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爱的等待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拎着一只鸡和一大袋青菜,高高兴兴刚刚踏进门的丈夫,被眼前的情景吓蒙了,妻子脸上挂满冰霜,抱着睡熟的儿子,端坐在沙发上怒视自己。他一头雾水不知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小心翼翼走到妻子面前,从头到脚仔细查看。突然,脑子里“嗡”的一巨声,霎时间一片空白,心里暗自叫苦:“完了,全完了。”随着额头冷汗的冒出,无尽的懊悔顿时让他浑身疲软,瘫坐在了沙发上。妻子脚下,红色拖鞋踩着的是一个陌生牌子的避孕套空盒子。这个避孕套空盒子像一颗炸弹,给他惹了大祸。   女人名字叫琴,皮肤白皙,眉清目秀,长相俊美,品行端正,和丈夫结婚三年,过着平淡满足的日子,眼下在一所建筑设计院的文案室工作,口碑良好,同事们都很喜欢她。琴虽然性情有点浪漫,但从未做过对不起丈夫、对不起家庭的事情。   琴的离婚,就是因为丈夫的这一次出轨。   由于结婚晚,三十岁才怀孕的琴和丈夫特别在乎这个迟来的小生命,为了安全生产,琴在临产的前三个月就休了产假,开始在家保胎。鉴于丈夫是做企业营销工作的,平时太忙,经常加班加点、喝酒应酬,出差也是习以为常的事。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工作,恰巧娘家母亲刚刚退休,赋闲在家,琴就回到了娘家保胎,让母亲照料自己。   琴自己的小家和娘家虽然在同一个城市里,但娘家在城市的最东头,她的小家在城市的最西头,来回一趟坐公交车得两个多小时,所以,平时丈夫一个人在家,周末才去岳母家看望琴。   几个月后,琴的大肚子很争气,顺顺利利地在市妇幼保健医院生出了一个大胖小子。全家人喜笑颜开,特别是琴的丈夫,更是对老婆感激有加,并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自己远在老家的父母。   在娘家住到孩子满月后,琴本想带着孩子回家,但又考虑到回到自己小家后,没有人帮忙照顾孩子,自己身体又因为生产时大出血很虚弱,尚未恢复元气。母亲也因为还要照顾上班的父亲,不能跟上女儿去照顾他们母子,所以,琴就继续留在了娘家。好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母子身体都养得不错,琴的脸色渐渐地红润了起来。   这一住就是半年,在这期间,因为不方便,琴和丈夫的夫妻生活基本上是缺憾的,只有在父亲上班,母亲买菜出去,孩子睡着觉的短暂时刻,急慌慌地进行过四五次。琴因为全身心都在孩子身上,对于夫妻之事,一改怀孕前的旺盛,又因为太劳累,雌激素没有调整过来,性激情退化了许多,把夫妻床笫之欢看得淡多了。   孩子半岁了,琴的身体也调养得不错,该回家了,丈夫开车来接上琴和儿子回到了自己的小家。   一切过得都好,丈夫去上班,琴在家照顾孩子,一心一意料理家务,按时按点做好饭等丈夫回来吃,琴感到很是知足和惬意。娘家虽然好,可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了,现在有丈夫有儿子陪伴自己,住的三房两厅是夫家出了首期,自己和丈夫辛辛苦苦工作挣钱按揭供下来的,房子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那么干净整洁。因为有爱,这个家在琴眼里就像五星级酒店里总统套房一样豪华阔气。她沉浸在自己小家庭的幸福之中,心安理得地过着居家主妇的舒缓日子,别无他求。她知道,作为女人,内心的平安才是幸福,才是永远。   丈夫毕竟是男人,这半年多,琴没在家的时候,虽然也抽空打扫打扫房间卫生,但周末多数情况下要去看望妻儿,所以,尽管在妻子回来前,丈夫经过精心收拾打理,已经打扫了家里的表面卫生,琴还是决定要对这个家做一个认认真真、彻彻底底地大扫除。   她每天除了照顾孩子,在孩子睡觉的空隙里,把家里床上的被单,衣柜里的衣服、家什拆洗的拆洗,清理的清理,需要晒太阳的拿出去晒太阳,不要的立马扔掉。很快,一个干净明亮、温馨舒心的家就展现在了琴的眼前。她站在阳台的窗前,温暖的阳光洒满一身,天是那样的蓝,白云是那样的纯洁,她的心是那样的愉快透亮。   这天,她趴在床底下扫地,意外地发现了一个避孕套的空盒子,这是她在家时从来没有用过的避孕套牌子,自然,外盒的颜色图案也是没有见过的,并且是一个掏空了的盒子。   怎么回事?一个不好的念头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紧接着一万个问号像毒箭射向她的心脏,她的心顿时掉进了万丈深渊,迷雾重重中钻心地痛,对丈夫这半年在家的表现产生了排山倒海般的疑问。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丈夫吓慌了,不明白自己仔仔细细清扫过的“战场”,怎么还能留下“罪证”?   单纯得像透明胶一样,只和丈夫有床上夫妻行为的琴,哪里能接受眼前残酷无情的事实,她悲伤得没有一句话,也没有一滴眼泪。   晚上,丈夫断断续续向琴坦白交代,说因为耐不住生理需求,他和自己单位的女同事酒后出了轨,后来来家里过了两次夜。并告诉她,女同事比他大三岁,纯属发泄性欲,绝对不是感情,而且也和女同事说好,妻子回来后再也不来往了。   琴的脑子已经胀大了,哪里能听进去丈夫的荒唐解释,哪里能忍受这样的情感背叛,一气之下她带着小孩又回到了娘家。   很快,丈夫的电子邮箱里收到了琴的《离婚协议书》,儿子还太小,丈夫坚决不离,并给琴的电子邮箱里回发了“悔罪书”、“保证书”,但琴就是无动于衷,看见他的所有东西都感到恶心和肮脏,铁了心要离。丈夫理解妻子的性格,平时看着柔柔弱弱的琴,关键问题上很有自己的主见,并且说到做到。想到是自己背叛了家庭,背叛了妻儿,辜负了琴的一片痴情,自知理亏,也是无可奈何,只好自作自受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接下来是半年的夫妻分居生活。   孩子一岁多,他们正式去街道居委会办理了离婚手续,孩子尚小,按照规定只能归母亲琴抚养,由丈夫按月出抚养费。   离婚后,丈夫自觉无脸见人,悄悄地辞掉了当地的工作,到了一个大家不知道的地方发展去了。   就这样,离婚后的琴在娘家一住又是五年。孩子两岁时,由母亲照看,她找到了现在的这份工作,一心一意工作挣钱,抚养着孩子。   琴决定不再嫁人了,不再相信男人了,第一次婚姻的失败,使她从一位年轻善美的妻子无缘无故变成了婚姻情感的受害者。她现在一心一意带孩子,母子相依为命,也没有什么孤单的。   老母亲看着琴形只影单,一个人带孩子,显得孤苦伶仃。想到女儿还年轻,容貌依然漂亮,多次拜托亲朋好友给女儿物色对象,但琴就是不配合,挑三拣四闹别扭。所以,离婚五年来,尽管各种场合见了好几个男人,但琴对他们一个都没有动过心,她不是不喜欢他们,而是对男人没有欲望,不感兴趣,丈夫的所作所为实在伤透了她的心,她已经没有激情再相信什么所谓的“爱情”了。   琴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对任何男人有什么好感了,慢慢地她想开了,也不找了,如果找一个对儿子不好的男人,还不如自己和儿子过。   一旦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可斗转星移,世事难料,命中注定,她这辈子要遇到第二个男人,并对这个男人一见钟情。      二   这年盛夏,琴的表妹夏美约了她,一同参加旅游团去桂林游玩。   桂林的山水实在太美了,连风儿都饱含着柔情,百花绽放着妩媚。琴和团友们像林中活泼的鸟儿,完全沉浸在快乐的游山玩水之中。上天安排的缘分就在这次不经意的旅行中向琴展开了灿烂的笑脸。   奇迹出现在旅行车到达桂林的第二天。晚饭后,大家一起去观看山下夜景,在一个比较陡峭的山路台阶上,琴不小心滑了一跤,差点滚下山去,说时迟,那时快,一只男人的大手飞快地拽住了她,她才幸免于难。站稳以后,她缓过神来,满怀感激地朝这位团友连连表示感谢。   只见这位男性团友温文尔雅地说:“不用,不用谢。”就各走各的路了。   回到宾馆,表妹热情地把她的男同学张志勇介绍给琴,说他是自己上大学时的同系男同学,受约一家三口也出来旅游度假,他们同住在一个酒店同一层的隔壁。   琴一看见这位张志勇,心跳就加快了,激动地无法自已,因为面前这位表妹的同学正是今天山路上救了她的那个男人,琴忙不迭地地再一次表示感谢:“谢谢!谢谢您在山上救了我。”   握手时,当琴的手触及到张志勇的手时,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一阵剧烈的反应,好像触电一样,心狂跳,血狂流,意乱情迷,心底有湿湿的甜甜的味道掠过。继而雌激素膨胀,心旗摇曳,出现了妙曼的愉悦感。   只见张志勇的眼神也怔住了片刻,目光闪着亮,快速地在别人难以察觉中把她全身扫了一眼,而又怔怔地凝望着她说:“不用谢,都是举手之劳。”   琴的心一阵颤抖欣喜,他的神情,他的味道,他的声音让她的心砰然一动,心花怒放,激情荡漾,顷刻间走进了诗情画意、魂牵梦绕的境地。她瞬间爱上了他,她断定这是她今生唯一一次真正让她心动的男人。   几个小时后,他们不用外界力量,心照不宣,眉目传情,无声语言,美妙绝伦。张志勇的豁达敞亮、健谈自信、高大伟岸吸引了她,她的高挑清纯、温婉多情也让他沉迷无语,顿感依恋。   一见钟情就这样在淬不及防、意料不及中发生了。遇到了对的试剂,瞬间起了化学反应。这是上天的安排,琴不可抗拒地陷入了情网。   匆匆几天相伴游览,琴好像梦游仙境,桂林山水甲天下,比不上她心中的那方蓝天、那片红云。她觉得这就是缘分的魔力,五年情感中寂寞空寥的田野上终于天降神兵飞来了一个异性,诱出了她一个离婚女人生命里的一片绿洲。   每个女人都是水做的,每个女人的心灵里都有类似纯情少女的恋爱情结,这种恋爱情结随着年龄增大会越来越厉害,并贯穿一生。   在点点滴滴的交往了解中,让琴愉快中有点伤感的是自己是单身,而这位自己心仪的男人却有家有妻有女儿有事业,尽管如此,琴还是开心的,因为她感到自己的心扉随着遇到张志勇的一瞬间而向所有的异性打开了,她那已经对“爱情”死去的心蠢蠢欲动了,几乎像高原雪山一样被冰封了的心火慢慢复燃了。因为在见到张志勇前的一分钟,她的心都是寒凉的,她以为丈夫背叛、伤害了自己,自己这辈子绝对不会再对任何男人动心了,也没有任何男人值得她爱了。   旅游团分别时,张志勇给琴只简单客气地留下了一张名片,上面有他的姓名、职务和手机号码。   他并没有要琴的电话号码,琴在矜持中也没有给他留自己的电话号码。潜意识里,面对他钢铁一样厚实的家庭,她在心理上有障碍,无法逾越一道看不见的鸿沟。   她从名片上知道了他的名字,知道了他在邻近城市里的一家大型婚庆公司任副总,主要负责财务部门的工作,并从表妹口中得知他比自己大四岁,有职有权,生活富裕,家庭幸福。   女人的心,海底针,说也说不清楚。对于女人的爱情,粗犷的男人不一定看得懂,就像桂林的山水一样雾雾蒙蒙中魂牵梦萦,清新诱人,气象万千,神鬼莫测,内藏乾坤。   恍然如梦,一切爱情圣境随着旅游结束转眼即逝。   回家后的琴仿佛变了一个人,恍如隔世,她的心里有了一个人,这个人像一棵树一样生长在了她情感的田野里。她猛然醒悟,自己以前白活了,和丈夫青春校园的恋爱就像白开水一样清澈透明,几年的情感生活也是一片空白。她开始夜以继日地思念张志勇,但却不愿意冒险去联系他。她觉得这份不期而遇的情感太陌生太荒唐了,但她无法从心里把他赶走。   琴的内心纠结着,思念着。   半年后的一个傍晚,琴终于忍受不了对张志勇撕心裂肺的思念和煎熬,突破了重重心理防线,给他打了电话,可惜电话那头是停机。她开始焦急,每天都打电话,每天都是停机。   终于有一天,她在商场买东西时遇到了表妹夏美,琴赶紧拐弯抹角地问起了她的老同学张志勇,夏美叹了口气说:“唉!他犯事了,可能要判刑呢”。   “为什么?”她的心被猛地揪了起来。   “犯法了呗。倒霉蛋!真看不出来,像他那么一个学识渊博、精明能干的财务高层管理者,竟然做出了那样傻的事,为了哥儿们的情谊,擅自挪用公款,被自己开皮包公司的发小骗走了公司的巨额借款,那位发小还不上借款就潜逃了,找不到了,公司出纳发现后,汇报给了公司第一把手,老总马上报了案,把他告上了法庭。”   “唉,他现在在哪?我们,能见一见他吗?”琴表面装得镇定自若,若无其事,像在随意聊天,其实内心却翻江倒海苦不堪言,语气有点可怜巴巴地问表妹。   “见他?我才不想见他呢!”夏美不屑一顾地说。   琴再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又几个月过去了,琴在内心痛苦地等待中无法说服自己“放下”这份情缘,忘却这个曾经拨动过自己心弦的男人。她又给表妹去电话,希望能了解到他的情况。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咋样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呢?癫痫病的危害大吗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