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山水】神算老六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现代诗歌
   提起老六,方圆十里八村,何人不知?何人不晓?看相、算卦,人家那是真行,一看一个准,一算一个灵。吉凶祸福,生老病死,婚姻财运……无所不及。   人们给他起了个雅称:神算老六。   这天县城大集,老六早早便去了城,于县城西门路北那堵被风雨剥蚀多年的土墙上,扯上了个横幅大字招牌:看相算卦。煞是打眼。下面写着一行行明细的服务项目:   能知你一生的官运、财运、情运如何;   能知你今生今世几男几女、阳寿如何;   能知你心之所想、用之所需,天时、地利、交友如何……   老六呢,面带老花镜,身穿黑布衣,背墙端坐,捋动着山羊胡,一脸的虔诚。   地面上,铺着一块红布,上面画着个八卦图,摆放着一些看相算卦所用的道具之类。   不多时,老六面前便围满了人,一道道目光开始锁向老六。老六呢,泰然自若,面含微笑,一双小眼睛开始在人群中不安分地眨巴着……目光,在一张张脸上来回的游移不定,似乎在扑捉着什么……   人群里有一青年男子,已站多时了,一直盯着老六看,不吱声。老六察觉后,两眼一亮,立马来了精神,用手将他一指,随打开了话匣:“这位小兄弟,一看就是个大福大贵之人,何不过来占上一卦。头卦吉利开运,免收卦礼,不要钱。”   青年男子一听,笑笑,竟蹭了过来,递上一支玉溪烟,说:“老先生,看看我吧!是个干啥差使的?”   老六接过烟,盯他一眼,但见此人肥头大耳,膀大腰圆,一看就不像个种地的,断定必有一番来头。他借点烟功夫,思忖片刻,吐了口烟雾,一扬手中的烟卷,出语惊人:“将军风采,大家风度。这位小兄弟,身价不薄啊!”   青年男子一乐,又往老六跟前凑了凑,笑着道:“说说我是具体干啥的?算对了有赏!”   老六听后,没立即回话,而是问了一番生辰八字,掐指算了算。接着又伸手拉过那男子的左手,摊开,细细一瞅,顿顿头,一脸的亢奋,说开了:“哎呀!我说这位小兄弟啊!送你一句话:明人心有灵犀,贵人不可点破——你吗,是个官财两旺的人!”   青年男子听了,眉头一皱,说:“可我不当官呀?”   老六听了一笑,说:“小兄弟,这你就不懂了。自古以来说得好:人分三教九流,官分一品十级。比方你是个跑车的,南来北往,一日千里。车跟着你走,你领着车转。车上没人便罢,有人也得听你的,你也是个属官的!”   青年男子听到这里,不由笑了,又问道:“那我以后呢?”   老六紧盯着他的脸,感慨道:“众生芸芸,红尘滚滚。凡事不可强求,一切顺然为真!送你四个字,回去看吧!”老六说罢,遂拿出一张红纸折叠的帖子,递与那男子。   青年男子一手接过帖子,一手伸出大拇指,连声道:“高人!高人!真是高人啊!”说着,遂掏出一张百元大钞甩与老六,高兴而去……   这男子是谁?因何这般高兴!   说来也巧,他是城里某建设局给局长开车的一名司机,叫小威。   就在前两天,局长因公出差,局长家中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突发脑溢血,险些丧命。多亏了小威及时相救,将老人送往医院……局长回来后,深受感动,当场就对小威吐口说:“以后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小威掂出了这句话武汉中药治癫痫的特效药的份量,可给乐坏啦!这不,今天一大早,他正在路上溜达着散步哩,正巧碰到了老六。他早曾听人说过,这老六算得可准可灵啦!心里半信半疑,正盯着老六看哩!没想到被老六喊去给算了一卦。嘿!还真算得八九不离十!   小威走了没多远,便停下来,拆开手中的帖子看,见上面写有一行拼音:qiantuwuliang。他很快便拼出了字意:前途无量。   小威满脸放光彩,这不是在明显地暗示自己嘛:今后的人生之路,一片光明,前程似锦啊!   小威愈发地佩服老六,真是高人神算啊!      半年后的一天上午,老六在县城的老地方,扎好摊子刚坐好,突见一辆黑轿车急驶而来,一下停在老六跟前,吓了他一跳。   待老六回过神来,那车门便打开了,随从车上跳下一个肥头大耳的人来。老六定睛一看,竟是以前曾在这里看过相的那个开车的司机小威。老六正想开口打招呼,就见小威拎个包过来蹲下说话了:“大爷好!我是特来谢您的。您送我的四个字言中啦!回去不久,局长就封我了个官儿,叫什么‘局长助理’,可以代表局长发号施令,授权一切……那感觉,真爽啊!”   “是吗?”老六盯着他,附和着笑。   “大爷,给您200元酬金。”小威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从包里掏出两张百元钞票,递与老六,“您再给算算,看看我的财运到底有多大?”   老六又惊愕又兴奋,他捋了下山羊胡,盯着小威的脸良久,说道:“自古以来,人活为财;天地万物,佛门心开;众星归一,命中注哉!造化,造化,这要看你的造化了。送你四个字,回去细看吧!”说罢,很认真地拿起一张红帖,递与小威。   小威道声:“谢谢!”接过帖子,转身打开车门……两个女人嗲声嗲气的叫声立马从车内传了出来:   “威哥,快走嘛!人家急啦!”   “威哥,快点嘛!还有事呢!”   老六不由地循声望去……目视着他的轿车呼啸而去……   不多时,小威又开车返了回来,手拿帖子下来车问老六道:“大爷,这帖上咋又是那几个拼音啊?qiantuwuliang。”   “不对吗?”老六镇定自若,盯着小威的脸,笑着道,“往帖的背面看看,就明白啦!”   小威忙去看帖子的背面,这才笑了,只见上面清清亮亮地写着四个大字:钱途无量。   小威不由心生窃喜,心想,真是高人明鉴,自己以后,要发大财喽!      仨月后的一天上午,老六依然跟往常一样,在城西门那堵老墙的地方,扎好摊子刚坐定,就见一位年轻的妇女下来自行车,走过来蹲下了:“算算我吧!”声音,有气无力,十分的忧郁、低沉癫痫的诊断有哪些科学的方法呢?。   老六瞅她一眼,但见面容憔悴,满脸愁云。随口道:“看你一脸寒相,青光浮面,气血无力,定有祸难缠身,不幸不幸啊!”   “是吗?您就算算我的婚姻吧!”那年轻妇女想哭。   老六劝慰一番,问出生辰八字,双目微合,山羊胡抖动着,屈指沉吟了一会,湖北癫痫医院而后慢慢睁开眼,摇摇头,叹口气,说:“打住吧!这位大妹子,别算啦,你的命星太薄,金木水火土,一样不占,还抵不上个卦礼钱。我劝你一句话:一月内不得出门,守好家,有望可逢凶化吉,化险为夷。可怜的人,送你十块钱,马上回家吧!”老六说着,竟真地掏出十块钱来,塞与那妇女。   围观的人们瞪大眼睛,觉得很蹊跷。待那妇女走远了,有人禁不住问起了老六:“您给她算卦,咋还倒给她钱?”   老六叹然一声,说:“苦命人啊!她心比天高,命若黄连;时运不济,灾气缠身。男人对她不忠,花心已动,背叛她啦!心算不如天算,她命里不济啊!可怜的人,就看她的造化啦!”   人群里一阵躁动,人们愈加地佩服老六了。   “真是高人神算啊!”   “老六看相算卦不要钱,还倒给钱,善人啊!”   “给我相相面!”   “我来一卦!”   ……   人群开始拥挤起来。就在这当儿,突然从外面急匆匆挤进来一个农村老汉,气喘吁吁的,一看就是刚从老远赶来的。这人来到老六跟前,急问道:“我是从家里专程赶来的,儿媳妇突然不见了,来问问看在哪儿?”   “儿媳妇是个啥样的人?说说长相。”老六问道。   “有三十来岁,瘦瘦的,个子不很高,穿身红衣裳,正跟我儿子闹离婚呢!”   老六恍然大悟,说:“来算过卦,我给她了十块钱,打发她回家了。”   “是吗?那就太谢谢您啦!那你就再给我儿子算上一卦,看看咋样?”   “你儿咋啦?实情说说。”老六又问。   “唉!别提啦!可气死我啦!真是儿大不由爹啊!”老汉一边说着,一边从身上掏出烟来递与老六,“儿子以前给局里的局长开车,那时很好的,后来自当上了个什么助理的官儿之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多粗多长了。龟孙羔子是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我早就劝过他,要收敛些,不然早晚得毁在上面,可他就是不听。头两天打着局长的幌子,又想给几个包工头要俩钱花花,结果被人家给告了,抓到了里面。”   “你儿叫啥名?”   “小威。”   “噢——是他呀!”老六一愣怔。   “我听说你这里算得特准,你就给我儿子算算,看看他在里面能什么时候出来?儿媳妇闹着不给过,我担心的是,儿媳妇要真走了,家中还有一个正吃着奶的孩子咋办啊?”   老六听后,又问出儿子的生辰八字,然后一手捋着山羊胡,一手掐着手指,喃喃道:“仕途险恶,不可无度;无欲则刚,太贪则谬。造化,造化,这要看他以后的造化啦!卦礼钱就免了。送你儿四个字,回去看吧!”老六说着,随手拿起一张红帖递与老汉。   老汉谢过老六,拎帖而去。刚走没多远,突听身后“轰隆”一声传来,吓他一跳。他忙转身看去,只见老六身后的那堵土墙猝然倒了,老六躲闪不及,整个身子,被严严实实地砸在了下面,一命呜呼。   老汉惊呆半晌,才回过神来,忙打开手中的帖子去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拼音字母:qiantuwuliang。老汉看不懂啊?就忙请教旁边的一位年轻男孩解释,那男孩很快帮他在帖的背面找到了字意:前途无亮。   老汉不由长叹一声:“说得对啊!龟孙羔子自己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从此将在黑暗中度过,何而有亮?”   老汉泪眼涟涟,他望着倒下的那片废墟,禁不住喃喃道:“这老六啊,看相算卦,一向最准最灵,这回大难临头,咋就忘了没提前给自己算算呢?”               共 352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