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寄情外乡桥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心的句子
摘要:一座曾经魂牵梦绕的桥,一座几十年没有见到的桥,一座曾经带来快乐悦情的桥,在一次父母的搬迁租居中,又相遇重逢,陌生、亲切、熟悉、复杂的感觉,都在桥上,这座外乡桥成了我情感的又一寄托。 一   半生漂泊走过了不少桥,大多都已忘记。只有这座桥,时隔多年,又在父母的搬迁流离中,不期而遇,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还是聚散离合常有时,陌生又熟悉,内心透着一种久违的亲切,它就是连接济南与泰安两地的界首桥。   乡下的老家与济南毗邻,界首桥因长清区万德镇界首村而得名,老家距界首桥有七八里地的路程。   这是一座普通的单孔石拱桥,坐落在村中央,南北走向,横跨在二十余米宽的东西河面上,桥体全部用石料建成。桥两侧是一米来高的石栏杆,桥面不是很宽,能容两辆相向而过的轿车。这桥至于哪年建造,实没有考证,与这桥结缘,算来也有近五十年了。   虽不属同一个地市,但两村相距不远,中间隔着一个村子,界首村每五天一个集,老家人是经常去赶集的,界首桥把集市分成南北两块。   老家周围村落因城市规划全部拆迁,大部分村民都搬到了界首村,父母也是来到这里临时安了家,正是这次安家,才有了重温界首桥的机会,父母租住的平房的南邻,便是令人难忘的这座桥了。   背井离乡这个词,如今有了局限性。井,在何处?李白曾经写过“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的相思之苦,井,是一个可以对着吟唱抒怀的实物。而今,井藏在农家的小院子里,好像见得也不多了,楼上的自来水,已经不具备“井”的功能了。想想,唯有桥还存在,于是,桥也就成了寄托乡情的载体了。无论是家乡桥,还是外乡桥,只要你与桥有过交集,多少都会生出“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的“桥情”来。      二   五十年前初次见到的这座桥,虽和现在一样,但周围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那时的桥显得非常宏伟高大,桥南有一棵大槐树,桥下是干枯的,岸两侧只是些零星散布的细小的杨柳树,桥南北是稀稀落落的民房,大多是些草房,平时在街面上很少见到行人,显得十分荒凉。   说起难忘,还是从前的一些琐碎了。记得小时候经常随父亲赶界首集,那时闲逛凑热闹的多,买东西的少,市面要比现在大的多。现在的集市只是在桥北的一条街上,以前确是桥南桥北遍是拥挤的人群,在那物质贫乏的年代,只能买到维持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了,比较热闹的去处便是桥下的牲畜市,从东到西人畜相杂,熙熙攘攘,一眼望不到边的人嚎畜鸣。   记得那年杨柳吐绿的春天,五六岁的样子,跟着父亲去赶界首集买猪崽回家饲养。父亲牵着我的手,穿过桥南拥挤的人群,走过桥头,直接来到桥下的猪市,好奇顽皮的我,一手由父亲牵着前行,我的头像拨浪鼓前后左右的摇摆着,看这市面的稀奇,总感觉眼睛不够使的,全身关注,精力似乎没有放在与父亲的合拍上。   也许是父亲精力集中在挑选猪崽,不经意的松开了牵我的手,而我的专注的搜寻热闹,不知不觉的被另一只手继续牵着前行,等我回过神来,抬头看父亲时,惊得的我嗷的一声喊起来,那是长着一张完全不是父亲的脸,知道跟错了人,猛地抽出了那个陌生的粗手,抬腿往回跑了起来。   偌大的集市,不知去哪里寻父亲,只是站在桥下,一个个地扫描着那张熟悉的父亲的脸。幸亏不长的时间,父亲很快找到了我,似乎惊恐的脸上阴云密布。现回想起来,那时,要是落到一个人贩子手中,永远地离开家人,漂泊天涯,也许又是一个命运翻转的不同人生模样,这也是我忘不了的有惊无险的这座桥下的一段往事。   稍大一些,能帮家人干些活了,我和大哥曾饲养了多年的长毛兔,采掉的兔毛可以到供销社换钱,那时最近的能换钱的地方,便是界首供销社了。那些年几乎每隔一月就到界首卖兔毛,供销社就在桥南的十来米远的地方,逢来必看到这桥,临走时,哥俩必到桥上去观观风景。冬天没什么景致,只是到了下雪天,站在桥头四下观望,一片银白的世界,宽宽的干涸的河床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有时会看到桥下的几伙孩子们在打雪仗。弓形的桥上要高出民房很多,放眼望去,就像塞北的天外,低凹的茅草房被雪层层的包围着,仿佛不堪重负的行人,背着行囊驻足不前。   春暖花开的季节,驻足桥头,还是别有一番景致。桥下有些积水,没有成河,为数不多的鹅鸭还是在水洼里打着转游戏,两岸的树木已是绿意浓浓,顺河东向,沿着弯弯曲曲的河岸抬眼望去,不远处便是泰山西麓的桃花峪了,如果天气晴朗,郁郁葱葱的泰山山脉清晰可见。   夏天骄阳似火,桥上没人停留,桥面的热度,如果赤脚是灼热烫人的。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这时桥上最是热闹,乡民们从地里收获的玉米花生都抢着到桥上晾晒,这时桥上来来往往全是推车挑担的庄稼人,如果赶去桥上,假设没人的话,也会下腰趁机抓把落花生藏在衣兜里。   随后的日月,因不再养兔,也就很少来界首,自和父亲赶了那回集,印象中再没来赶过集。直到以后的上学参加工作,基本就和界首无缘了,这座桥也是一样,虽然梦中曾经的光顾,那毕竟是梦。   儿时的回忆因单纯没有太多东西的注入,格外清晰,好的,不好的,都是记忆里的成分,你不能剔除,但愿这样的记忆可以在我静心闲散的时候,时时袭来,那些过往的苦难画面尽可能回避,甚至过滤掉,给我一个充满意趣散发童趣的桥的温暖回忆。      三   正是这次的父母租居界首,才使我又一次见到了这久违的座桥。   几十年过去了,虽然只有几里之遥。这次见到的桥,比先前见到的桥要沧桑了许多。发现在这桥的紧邻的西侧又增加了一个简易的钢筋混凝土桥,而且成了主桥,我心目中的那拱形桥座桥,因弓形面碍于车辆行驶,已不走车辆了,只是少量的散步的人们偶尔穿行,它已失去了昔日的繁华,像一座雕塑,显示着曾经的厚重的历史。桥下曾经的牲畜市,也已被桃花峪山上常年流经的河水,冲刷的没了踪迹。   桥北的曾经的开阔的集市,现已是村民的林立的居所,多是二层小楼和砖瓦房,以前荒凉人稀的模样不见了。桥南的集市依然存在,发展至今,已是现代气息的城镇市场模样,也不曾见到当年的熙攘热闹的人群了。唯一可以让你感到亲切的,就是与这座已闲置的老桥毗邻,那颗古老的虬槐了,遮天蔽日的枝干,两楼抱不过来的腰身,树身镶了几圈的钢筋铁箍,老态龙钟的模样可见一斑,似乎在见证着这古老村子的历史,见证着南来北往的络绎不绝的外乡人。   周围的居家,除了集市的喧嚣以外,平常还是相安无事,村人们闲暇时,坐在桥头,聚在古老的槐树底下,乘凉喝茶,道不尽的天南海北。桥下河水淙淙,成群的鹅鸭拨掌戏水,河岸杨柳也长成参天大树,风起飘舞,水草茂密,还能在清澈的水里看到鱼儿的漫游,很是逍遥自在。夕阳西下,如果你站在桥头,举目望去,漫天金辉,洒满山巅及河面,微风荡起的涟漪,怒放着粼粼波光。   这不禁使我联想起了古人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象来。枯藤缠绕的老树的枝干上栖息着黄昏归巢的乌鸦,小桥下潺潺的流水映出飘荡着炊烟的几户人家。但这里却不是“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衰败荒凉,而是充满了悠闲和谐和富足了。时代变了,社会变得越来越美好,人们生活的恬静,出门在外的游子也没有断肠天涯的感慨了,古槐蔽日,小桥流水,夕阳西下,人们在桥边,在树下享受着生活带来的温馨和甜蜜。   我相信,有桥就有诗。常常是桥勾起了我记忆里的那些诗,有了生活的浓浓诗意。   作为外乡人的父母乡亲,来到这里快一年了,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地级市最偏远的村寨,邻里相互串门家常,互助互爱,和睦相处,一家亲,老母亲在这里也找到了家的味道,每逢回家看父母,总是在桥头胡同看见母亲与村人们拉家常,赶集逛店,桥上遇到熟人总是在桥上寒暄不尽。会摸鱼的大哥与父母在一块居住,夏日里,大哥经常到桥下的河水里抓好多花翅鱼,每逢回家,只要遇到,总要和大哥、父亲油炸一盘鱼,弄几个小菜,酒酌两杯,甚是逍遥快活。   人们待在家里也是一种生活,而篱笆为何要留出缝隙,人也需要透透风,邻里走动一下,带来的不是麻烦,而是消除隔阂与陌生。桥,充当了联系的载体,于是才有了人在桥上的情趣。即使你没有走上桥,而是在桥下,你也可以把桥和站在桥上的人当作你的风景,生活的情调就不会那么单调了。   这桥连着父老乡亲的深情厚谊,连着父老乡亲的绵绵的和谐、幸福和平安,这是一座连心桥啊。这座外乡桥曾经使我难以忘怀,桥的厚重,虬槐的古韵,河水的清澈,村民的淳朴,更使我对这座桥有了一份难以割舍的幽思情怀。      二0一七年九月十五日 武汉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正规武汉治疗癫痫医院哪些效果更明显西安治疗癫痫医院哪些效果更明显河南外伤癫痫能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