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忧郁的女人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外国文学
摘要:那一天晚上,妈妈并没有吃一点点晚餐,她一个人,躲藏在昏暗的卧室里,虚弱地靠在床头。我知道,她一定又是在强忍着突然来袭的泪水,她的痛苦就像毒瘾,毫无征兆地就发作了,是她非要把自己强行紧锁在痛不欲生的牢笼里。 那一天晚上,妈妈并没有吃一点点晚餐,她一个人,躲藏在昏暗的卧室里,虚弱地靠在床头。我知道,她一定又是在强忍着突然来袭的泪水,她的痛苦就像毒瘾,毫无征兆地就发作了,是她非要把自己强行紧锁在痛不欲生的牢笼里。   我试图要帮她揉一揉疼痛的双腿,而她在昏暗中拒绝的声音,多像魔性发作之前的,强行的自我控制呀!她是善良的,她一定是害怕自己无法掌控的怨恨,伤极他人。她更怕别人瞧见,自己被心灵的毒虫啃食的时候,那种狰狞又无助的模样。而我只能呆立在昏暗之中,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而她,也真的在我们之间设下了无法穿透的冰墙,我知道,那是我永远到不了的地方。也许有一天,她会心血来潮,为我敞开了,而她所能给我看到的,也仅仅只有强装的微笑罢了。而她的悲伤和痛苦,永远只为那一个让她此生都无法原谅的人。也许她还是在等待着他,也许她的等待早已经面目全非了。而那一个让她永远都无法原谅的人,似乎是早就被她原谅了,又似乎是永远都不可能原谅的。她究竟是给那个人判了死刑,还是给自己判了死刑呢?   而我,在她的牢门之外无助地徘徊,却苦苦找不到可以救赎她的方式,明知道,那扇门一直都是开着的,而她却不愿意走出来,也不相信自己可以走出来。    我临走的时候,桌上的半杯茶还在烫着,我再回头的时候,蹒跚而孤独的奶奶又走进妈妈的房间,当我悲伤地消失在雨夜当中的时候,奶奶又会给妈妈怎样的劝告呢?还是到最后,两个孤独而又命苦的女人会彼此抱头痛哭呢?    在雨夜里,我莫名地烦躁起来,莫名地想要发狂。可能,那一刻我也像极了嗜血的狂魔,我身体里,是流着她的血,她那夜夜的悲伤,怎么会不蔓延在我的河流呢?而我有许多的出口,能排除这致命的毒素,我可以去读书,我可以去写文章,我可以去K歌,我可以去购物,我甚至可以去喝酒。而她有什么呢?他用悲观的铁门,把每一个出口都堵得死死的。她只能独自在自我封闭的空间里,慢慢地熬,熬到天亮了,再熬到天黑,熬到疼痛止息了,再熬到疼痛又再次发作。无始无终,白天与黑夜只不过是痛苦本身的两个密谋者。   妈妈生来就是一个高贵而又孤傲的女子, 她那一双忧郁而美丽的眼睛,似乎能看穿这凡尘的一切俗物,我真的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真正让她欢喜的。作为她的女儿,无论是从心灵还是物质,我一直都是贫穷的,我买不起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多可恨呀,我也没有一双慧眼,在这茫茫的凡尘之中,我真的也找不到那样一件能使她永远快乐的事情或物品。    有时候,我恨,我想要逃离,逃离自己这颗无能为力的心,在多少个悲伤的夜里,我试图逃进一本书里,住进一段与幸福有关的故事里,哪怕只能住在一句简陋的笑话里。    为什么别人的妈妈那么容易就笑呢?只不过是一个粗俗的笑话或者是一个滑稽不堪的画面,她们也可以笑得昏天暗地,眼泪直流。而我的妈妈,好像是被忧郁和悲伤侵略了所有的血液和每一个细胞,当然,也包括她的灵魂。   我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妈是快乐过的,她的快乐藏在她悄悄买给我的那件蓝色的裙子上,即使是我不小心搞上了鸡屎,她也是一脸的笑意和宽容,好像未来等待她的生活全都是与快乐有关的东西,所有的过错也都可以宽容。   妈妈的快乐是藏在小时候的许多个深夜里,她总是还在厨房里热着微凉的晚餐,她总是在昏暗的灯下,静静地等待着爸爸从茫茫的黑夜里回来,急促而又放松地敲门。妈妈跑去开门的样子,一定是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刻,多可惜呀,我残缺的记忆硬是断片儿了那一幕。但妈妈那时候是真的快乐。我在睡梦里闻见了香蕉的甜香,还闻见了新皮球陌生而又真切的软香,那也一定是甜美的。   妈妈的快乐是藏在每夜和大娘摇黄芝麻的灯下,妈妈的快乐是藏在他们精心浇灌的菜园子里,妈妈的快乐是藏在我们第一次进城的那个年夜里,那热气腾腾的骨汤里翻滚扭腰的黄花菜,成了我童年里最惊羡的佳肴。   从此以后,我不再记得妈妈与快乐还有什么关系。她的快乐也许早在进城的那一个年夜里,就渐渐无声无息地流失了吧,而她的青春也在追赶着快乐流失的速度。   我常常在某个噩梦惊醒的深夜里,看见妈妈独自依着写字台喝酒,那整件的小方瓶没有多少个日子,就只剩下被掏空的空瓶子。究竟是妈妈掏空了那瓶中不安分的液体,还是那不安分的液体掏空了妈妈的神经。那个时候我还只有7岁,我不知道酒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我甚至不知道痛苦是个什么东西。也许那个时候我望着妈妈醉酒的样子,我的眼神里甚至都不会有一点点诧异,可能我只会眨眨惺忪的睡眼,翻身继续睡去。多可怜啊,妈妈仍旧要独自一人面对孤寂而漫长的黑夜,她的那些难言之隐需要等待多少年才能让我真正的懂得?   我并不想说出妈妈是为了什么而这样的哭泣,这样的日夜煎熬。因为那样的一个故事,每一个字,都似一个无法逃脱的陷阱,我只能将它深深藏在我的心底,在日夜的泪水里泡粉,融进我心灵的土地,让每一个难得的欢笑,去稀释它,挥霍它,也许是需要一生的时间,也许某天会豁然开朗,但是,总是要跟随着妈妈每一个心情的节奏。除此之外,我还能怎么样呢?   我醉眼朦胧地来到镜前,与她一样忧伤的眼睛,与她一样忧伤的面孔,又在我的面前,强迫地显现,我多想撕裂这画面,可是我狂魔的手指,又突然温柔地静止,我想守住这一张与她一样美丽的容颜。可是,有谁能知道?我想抽干身体里另一半那多余的血液。    我在去往梦里的路上,无意又掖了掖妈妈买给我的被子,于是我的床罩,被单,枕套,甚至是地板,窗帘,床头柜,溢满了妈妈的味道。我多想拥有一双无限长度的手掌,去赶走妈妈突然来袭的惊梦,去掖一掖妈妈掉落的被角,哪怕是,我的手指可以代替我的眼睛去望一望,她并不酣睡的面容。    为什么?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最终得到的却是无法缝合的伤口?为什么?她付出了全部的牺牲?到头来竟是一场无人解答的空梦!我怎愿意这样的悲戚?我是幸福的!可是,妈妈却是不幸的,我怎么能任由这幸福疯长?我定要所有的幸福高过那所有的不幸。因为,我在等,等妈妈的幸福终有一天能够赶上我所有的幸福。   哈尔滨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医院郑州治疗癫痫病手术费用要多少哈尔滨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河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个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