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我的父亲,我的根(散文)

    我的父亲,不仅仅是我生命的根,也是我为人处世的根!最近我写的小说《太阳瓦面过》中的牟云福就是以我的父亲为原型来写的,在父亲不到七十二年的生涯里,大部分时光是在别人的淫威下过活...[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凤凰古镇(选择征文·散文)

    传说中那只涅槃重生了的神鸟,当它最后一次在九天之外飞舞过后,最终陨落在了神秘的湘西,从此湘西的边远小城便有了一个绚丽的名字——凤凰。——题记为了一睹无数次在心中想象的凤凰古镇...[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北瓜记(散文)

    湘西北地区农村的语言丰富而有趣,其中很多俚语都会以瓜果作物入喻。一个孩子长得瘦弱,人家就说“长得像根黄豆秧儿”;不开心拉着个脸,就会遭到“板起个苦瓜脸,搞起个背时相”的讽或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屋檐下那棵带雨的梨花树(散文)

    四月的一个周末,春雨如约而至。天空像一个大筛子,细如面粉的雨雾,均匀地撒了下来。伴着微风,如烟似雾的春雨倾斜着,歪歪地飘着,落在地上就没了它的踪影,丝毫听不到它落地的声响。甚...[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征文】大运山上白云飞(散文)

    新西兰有位希拉里,一辈子的事业就是登山不止,有人不理解地问他:“你为什么登山?”希拉里风趣地回答:“因为山在那里。”——题记【一】我曾经领略了华山的险峻、衡山的秀美,可那年登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烂手吴老伍(散文)

    2018年正月里,烂手吴老伍死了。人们带着祝愿他说:“吴老伍,你下辈子不要再成为烂手了……”吴老伍本名吴道伍,出生在团堡镇高岩坝村的一个农民家庭。他的家四周都是树林,林木高低参差,...[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武夷岑源游记(散文)

    甲午年末,迎来了罕见的暖冬季象。这天,艳阳高照,我们从古镇河口出发,驱车前往武夷山镇岑源村,于鹅湖江村转上武高速公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了俗称“锅底”的岑源,前方不远就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墨香】五月的康乃馨,静静地绽放

    摘要:师母,您总说谢谢我,我怎敢承受这个谢字?是您让我在遥远的四川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几天的相聚,您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全家人为了我们母子的这次出行考虑周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星月.大地】芳菲四月崆峒山清心之旅

    无破坏:无 阅读:925发表时间:2019-04-18 16:06:59 摘要:时间进入了四月,趁春光正好,又适逢清明假期,计划前往崆峒山赴一趟山水之约,不负一年中期待的好时光。 ...[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文字】感忆恩师

    无破坏:无 阅读:1269发表时间:2016-01-17 08:03:27 摘要:这个腊八之前的冬日,天气阴沉,异常寒冷;暖气炉子里不断加煤,室内依然不显得暖和,来到院子里,寒冷异常...[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