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雀巢】四月里有滴泪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学理论
好久没坐火车了。虽说现只是四月初,可这本已十分闷热的空调卧铺车厢内因密闭的玻璃窗而愈加闷热。   过道里传来婴儿的一阵阵哭闹声以及一位男子和列车员的对话:“列车员,你看我这温度计上显示的这车厢里的气温已达37度了,这样热的天,为什么还不开空调?”   “哦,是这节卧铺车厢的空调出了故障,现正在检修,可能还得等一会儿才好,请大家等等好吗?”   我买的是下铺票,此时,我放好行李,坐在窗口,沉重的头抵着玻璃窗,从半眯的眼缝里,贪婪地凝望着车窗外往后飞掠的我这都市人久违的一垄垄麦田,一间间农舍。因近半个多月久久不能痊愈的芒果过敏,上车前口服“地氯雷他定片”而导致恶心、困倦、口干、乏力,并发晕的头因这车厢里的闷热和过道里婴儿的哭闹以及喧闹声而更加晕眩,几近半昏迷状态。   “小姐,你生病了吗?”   “是叫我吗?”昏眩中,我勉强睁开铅重似的眼睑。   不知什么时候我对面下铺上坐着一位大约三十来岁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不高的个子,着一袭有款有型的三件套黑色衣裙,一枚卵形树叶的黑色发卡将一头蓬松的过肩长发拢在颈后,五官端正,苍白的清瘦面庞上有着一双漂亮的眼睛,那眼睛像雨中的玻璃,迷蒙一片,此时正关切地看着我,眼里除了真诚的关怀,还写着深刻的无助和伤痛。   “我有些不舒服,没事儿,一会儿就好的,谢谢!”我对那女子感激地笑了笑。   “我们认识一下好吗?我叫小培,小姐,你呢?你能告诉我西安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你是做什么的吗?”那女子和我对视着。   “我姓乔,是老师。”我旋开茶几上的‘鲜橙多’瓶盖,喝了一口,让自己清醒清醒。   “我果然没猜错,你真的是老师。我最喜欢、信任的人就是老师了,因为我父母也是老师。你在哪里上车的?”   “呵呵,谢谢!我在宁波上车的,你呢?”嘿,这女人真有意思。   “我在重庆上车的,我去找那第三者。”   “你说什么?”我睁大了眼睛。   “恩,我到重庆是去找我丈夫的情人。”小培在我的注视下疲惫地点了点头,喃喃地说。   我盯着她那写满幽怨的漂亮眼睛说不出话了。   “想听我的故事吗?”   “恩。”我点了点头。虽然心里纳闷这小培怎么像祥林嫂似的见人就掏自己的隐私,可我却分明感觉出她传递给我的痛苦和绝望,是这车厢狭窄的空间无法承受的。   小培侧首看着窗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平缓地述说:“我19岁经人介绍认识我丈夫,我丈夫大我6岁,虽然我们的生存土壤和环境迥然不同,可是那并没影响我们彼此的感情。在我们相恋的第一年,我就给了他无数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第一次亲密接触……而他对我也极为爱恋,曾经多次向我承诺:一定要用他的一生对我好,给我幸福,让我充分感受到他对我温暖的爱。我们心贴心,手牵手一起走在人生的路上,那是一段多么幸福美满多么温馨浪漫难忘的的日子啊!”小培说着说着停了下来,我看见她苍白的脸颊上升起了一抹淡淡红晕,嘴角、眼稍竟然流泻着甜蜜。   小培喝了口茶几上的矿泉水,并就着矿泉水吞咽了两片白色的药片,然后继续往下说:“就这样我们幸福快乐而平静地过了5年。后来他辞去了环保局的工作,离开了内江,一个人到重庆下海做房地产生意,由于他的勤奋、聪明和不俗的谈吐,生意发展的还不错。可是,在这个常变常新的花花世界,这几年他的生存状态从根本上改变了他,变的已经不再是过去那有良知,有责任感、温情的他了。每天陪客户出入饭局、按摩房、酒吧、歌舞厅等风月场所,腰包里鼓囊着百元大钞的他,加之我带着儿子仍在内江单位上班没在他身边,他所谓男人的生理需求,使他堂而皇之的在外面拈花惹草。我们之间因此而变得陌生了,很长时间他除了偶而回家与我谈论孩子,给我钱,好象找不到夫妻之间的温情了。为了他的那些情人,我们一次次的吵闹,甚至动武、摔打东西。开始他对我说,他那是因为我不他身边,他很寂寞,不过只是玩玩,是不会认真的。可是,今年春节,我发现事情不对劲儿,他和那干崽有感情了。”   “啊,你说什么?什么干崽?”这话让我大跌眼镜,忍不住打断了小培的话。   “那干崽是我丈夫认的干儿子,从农村招来的打工崽,19岁,一米八的个儿,浓眉大眼,长得可英俊了,许多女孩子都喜欢他。哦,我没和你说清楚,我那丈夫开始是找女人,可现在却专找那些男孩子,他公司里的那些男孩子全被他‘过’了,最小的男孩子才16岁哦。”   “天,你丈夫是同性恋,怎么会这样?!那些男孩子怎么不告你丈夫?”我感觉一阵恶心,想吐。   “那些男孩子都是从农村招来的农家子弟,家里很穷困,他们怕失掉好不容易得来的城里工作,今年春节,我看见那些男孩子还给我丈夫发短信问候他,我想那一定是我丈夫给他们钱和好处,唉,我也可怜那些孩子们。”小培痛苦无助的看着窗外,低声回答我。   “那你就随你丈夫这样胡来?!”我那恶心、晕眩的过敏症状随着小培的故事愈加强烈。   “我丈夫对我说,他和这些男孩子不过就是玩,‘过’了就‘过’了,总比他去找女人有感情好嘛。他还说,如果他真的是去找女人并且有了感情那才气我呢。可是他现在对这干崽不一样,那干崽春节期间回老家,他在家里整天心神不定,收到那干崽的短信就开心的不得了,你说他这可不是和那干崽有感情了?我今天就是去重庆找那干崽的。”   难怪小培看上去这么疲倦,甚至虚脱,我从她眼里读出深深地无奈、无助和痛苦,可我却不知如何安慰她。   “哦,那干崽怎么说?”   “那干崽说他并不想和我丈夫在一起,可是我丈夫不让他离开,并且不允许任何女孩子找他,为此我丈夫还打那干崽。春节期间,我丈夫说他和我在一起完全没感觉,他没办法继续和我生活,态度非常坚决的提出和我离婚。这不,他已经4个月没回家了。我们结婚10年,儿子才9岁,因为我和他爸爸这几年打打闹闹,孩子成熟的早,本来非常活泼爱笑的孩子现在不苟言笑,常常一个人发呆,我们一打闹,他就跑到旁边抱着头哭泣,让人好心疼!乔老师,我不明白这人心怎么就能变得那么快,那么坏?爱情怎么能这样丢失?婚姻怎么就哈尔滨可以治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在哪这么靠不住?!可是,乔老师,也许你不相信,尽管他这样一而再的伤害我,这些年我的心早已伤痕累累,鲜血淋漓,可我仍然爱他,我忘不了我们在一起那些美好的岁月,我不能没有他,我很贱是吗?”小培的眼眶红了起来,迷蒙的眼睛里积聚着泪水,好象海水涨潮了。   突然,小培身旁的坤包里响起一阵手机铃声,她忙从坤包里拿出一款红色手机:“喂,我是妈妈。你说什么?我到哪里去?你听见有火车的声音,你听错了!我不是对你说我和单位同事在外面办事吗,妈妈知道你想妈妈,妈妈也好想你!乖,快做作业,做完了早点睡觉,妈妈晚上会回家的,你可得听话,我挂了哦。”   小培挂断手机,回头对我强笑着说:“我儿子给我的电话。他担心我回河北我娘家不要他了,唉,这孩子!我儿子很可爱的,你看,这是他的照片。”   我接过小培从钱夹里抽出的照片,仔细端详着照片上那穿着酷酷牛仔套装的小男孩;“恩,长得真漂亮,特别是那双大眼睛好漂亮!好可爱好精神哦!”我由衷地赞美着。   “乔老师,我看得出你是一位好人,我告诉你,我今天除了去找那干崽,还上医院检查身体,医生再次确诊我患了胃癌,已经是晚期,没办法手术了。除此我还染上了性病,是我丈夫传染给我的……”我将照片还给小培,小培接过照片哽咽着说不下去,低下头,仰起时,眼泪纷纷从脸颊上滑落。   看着小培哀伤空洞的的眼里泪如泉涌,不断滴落的泪水洗拭过的面容袒露着本来的憔悴,我心不禁揪了起来,隐隐作疼,很想说上什么,可素来少语的我不知能说什么,何况此时所有的语言都凝固了。我所能做的只是从坤包里抽出纸巾递给她擦拭满脸的泪水,并痛惜地紧紧握住她冰冷的左手,试图能将我的一点点体温传递给她……   窗外暮色渐浓,车厢过道的灯熄灭了,只剩下走廊顶灯和包间里微弱光亮的小灯。我撩开窗帘把整张脸贴在玻璃窗上,在弥漫的夜气中竭力分辨麦田、农舍、山坡的轮廓。   小培去了洗手间,她去了很久,等她回来时,我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了。   她悄无声息地在床上静坐了一会儿,然后旋开茶几上矿泉水的瓶盖,就着矿泉水再次吞咽了两片白色药片。接着从包里找出一把梳子,开始梳头发。她一下一下地梳着。她脱发很严重,等她梳完头,地上已落了一层有点卷的头发。   我又开始那强烈的过敏反应,没多久,我就在那种眩晕中昏睡过去。其实好象没睡着,好象有人站在我床前,很细微的呼吸声,然后,有液体滴落到我的脸上,很凉的,好象那人哭了,并且好伤心。   我沉沉昏睡,受困于那种亦真亦幻的意境中。后半夜,那种眩晕感如同琴弦突然断了似的,从我的体内倏然离去。我睁开眼,借着走廊顶灯暗光,看见对面的床铺空着,茶几上放着一张纸条。我起身,拿起纸条,就着昏暗的灯光阅读,上面写着:“乔老师,我渴望爱和被爱,可爱情却让我遍体鳞伤;我眷恋这世间,可死神现在却在不远处召唤我,而我不得不追随死神前往,离开这让我爱恨交织的世间,舍下我那放心不下可怜的儿子。我难以想象我9岁儿子那小小的心灵怎么来接受永远失去妈妈的这残酷事实,在他今后没有妈妈的的岁月里怎么在这世间行走,想着我那懂事可爱而又可怜的孩子我怎不肝肠欲断,痛彻心扉啊……   可是,我却不能不走了。乔老师,我能拜托你为我做件事吗?当你看见我这文字后,请给我父母电话好吗?我父母电话:028——3576924。请你告诉他们,让他们把我儿子接到他们身边,因为我那丈夫是不可能尽到父亲职责的,孩子只有与外婆、外公生活,才可能健康地成长。女儿对不起俩位老人,生前没能在他孩子癫痫发作总打人怎么办们膝前很好尽孝,如今还要让他们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至痛,女儿只有来世再回报俩位老人的生养之恩,女儿在此拜别了!   另外,请我父母告诉孩子,妈妈出车祸到天堂去了,一定不要让他知道妈妈离开他的真实情况。   我走了,走了,走了……去我应该去的地方了……   我会在天堂为我所爱和你这好人祈福!   叩谢!   小培绝笔”   四周一片死寂,我看见纸条上有一滴血似的泪滴在这四月的昏暗里颤栗着。   2015.4.4于月影琴韵居   共 3935 字 1长期服用苯巴比妥影响智力吗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