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再见了那片空地_1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长满月见草、开满月见花的这块空地,不知啥时被围上了,立个牌子,标写着:“此地已征用,禁止入内。”   每一次路过,我总是痴情地把头扭向那块空地。因为,这不但是我现在休闲散心的地方,而且是我童年上学必经的一段路,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   小时候,我家住在农村,离这有十里开外。   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走在山腰上,乌云盖天,芦苇翻飞,杂树苍苍,密草荒凉。如果不小心,探出头来的荆棘会挂住你的衣服,伸出的芦苇会象刀子一样,割破你的耳朵。碰到阴雨天,头上湿润润的,沾满了各种小碎花。各种禽兽在林子里穿行,发出沙沙的声音,毛骨悚然!   有段路,我每次都在那歇脚,倚靠。不知是谁失了火,烧了一片山,露出一方方矮矮的坟墓。原来,我倚靠的地方,是一方坟墓,心里暗自庆幸,没被“鬼”抓走。自从那以后,不管多苦,多累,再也不敢在那歇脚了。   那条崎岖蜿蜒的上学路虽然让我感觉恐惧,但那也是唯一一条让我通往希望的路。只有通过这条路,才能步入学校,走进知识的殿堂!改变祖祖辈辈连根扁担竖起来是个“1”字都不认识的命运。   至今,我依然非常感谢那口游着蚂蝗、带点浑浊的小水井。正因为有了这口水井,让我干渴的嗓子得到滋润,疲惫的心灵得到涤慰。   那口水井我记忆犹新,就在这空地的湖边上。说是水井,其实是一丘荒芜多年的水田,留下来的一个小水坑,因为里面会自动渗清水出来,不知被哪位好心人修饰成了一口小水井。每当走到那里,我便奋力飞跑,把书包往旁边一扔,迫不及待地俯下身去,趴在水井边,一顿猛饮。是呀,当时真的觉得好喝!因为太累,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一连赶了十几里山路。还没喝够,只见一只只蚂蝗拱着背从四面八方游过来,我只好无奈地停下嘴,爬起来,就着双手捧一把井水擦一把满面是汗的脸,驱逐心中的那份燥热,那份疲惫。离开水井边,就近找块阴凉地坐下,打着饱嗝,嘴角溢出的水,丝丝清凉、丝丝甜。像喝了健力宝一样,给我补充了无限的能量,肩上的书包,不那么重了,跨向学校的步子显得尤为轻松。   往事还历历在目,时光飞轮又转到春天。这片空地开满了粉红色的月见花,招惹着蜜蜂成群结对的嗡嗡响,几只蝴蝶在花间舒展着曼妙的舞姿。我便情不自禁地俯下身子,举起手机,跟它们来个几连拍。微风一吹,花香扑鼻,闭上眼睛,想象着自己长了一对花的翅膀,就要成为花的仙子!   更难得的是空地里面镶嵌的那片湖。美丽、宁静的湖面,她,就象一个大磁场,深深的吸引着我!几次,我差点把车骑到路坎上,酿成车祸。   我总是喜欢围绕着湖边转着圈儿,瞪大着双眼在寻找着什么——总巴望有一只泥鳅什么的附在水底,我悄悄地走过去,趟进水里,轻轻地用双手和着泥沙一起捧起,得意着,欣喜着,心满意足之后再放回水里,就着水洗净了手,意犹未尽地寻找着下一个奇迹。   植株高大,清新可人的水莲蕉把绿色叶片努力地撑开,远远望去,误以为是棕叶,暗自庆幸以后端午节可随时来此处采棕叶包粽子。叶色翠绿可爱,几滴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滚来滚去,晶莹剔透,花絮高出叶面,蓝紫色的花朵素雅别致,像戴着花环的少花,亭亭玉立,时而撅一把风,摇曳了苗条的身姿。   一只长着蓝色羽毛的鸟儿落在花絮上,伸出尖尖的红嘴啄着花瓣。由于不负重力,压弯了花杆,红嘴蓝毛的鸟儿眼看就要跌入水里,在我担心的那一刹那,鸟儿黄色细脚轻轻一弹,来个蜻蜓点水,拍一下刚沾着湖水的翅膀,像箭一样离开了水面,早已立在了另一根花絮之上。   还有那几丛水浮莲,叶翠发亮,垂悬于湖面之上,开着紫色的花,形似多棱小喇叭。小时候,我可没少打捞,装得满满一萝筐,每次下手剁为猪食时,我都不忍心,总是偷偷地采几朵戴在头上,妈妈看见了,总是噜噜嘴:你个小蠢婆!每每此时,我都会羞红了脸。   远远的,望见湖面上一只野鸭儿在焦虑地游来游去,东张西望,显得那么惶恐,似乎在问:我的爸爸妈妈呢?我的恋人呢?我的玩伴呢?我迫切地想靠近那可人的小东西,把手伸过去,把它捂在胸口,抚慰它那受伤的心灵,与它置腹地交流,然后,双手小心地把它捧回美丽的湖面。见我,它更惶恐,匆匆地,游的离我更远。我四下寻觅,努力地想帮它寻找它的家人,它的恋人,它的玩伴。湖面的另一端,一前一后落的很远的两只野鸭儿,看得出一只拼命地向前游,另一只奋力地追。它们吵架了?不开心,闹别扭了?什么时候可以和好?我自顾自的想着。   当我返回原来那只落单的野鸭儿那里,欣喜地发现,它找到了它的伴侣。我小心地靠近,悄悄地坐下来,像一尊雕塑样一动不动地疑望着它们,生怕惊扰到它们的美好时光。远处,那对吵架的野鸭儿和好了,也向我这边游来,我内心一阵狂喜……两对,两对野鸭儿在我眼前嬉戏!时而,拍打着那双小小的翅膀,时而,探着萌萌的小头,张望着我,时而,用那扁扁的小嘴在水里啄两下……我欣喜若狂!头一回,头一回这么近距离地与它们对望。它们那么自由,那么浪漫,那么尽情地嬉水!   有一对,悄悄地游开了,它们去另处花前月下了。我深深地祝福,愿它们永远这么自由、这么快乐,永远都不要遭遇猎人之手。而我,天天可以来看它们,每次还是这么近距离!   一位钓鱼的老爷爷,他也闲不住了,放下钓鱼杆,来到青石路面上转悠着,他比我更用心,不知从哪儿找来几根铁丝,做成一个鸟窝,垫上厚厚的树叶,拿根棍子踮起脚尖挂在了一棵大树上!嘿嘿,静待鸟归。大爷放下木棍,环绕着大树,是乎想象着一只鸟儿拍打着翅膀飞进了鸟窝,隔些时日,有了鸟爸爸,鸟妈妈,带着鸟宝宝,在大树上自由自在的跳跃,唱着欢快的歌儿!   一树一树的果子,红得耀眼。前些日子一位好心的美女告诉我,这果子可以吃,怕我不信,还当着我的面摘了一颗放进嘴里。我也顺手摘了一颗,拔了皮放进了嘴里。虽然没有桔子的甜,也没有苹果的香,但真的不失它的趣味。我再摘一颗,干脆连皮放进了嘴里,然后用牙把皮理出来,小心地,一颗二颗三四颗,尽管沉甸甸的一树一树,我依然轻轻的,轻轻的,生怕掉了一地……   过往的岁月,不管心情多糟糕,只要来到这里,我的心情立马象冬日暖阳!吹着柔柔的风,吸着自由清新的空气,闻着花香,看着阿娜的柳枝倒映湖面,听着鸟儿婉转的歌声……   据说,这片空地将来要建一栋二百多米高的星级酒店。也许有高高的栅栏围墙,也许有被厚厚的铁皮围得严严实实,什么也看不见。是呀,不日,将高楼林立,灯火通明,各种车辆川流不息……几台挖掘机在那整装待发。随时将这一大片开得烂漫的月见花,挖掘,埋葬,再也不是蜜蜂和蝴蝶的家!还有哪几对野鸭儿,它们将何去何从?还有我的心…… 青海治疗癫痫的药品西安羊角风病治疗哪家好武汉小孩癫痫病早期症状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哪里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