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菊花泪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景散文
摘要:一生的辛劳,一生的血泪,一生的等待,只为幸福花开,可最终未能看到花开的美丽。时近黄昏,夕阳血红。菊花捧着老爷爷的遗像,全身像灌了铅似的沉重,蹒跚的脚步,朝着老爷爷安息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迈进...... 静坐屏前,听着一首悲伤的曲子,我陷入了沉思.....   (一九四六年秋,云南某山寨。)   那天,秋风萧瑟,四处跌宕,残叶飘飞,连云蔽日。驻足静听,风中似乎传来声声的叹息。夕阳的最后一抹残红穿透薄云,迈开叶影,轻吻着满山的野菊花。此时的野菊花泛着别样的金黄,却无人欣赏。花瓣尽情地舞动着,似一位柔情的女子,无奈地挥动着黄色的丝巾,含泪告别心仪的郎君。半山腰上,一间矮小的茅屋上正冒着黑烟,给这寂寞的山寨增添了一点活力。   茅屋的中央摆着一张桌子,说是桌子,其实就是用石头架起的一块木板。一个五岁的小姑娘坐在桌旁,桌上仅摆着一个水壶,她捧着一碗只有几粒米糁的野菜汤,一调羹一调羹地吞下肚里去,眼里噙着泪花。是晚餐不够丰盛吗?不,对她来说,这是空前的最好的一顿晚餐!眼里溢满的不是忧伤的泪,那是重生的喜悦,那是感恩之心的自然流露,那是从未有过的幸福!因为她是一个被遗弃的小孩,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多亏一位卖冰糖葫芦的老爷爷将她从昏迷中救醒。   那位老爷爷就是茅屋的主人,孤单一人,靠卖冰糖葫芦维持生计。此时,老爷爷正坐在柴灶旁,一边往灶里塞柴,一边叹息:谁这么没良心啊,多可怜的孩子……   从此,这个小姑娘与老爷爷相依为命,过着清苦的日子。   小姑娘取名菊花,随老爷爷姓张。但是,寨子里的人偏叫她“野”菊花。小姑娘从不敢吭声,只是低着头走开,一个人发呆。更可恶的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无缘无故打骂她,朝她身上泼脏水,常常弄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老爷爷领着菊花敲开一扇扇富贵人家的大门,想讨个公道,给闺女一点安慰,岂料反遭其辱。   老爷爷无奈,唯有一个念头,省吃俭用多攒钱,送菊花上学,只有这样才能摆脱贫困,远离欺压。   于是,老爷爷日日夜夜拼命地忙碌着,菊花也乖巧,帮着拾柴火,在镇上帮着吆喝。   寒去署来,署去野菊花又开,老爷爷想起了菊花的生日,问:“闺女呀,还记得自己的生日么?”菊花摇头。“那就把你来爷爷家的第一天作为生日好不?”菊花高兴的点头。生日那天,老爷爷特意做了六串糖葫芦,买了两个鸡蛋,用野菊花编织了一个花环戴在菊花头上。菊花笑了,笑得那么灿烂,就像刚刚绽放的野菊花,那么纯真,那么惹人爱怜。她蹦跳着在茅屋中间不停地转着圈儿,嘴里不停地唱着爷爷教她的儿歌:   板凳,歪歪,菊花,开开,开几朵?开两朵,爷爷一朵,菊花头上戴一朵……   这是她出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天。此后,野菊花在她幼小的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菊花,是她的生命之花!   菊花七岁时,老爷爷将她送上了学堂。因山寨的路不好走,坑坑洼洼,蜿蜒曲折,荆棘满布,老爷爷不放心,生怕发生意外,每天亲自接送。晚上熬到深夜,做好糖葫芦晾于木板上冷却,清早又起,吃罢早餐,挑起担子,送闺女上学。卖完糖葫芦再去接回。这样的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重复着,又有谁知道其中的辛酸与苦楚?又三年过去了,菊花正十岁。看着闺女慢慢长大,老爷爷乐呵着。可是,他的身子不再那么结实了,脸上的皱纹一道挨着一道,上边的顺着眉毛弯曲延伸,下边的顺着腮帮伸向嘴角,头发白了。当他挑着担子赶路的时候,他那剃得像半个葫芦样的后脑勺上的长长的白发,便随着颤悠悠的扁担一同忽闪着。   其间,菊花在外面也听说过有关爷爷的一些闲言碎语。十岁生日那天,她忽闪着圆圆的大眼睛,突然问:   “爷爷,你怎么一直不结婚呀?”   “爷爷穷呀,谁愿意来住这个破茅屋啊。”   她很认真地说:“等我长大了就嫁给爷爷。”   老爷爷:“不许胡说,你是俺闺女呀。”   “不,俺不是爷爷亲生的”她撅起了小嘴。   老爷爷抚摸着闺女的头,笑着说:“等你长大了,爷爷就入土喽。”   “不,爷爷不能死,一定要等我长大。”她嘟哝着嘴,眼眶湿了。   “好,好,好,只要闺女不哭,爷爷等。”   她戴着野菊花编织的花环,又高兴地唱起来了:板凳,歪歪,菊花,开开,开几朵?开两朵,爷爷一朵,菊花头上戴一朵......   等待是汗水,等待是辛酸,等待是付出。的确,老爷爷一把眼泪一把汗,一直在等待,等待闺女长大,期盼她学业有成,迈出那个穷山寨,不再受欺凌。然,世事难料,厄运不期而至。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船破又遇顶头风。   在那个寒冬,一天下午,十四岁的小菊花放学回家,一声尖叫,天旋地转,双腿一软,晕了过去……   只因风云突变,那破旧的茅屋经不起龙卷风的折腾------柱倒墙塌,老爷爷倒在血泊中。   许久,菊花醒了,伏在老爷爷身上,一声声痛彻心扉:“爷------爷,您快醒醒,您不要菊花了吗?爷------爷……”悲切的哭喊声在寂静的山谷中回荡,千回百转,最后淡没在凄凉的寒风中。不,不是淡没,是可怜的小菊花心力耗尽,再也哭不出来了。几多伤怀,万般无奈。冷清山寨,富者不问,穷者无能,谁会为他们叹上一口气?谁会给予一点关爱?叫天天不应,问地地无声!   也许是菊花凄惨的哭声撼动了天庭,也许是爷爷的天良深深地感动了阎王。最后,老爷爷终于醒过来了,只因为闺女筹备学费,他舍不得花钱就医,硬挺过来了。但失血过多,身体大不如从前。茅屋没了,更无力修建,爷俩只好住进一个废弃的破窑洞……   一切的一切,初中还未毕业的菊花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在日记中写道:   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   因为我的爷爷活得太苦太累!   为什么我的胸中蓄满伤悲?   因为爷爷为了我,正在活遭罪!   为什么我的心里充满愤恨?   因为高高在上的人没心没肺!   ……   爷爷的家为什么如此破败?   我们的生活为什么如此无奈?   同生天地间,对比何痛哉!   良多感慨,凄凉伤怀!   ……   爷爷,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爷爷,我长大后一定要嫁给您!   十岁时说的话不是儿戏!   绝对不是!   您一定要等我!   天地作证,   我一定伺候您终生!   在老爷爷身体未愈的那段时间,菊花一边照顾着爷爷的生活起居,一边在爷爷的指点下,学会了做糖葫芦。放学回来,不管爷爷是否同意,她冒着被野兽侵害的危险,独自上山拾柴。晚上,先把糖葫芦做好晾着,再完成作业。白天,利用课余时间上镇子吆喝着卖糖葫芦。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承受着一切不该承受的负荷与苦难。呵壁问天,有谁在乎过穷苦百姓的七情六欲?有谁关心过穷苦百姓的生老病死?他们无欲无求,不争不抢地活着,尽显人性的美好,为什么,为什么总是不得好活呢?   ……   十三年后,由于菊花的不懈努力,终于考上了大学。在接到录取通知书时,爷俩紧紧相拥,泪如泉涌。这是感恩的泪,这是幸福的泪!   为了不辜负爷爷的期盼,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菊花不得不离开慈祥的爷爷。临行前,她跪在爷爷面前,痛哭流涕,连叩三个响头,哀求道:“爷爷,您一定要等我回来,十岁时说的话不是儿戏,我一定伺候您终生!答应我,否则,我就不上大学,一辈子守在您身边!”爷爷老泪纵横,频频点头:“好,爷爷等,等闺女回来。”   听到爷爷的回答,菊花悬着的心有点踏实了,再次叩头。然后,擦干脸上的泪水,背起行李,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养育她的好爷爷,告别了日夜栖息、与爷爷相依为命的温暖之家------破烂的窑洞。此时,野菊花正开,她慢慢地走出了爷爷的视线,最后环视了满山的野菊花一周,带着爷爷的期盼和牵挂,转身踏上了她的求知路。   三年,对于菊花来说,是何等的漫长!她想爷爷,牵挂着爷爷。如泣往事,历历在目,满腹思念无处寄托。唯有山上的野菊花是她心灵最大的安慰。看到野菊花,她就好像看到了爷爷慈祥的面容。每到秋天,她就去郊外采摘两束野菊花,一束制作成标本,一束放在床头。每天看着金黄的野菊花,闻着淡淡的清香,想起爷爷无微不至的关爱,她脸上才会泛起一丝笑容。   终于,三年的大学生活结束了,菊花怀着喜悦的心情告别了大学校园,归心似箭。此时,她脑海再次浮现爷爷那慈祥的面容,还有那被龙卷风摧毁的茅屋,那破窑洞,山路上一高一矮的身影,那吆喝声……一幕幕如电影般回放,顿觉心酸,但想着很快就要见到久别的爷爷了,她脸上又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一路上在心里规划着未来:她要嫁给爷爷,不再让爷爷那么辛苦地卖糖葫芦了,她要给爷爷修建一间好房子,不再住那破窑洞,让爷爷安享晚年……   菊花一路风尘仆仆回到了山寨。然,山寨变了模样,路宽了,昔日和爷爷相依为命的破窑洞成了瓦厂。她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全身发麻,一下子就凉了半截,心里琢磨着:莫非……不,不会的,爷爷一定是搬家了。想到这,她的心快要跳出来了,急切地打听爷爷的下落。只见通往山寨的路上有个卖冰糖葫芦的青年,仔细一瞧,他的担子是老爷爷用过的。于是,她扔下行李,飞奔上前,询问其详。青年告诉她,老爷爷两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把做糖葫芦的技术传授给他,叫他在这等一个人,并要他告诉那人,不要挂念爷爷,找个心仪的人好好生活。至于等什么人,他不知道,因为老爷爷话没说完就咽气了,他只好常年在这附近转悠。   听罢,菊花无语,泪水哗哗地流。望着变了样的山寨,无限忧伤涌在心怀。多少恩情,多少疼爱依稀在眼前。最难消受,就是离情,怎能不伤心!是老爷爷给她生命,给她希望,给她一切!都说血浓于水,血脉相连,其情可鉴。然,菊花与老爷爷并无血缘关系,却是那样的亲!老爷爷对菊花的关爱,踏遍辞海,找不出任何一个词语来表达一二!多么慈祥、善良的爷爷,她没见上最后一面就撒手人间。   一生的辛劳,一生的血泪,一生的等待,只为幸福花开,可最终未能看到花开的美丽。菊花的等待呢?伺候谁?如何报答爷爷的恩情?心无所依,碎了,痛了,钻骨的痛!揪心的痛!孩子,哭吧,大声地哭吧,也许,唯有泪水,才能洗涤一下心碎的伤痕,回归片刻平静!   时近黄昏,夕阳血红。菊花捧着老爷爷的遗像,全身像灌了铅似的沉重,蹒跚的脚步,朝着老爷爷安息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迈进。望着前方的大山,她似乎看见满山的野菊花开了,爷爷正在采摘野菊花为她编织花环。于是,她张开颤抖的嘴唇,不成腔调地唱着那首儿歌:   板凳,歪歪,菊花,开开,开几朵?开两朵,爷爷一朵,菊花头上戴一朵……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拙笔难尽其详,不达其意,只好草草收工。这时,那悲伤的旋律还在耳边响起:      你用你一生的等待   等待那花儿能早开   就在花儿绽放的季节   你却满足安详地离开      野菊花又开满山寨   山寨的路不再难迈   心仪你的人已经归来   你在天堂是否也无奈      曾经的纯朴拔动了芳心   曾经的天良感化了人间   一束束野菊花编织的花环   在心向往的地方盛开不败      曾经的许诺不会是儿戏   曾经的感动温暖了寒风   一串串糖葫芦编织的故事   在梦开始的地方会更精彩      落笔于2013。05。03晚 北京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家哈尔滨到哪里的医院医治癫痫较好湖北哪治疗癫痫好?十堰治癫痫病最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