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人肥楼廋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学理论
   一   我与K小区打更的老卜,因都是在邻居小区居住,总会碰头和脸的,时间一长,也就混个脸熟。见面时总要礼节性地问候一声:“卜大哥,你吃饭没呀?”或者是:“今天忙班呀?”等等。   后来,我又在人家工地上的一角,暂时的闲余地方,开了一小片荒地,见面的时候就更多了。再加上每次去开荒地,都得把大门的允许才能进去,自然而然的,自己就要打点臭溜须。有时给人家几根大葱,无论什么青菜下来,我去摘时,都给人家留下一点。并说,这是不上化肥,不打农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   没有这个优势,不打这个招牌,老卜还不希要呢。实际上,现在哪有不打农药的农产品,抗药性越来越强的农业害虫,要是不打农药,就会被虫子吃光。化肥我还真的没上,我施肥用的是鸡粪干。为了糊弄老卜,打农药时,我总是把小药壶用朔料布包好,放在兜子里,不让老卜看到。   这人那,糊弄你就相信,难怪中国人总爱上当受骗。   从表面看上去,我们还成了好朋友。实际上,是在互相利用,各有所图。   老卜就是这个工地把大门的,他是新调来的。因他的调来,挤走了原来打更的老齐,老齐临走时,听说,把管事的给臭骂了一顿:“我做错什么了?你们把我拿下来也总得有点原因吧。你们从一开工,我就给你们打更,该我干的事,我尽力干好。不是我份内的事,你们使唤我,我也毫无怨言地去干。现在你们无缘无故的,就把我那拿下来了,你们还有点做人的良心没有?”   老齐骂了一通,只是自己心里痛快一下,出口气。人家是私企,用人自己说了算,该不用你,还是不用你,有气你自己憋着吧!原来与老齐换班打更的老赵,劝老齐说:“别生气啦,生气只能是气你自己,什么用也不顶。人家是有背景的,根子硬,有靠头。说不上哪天,我也会被根子硬的人给顶下去的。我们这样的人,干一天就算一天吧!咱们与人家也争不起。”   听说老卜根子硬,是有靠头的人,现代人的眼光,都非常的灵敏,工地上的人,谁都高看老卜一眼。也包括我这个凡夫俗子在内,因有用人家的地方,更免不了的,在老卜身上要多下点功夫,献点殷勤了。   先是给人家青菜,后来,领导破例,不让老卜自己做饭了,让老卜在干部食堂吃饭。我的那点小意思,在老卜跟前已经没有任何效力了!   可现在能行使一点权力的人,都把受贿看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哪怕他家是黄金垒屋,白银铺地呢,他在你跟前有用,你要是不答对他,不表示一下,不从你身上流点血,他就不痛快,甚至以为你不懂事,不会办事。哪怕你给他的东西,他无用扔掉呢,但这个已经形成的“程序”你也得走,这是当代的“行情”,做人你得“识相”。办事,你更应该“懂行”。   我的“纯天然”的绿色食品,对老卜已经没用了。听说老卜爱抽烟,我就给老卜,花了十五块钱,买盒中间价格的香烟。因为不会吸烟,我对哪种牌子烟的好与坏,一点不懂,只好按价格来买。价格太高的我心疼钱,再加上,也没有那么大的过码。太低的怕人家看不上眼,只好挑个中间价格的来买。   后来听老赵告诉我,我给老卜买的那盒烟,老卜连烟盒都没打开,就给老赵了。但老卜对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我从他打更的那个门口,来来往往,出来进去的,没有给我出过任何难题。逢人还说我懂事,舍得,可交。      二   老卜高高的个头,得有一米九的身材,五官端正,看得出来,年轻时,也是个帅小伙。老卜还有一个招人喜欢的特长,性格开朗,好似天天有喜事临门了一样,脸上总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是个乐天派。现代人,可能活得都累,谁都乐意听高兴的事,看到高兴的人,这让自己心里也敞亮。你要是整天愁眉苦脸的,和谁一见面,就像祥林嫂一样,苦水倒出一堆,眼泪挂满脸,听你唠叨一回两回行。超过三回,再遇见你,人家可能就会远远的,像躲瘟神一样,早早避开。   听老卜自己讲过,说他当过兵,在部队里被选过篮球运动员。复员后,被分配到一家大国企做安保工作。可能是,老卜当过兵,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一辈子没干过什么重体力话,再加上当过运动员,受过良好的体育锻炼,现在已经是六十岁的人了,背一点不驼,腿一点不弯。走路时,总是挺胸抬头,精神头备足。   由相识、相知,到相熟,后来的嗑,咸的、淡的,免不了的就要多说一些。从闲聊当中我知道,老卜对自己现在的一切,都非常的满足。他是在农村长大的,后来去当了兵,复员以后,被分配到一家国企工作。   他的妻子比他大三岁,他不是自由恋爱,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才与妻子结的婚。他父亲说:“女大三,抱金砖。”是他复员以后,在同一个单位上班的女出纳员,因心高气傲当了难嫁的老大姑娘,还是领导出面做的媒人。当时他不太同意,嫌她比自己大好几岁,长的也不漂亮。最不好看的地方,就是长得黑,还是紫牙床子,无论是说话还是一乐,很难看。那时,村里有好几个漂亮的小姑娘,都想攀工人老大哥这个高枝,上赶子要与他搞对象,已经有一个漂亮姑娘,让他心动了。可他父亲,就同意这个女出纳。他父亲说:“丑妻近地家中宝,吃模样嚼模样?好看的脸蛋是给别人看的,自己不能拿来当饭吃,更不能当日子过。这个姑娘工作认真,才得到了领导的信任,用她来把持厂里的钱匣子。再说了,当这么大的姑娘,个性都强,有主见,不轻率。这样的女人,谁娶谁享福。只有这样的女人,无论与你享福,还是受罪,都会与你过一辈子的。决不能因一点小事就掉小脸子。受点委屈,就不管不顾地弄个妻离子散。再说了,在一个单位工作,互相还有个照应。领导给你提媒,你给了领导的面子,领导往后也会高看你一眼,对你工作有利。”   他的父亲说了一堆后,又补充说:“我是过来人,吃咸盐,比你吃的饭都多,信不信由你了!”   正在洗碗的母亲,也放下手里的活,过来插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儿子,听你爸的话,他说的都是为你好。”   碍着领导的情面,又有父亲这座大山,在上面压着,老卜抛开了浪漫和虚荣,顺应了理性和现实,给了领导的面子,尊从了父意,很快与女出纳结婚了。   还真别说,老卜确实是个福人,妻子像个老大姐,总拿他当个小弟弟一样,有苦自己先吃,有累自己先受。好衣服可着老卜先穿,有好吃的总是先往老卜的碗里送。老卜每天,就上个班,家里什么事都不用他操心。里里外外,都被妻子打点得井井有条。天长日久,让老卜感觉:自己离开谁都可以,可就不能离开妻子。      三   记得,有一年,因老丈母娘病重,妻子护理老妈,在娘家住了二十多天。让妻子持护惯了的老卜,好像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更好天塌地陷了一样,无着无落,生活乱码七糟。老卜总对妻子说:“没有你,我就活不了。”   还有一件使老卜感动的事,让他终身难忘。那是在十多年前,老卜与战友聚会,因高兴,一点酒量不担的他,喝了一小杯白酒,虽然没大醉,但感觉有点脚轻、头重,晕晕乎乎的。一个好心的战友,说是与老卜顺路,要用摩托车顺便把他带回家。虽然出酒店就是车站,下车就到家门口,坐公交回家是老卜的本意。可人家上敢子送上来的好心,怕人家说不识抬举,老卜只好坐上摩托,与他顺路回家。实际是,那个战友也喝酒了,比老卜喝的还多呢。车骑到拐弯处,一下子撞上了马路牙子,把两个人都撞飞了。那个战友的腿部骨折,老卜摔成脊柱骨裂,严重脑震荡。医生说:“没把脑壳摔坏,这就是万幸了。”   老卜在医院昏迷了十多天,在床上躺了哈尔滨看羊癫疯正规的医院有一年半,都是妻子一口水,一口饭,端屎又接尿地精心呵护,才恢复健康。   原来老卜就离不开妻子,从这件事情以后,老卜就更离不开妻子了。   老卜妻子也没有白付出,在当今贞操被金钱打败,如今的男人都愿时髦一下子。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口号,也不知让多少男人心痒痒。可从没让老卜心动,老卜哪个女人都看不上,老卜说:“这样的女人都贱,谁也不如我媳妇。”   一次,几个朋友在一起聚会,一切消费,都是其中一个当老板的给买单。吃完,喝完,唱完,慷慨的老板,给每个人都找一个小姐陪侍。老卜说什么也不要,他说:“我一看到,让谁都乱捅的女人身子就恶心,这样的艳福我享受不了,怕得病。”   现在,无论谁家的女人一听说,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喝酒,就会提心吊胆,很怕酒喝多了,生了色胆,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去睡。不光是怕老公的腰包被掏光,更害怕带回来性病。可老卜的妻子,从来不操这个心。   刚开始来打更的时候,老卜自己做了一些日子饭,饭做的不是汤大了,就是汤小了。菜做的也是炒不像炒,炖不像炖,不是缺盐,就是少醋,无滋无味。   老卜想家啦,他跟领导说:“不行啊!我自己做不好饭,我要回去。”   领导说:“别回去呀,干得好好的,怎能让你回去呢!从明天开始,到干部食堂吃。”   实际上,领导哪是看老卜工作干的好坏,而是,让老卜在这里,好给基建队搪“灾”呢。后来,领导为了让老卜在这安心工作,动员老卜把老伴带来。拿出一栋新楼来,给简单装修一下,白让老两口居住。为了让老两口安心,还给老卜老伴,找份非常清闲的工作,工资也不少,让本就不缺钱的老卜,越肥越添膘。   老卜老伴是个非常会过日子的人。虽然老两口光退休金就五六千块,就一个女儿,女儿的日子过得比他们还好,根本就不缺湖北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钱花。但,谁都不怕钱咬手。再加上,让不会自理的老卜,一个人在外头生活,老卜老伴也不放心。老卜从电话里跟她一说,她马上应允,立刻从离沈阳三四百里路的辽西赶来。      四   那究竟老卜是何等的人物呢?根子到底有多硬?后背的靠头到底有多大呢?后来听说,老卜的姑爷在监理部门工作,正负责我们这个地区的工程质量问题。是工程队的领导,为了巴结老卜的姑爷,才让离沈阳好几百里路远的老卜,从辽西来到沈阳。   哎呦!你看我这个实心眼子人,原来以为老卜有什么超群的能耐,我们沈阳这个地区没有这样的人才,才从离好几百里路的辽西,挖个人精子来呢!   后来,是从另一个把大门的老赵嘴里听说,从老卜来了以后,上边一次没来检查过。因老赵没动迁之前和我是一个村的,我们之间还沾点亲戚关系,他也算作是我远房的表哥。所以,都不当做是外人。他走到我跟前,用手挡着嘴,对着我的耳朵小声说:“你看到没有,今年盖的这几栋楼,大活就少一道工序。原来是,楼体建完得抹一遍水泥。今年,楼体建完就贴保温板,这得省多少钱?连工带料还不得百八十万呐。还有咱们没看到和不明白的呢!哪道工序不被扒皮。就说那保温板吧,应该用岩棉的,即保温又防火。可这用的不都是塑料泡沫吗,一旦着火,眨眼之间,这个楼群就要火烧连营,你看谁来管?这叫人肥楼廋啊!外表光溜溜的,里面竟糊弄。你看他们恭敬老卜,这是以小换大,是在恭敬老卜姑爷呢!   拿人家的嘴短,人家孝敬他爹,他还能来挑人家的不是吗?现在这有钱人,你看他吃喝嫖赌全舍得。干别的,没有大图头,给谁多一分钱都难受。”   听了老赵的一番话,不知为什么,近些年出现的楼歪歪、大桥坍塌,还有火灾造成的悲惨事故等,都浮现在我眼前,让我的心里像翻江倒海,五味杂陈…… 共 42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