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马一杆_1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景散文
玩耍是孩子们的天性,会玩的必定是聪慧的,四保小时候就是会玩的孩子。   四保和我是初一的同学,一个很调皮的留级生,还喜欢制作手工。我至今还记得他制作的“老牛上坡”的玩具,一个线滚滚边沿,他用小刀刻了半个多月,削成锯齿状,在线滚的圆心穿几根皮筯,一头用两厘米长的小木棍固定,一头用手指长的木棍转圈较劲,放在书桌上,皮筋的力量,线滚开始转动,前面挡一书本,锯齿能跨住,就上去了,美名曰“老牛爬坡”。觉得有趣,伙伴们就都做了,比赛爬坡,但还是他做的最好,爬得又快又高,他不断改进,线滚等距,两三齿牙改一齿牙,就爬得高了,道理都懂,但小刀刻木头,工具不先进,谁也不下那功夫,只有他乐而不疲,不断地完善,还把线滚圆心里涂上香皂,减少摩擦力,让“老牛”爬行更快。他这种专注的精神,就像他的玩具“老牛上坡”一样,尽管慢腾腾的,但契而不舍地上前,一定会向上的,他这种“老牛上坡”的精神是值得表扬,思考与学习的。   还有就是制作弹弓了。记得在自习课上,趁老师不在,他一直袭击同学,打中之后的同学,一边揉脑袋,一边商量逮住他脱裤子。他就开始笑,一副闹钟打哈哈,自鸣得意的样子,一副很经典笑容,张大嘴巴,脸涨的通红,喉咙里发出“哈”的声音,每哈一次就点一次头,好象换不过气来似的,样子很滑稽的,好可爱的。一出教室,他就像一只兔子撒腿就跑,我们就开始了围追堵截的游戏,那时候除了胜利街是油路之外,全是土路,一路灰尘扬土,欢歌笑语的,每次逮往后,就看他笑呀,光害怕那口气上不来,也不敢脱裤子,生怕弄折他的胳膊,都知道他曾经玩单杠掉下来骨折过,和他乱很有分寸的。   也有没分寸的时候,一次他跑到县委楼顶,看见上面铺着很多沙子,不知谁先往下扔的,正好一群女生过呢,一阵沙子雨,她们狼狈而逃,我们哈哈大笑,开始还是光欺负女生呢,后来兴起,大人也不放过,下面人不敢过了,人越聚越多,沙子雨纷纷扬扬地落下,丝毫没有一丝的害怕。直到县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上楼顶后,才感到事态的严重,大声的训斥,我们跨过小围墙,挤到雨搭之上,另一面是五层楼的高度让人眩晕,进退两难。这时,一个干部看出了问题,阻止了喝叫,小声说不敢逼,小心出事,也认出了四保,四保是县委大院长大的。“是老马家儿子,没事,都走吧”。说完带人就走了,当我们忐忑不安地走到三楼,就被“请”进办公室,老马黑着脸,训了一顿,拿出小本本一个个地记上我们家的地址,父亲的名字。此后,我们就最怕老马了,一个最严厉的父亲,去他家找他,就不进门,打口哨,唱歌歌,等会四保就出来了。   尽管父亲很严厉,但管不住四保,每次都有慈母救“驾”,“只要跳槽的,不要卧道的,哪有你这管法”,马母出面,老马无言,就这样,用心良苦,终老马一生,也没有把四保引导在专心学习的正道上,真可惜了一颗好苗苗。随着时间,我们慢慢长大,马公子蜕变为“马一杆”,就是高中的事了。   那时,我们已经不常在一起了,小城不大,经常相遇,每次见他打台球都觉得他潇洒,小绅士的感觉,寸头人精神,西装有风度,没“尾巴”自行车靠在街边,无奈地等待着主人,还是那种笑法,还是那么专注,有“老牛上坡”的精神,我知道他一定会玩好。果然,他整天打,也交了不少学费,痴迷于眼力,角度和力量之间,沉醉于进球的快感,时间长了,常常一杆就把球全进了,人赠外号“马一杆”,出名了就有人挑战,谁输了谁出台费,从街北打到街南,台球圈里无人能赢,无人不识,无人不晓,越战越勇,越叫越响。打台球贵在三品,沉得住气,弯得下腰,抬得起头。是一种贵族运动,台球外交。多年以后,四保在保险公司上班,非常出色,业绩辉煌,经常有各地旅游的奖励,就得益他的社交能力了。   也有不专心的时候,那就是搞对象了,听说搞了很多。曾经听了这样一个故事,四保带朋友去看对象,对象在很远的煤矿上班,找到时已近黄昏,对象安排他们吃饭休息后,两人眉来眼去后,说到外面说说话就走了。朋友等很久才回来,看到他脸上的唇印,就逗他让老实交代,干甚来,四保嘴硬,甚也没干,“那你照照镜子”,朋友话音未落,四保已在镜子前笑弯了腰,脸上布满了红红的唇印。此后四保就和那姑娘结了婚,新房是我粉刷的,休息时,我请教他如何搞对象,他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孩对伸进爱情衣领的那只手是祝福的,宽容的,要敢摸,从手开始”。我不信,他急了:“真的,我看上秋香时,不认识,我就逗她,你真漂亮,特别是两个奶奶,处女叫金奶奶,嫁我叫银奶奶,现在叫软黄金奶奶,逗得秋香叫我赖号则,一会就熟了,还留了电话,胆小了谁和你恋爱。”听着也有几分道理。新娘叫秋香,他的网名叫唐伯虎,人间绝配,比他还会玩,打麻将一绝,千元底,万元底都上,我听说好多男人见了都怯法的,赌博赌精呢,那马家的小精灵,谁能玩过,两口子闹人家,早晨不起,睡觉,晚上不睡,打麻将,平日里靠赌,腊月去她姐的商场,用柜台围个圏,摆货就挣钱,服装生意全靠腊月,不用出柜台费,纯利润,过年就有存款了。别人干一年,他干一个月就行。我觉得叫“马一杆”的时代过去了,应该叫“马精灵”了。   四保很擅于把握商机,班里同学聚会的时候,他偶然听说一位同学在单位分管建筑,之后一直联系,做成了一笔买卖,往工地贩卖沙石,大赚了一笔。市场上时兴什么,干什么,饭店,旅店,洗浴,洗车,跑保险……他的理想成为一个实业家,尽管没有发展起来,但他曾经努力过,他貌似纨绔,其实敬业,近年来和他哥哥们一起修了五层楼,风光无限,还去供热公司上了班,修房花了积蓄,孩子也长大了,人到中年宜自敛,他也觉得应该好好工作了。   我觉得,只要有“老牛上坡”的精神,他昨天出彩,今天精彩,明天会更好! 哪个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疾病得了癫痫病该如何治疗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有用吗如何判断癫痫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