只有她自己明白。   十年未见,再见亦如当年那般心跳剧烈,欣喜如狂。芳在这一刻清楚的认识到,原来她已爱他如此之深。她多想立即冲过去,紧紧抱住他,对他说:“亲爱的,我好想你!”可是,她不能。她努力山西哪家治癫痫平复着情绪,以一种自然而然的方式朝文那边走去。   “嗨,谁赢了?”芳似乎是在对麻将桌子说话。   “哟,芳儿姐姐来了!”其中一个男同学说。   “我今天手气不好,要不让你打?”男同学说。   “那你让啊。”文似乎是在开玩笑,但也像是别有用心。   那男同学果然让位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哦。”芳笑着顺势坐到了文的对面。   整个下午,芳就与文同桌打麻将,期间说说笑笑自然得让她恍惚觉得回到了读书时代。   那时,每当有同学过生日,大伙就会聚在一起吃喝玩乐,尽情疯闹。与现在不同的是,那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各自怀着小心思,你喜欢我,我喜欢他,却又不好意思表露出来。若是有人起哄,拿谁谁谁开玩笑,无论男生女生,脸都会迅速红成个大苹果。那种差涩而又甜蜜的感觉,真真是回味无穷。反观现在,大多数人都已成了家,不是娃儿他爹,就是娃儿他妈,谁还对谁念念不忘?   曾经的姑娘小伙如今都是大人了,玩笑怎么开也不会有人脸红了,那种羞涩而又甜蜜的感觉自是再也找不回的了。想到这,芳抬眼看向对面的文,不想文也正在看她。目光相交的那一瞬间,他们谁也没有刻意回避,文更是薄唇轻轻一勾,露出一抹浅浅的迷人的微笑。尽管那微笑稍纵即逝,芳仍感觉似有一股电流打在身上,心也随之一颤,那微笑更是牢牢定格在了她的脑中,久久挥之不去。芳暗自好笑,笑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竟还对他这般痴迷。   晚餐时,白酒红酒啤酒摆了一桌。芳酒量很差,喝一点就浑身发烫,满面通红。她真恨自己没用,不能借着酒性与文多喝几杯。晚餐结束后,众人呼拉拉地转至了下一场——KTV。   每次进KTV,芳必点叶倩文的《曾经心痛》,今晚更是倾情献唱,希望能通过哀婉的歌声向文诉说她内心的委屈和悲伤。她唱得很投入,甚至情不自禁地落下泪来。好在灯光幽暗,谁也不会注意到她,她可以一边唱歌,一边关注文。   文不是个爱玩闹的人,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一角,抽烟,喝茶,看别人玩,听别人唱。他看上去是那么孤独忧郁,可当有人找他喝酒时,他会笑得很阳光,酒也喝得很爽快。芳远远地看着文,心情十分复杂。      四   “你怎么不点歌唱?”芳终于鼓起勇气走到文身边,故作随意地问道。   文冲她微微一笑,“我不会唱歌,你又不是不知道。”   文细柔的语声和温润的目光让芳不禁心头一暖。是啊,他不会唱歌,她不是不知道。她只是随口找个话题而已。   “是哦,你是从来不唱歌的……”芳说着坐到了文身边。   “我五音不全嘛。”文自嘲地笑笑。   芳也笑了笑,“十年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样子、性格、说话的语气,都一样,只是更瘦了。”   “你也一点没变,只是比以前胖了些。”   芳最讨厌别人说她胖,文这么一说,正好触碰到她最敏感的神经。她本能地重重一锤狠狠打在他的肩上。   文“啊”的一声叫唤,“下手真重……”   “谁让你说我胖!”芳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文见她这可爱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又十分讨好的说:“是我错了,我该打,其实你不算胖啦……”   简单的几句话,却让芳心里甜丝丝的,几乎将多年的苦楚通通忘得一干二净。此刻,她只想和他这样坐在一起,哪怕只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话,心也快乐无比。   由于包间很吵,两人说话时必须靠得很近,有时还需凑到对方耳边。这样的亲密举动在这样的环境下再正常不过了,根本不会有谁注意,因为大家都是如此。这正是芳一直想要的机会,自然而然的机会!   “文,这些年你有没有偶尔想起过我?”芳终于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   文没有立即回答芳的问题,而是陷入了沉思。良久,用一种很内疚的眼神看着她,缓缓地说:“芳,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你。十年前的那个雨夜,我虽然喝得很醉,但我心里是明白的,明白你其实是在赌气,不是真心赶我走。可我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你说湖北癫痫病医院在哪,我走了,我去找敏了。你知道吗,当时我真的很纠结,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我既放不下她,又舍不得你。虽然你我没有正式在一起过,但一直以来我们的关系都很好,尤其在我知道了你对我的心思后,我才忽然意识到,原来我心里也是有你的。还有后来发生的一切,也都是自然而然的……” 共 833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