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爱如灵泉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写作经验

  汽车停靠在一个荒僻的小村口,路很泥泞,我们每踏一步都十分小心。手中的行李沉甸甸的,一如我心。

  七弯八拐地进了一家小院,还没等放下行李,两其中年汉子便迎了上来,扑通一声跪在我祖父眼前,哭喊着叩头作揖,着实让我吃了一惊。一番外交后,我们被领进了一间阴暗的老屋,地上躺着一小我私家。

  “大奶奶,”我轻唤面前这位鬓发苍苍的老人,声音哽咽,她没应,依然蜷缩着悄悄地躺在地上一张硕大的竹匾里,用浑浊的双眼盯着我,面无心情。

  “她是春儿的闺女!”身旁一位中年妇女把嘴凑近她的耳朵高声地说。

  “……春儿……哦……”片晌,老人才动了动唇,依旧毫无心情,眼光凝滞。

  春儿,我的父亲,老人的侄儿,而我则是她从未碰面的侄孙女。我这是第二次回祖籍,与第一次踏入这家门已有十年之隔,影象里已无半点印象。这次同祖父回家探亲,实际是奔丧的。

  屋里烟雾缭绕,供香的烟气混着霉味儿阵阵扑鼻,木质的椽梁与砖瓦的棱角依稀可见,墙角剥落的漆袒露了内里坚固的黄土。屋里没有灯,门是阳光惟一的进口,顶上悬着的白炽灯早已结满蛛网。长桌上整齐排放着的供果后头,是不久前嵌入玄色相框中的大爷爷。白蜡的微光映照着的是一张苍老而慈爱的脸。忧伤,在这个阴暗狭小的空间里弥漫。

  “你们咋任她这样躺着?”爷爷低吼着。

  “……她不听……”

  “……劝了许多几何次了……”周围两三个妇女七嘴八舌地表明道。

  大奶奶牢牢攥着爷爷的手,满脸浊泪,口里喃喃道:“你们就回咧……他走咧……他走咧……”

  爷爷不措辞,只拍拍她的手,然后别过脸迅速抹了一下眼睛,高声擤了一下鼻子。

  这是我影象中第一次看到爷爷堕泪……

  厥后我才大白,她之所以执意要躺在这间屋里,是要守着丈夫的遗像。年逾古稀的她早已没有自理本领,起居全靠家人照应。大爷爷已葬了半个月,她照旧不愿分开,吃喝拉撒全在这张匾里。在农村,逝者的牌位和遗像是不行随意挪动的,好屡次家人把她抬进卧室,第二天发明她又爬到了那间老屋,浑身是泥,手脚都蹭破了皮。

  听爷爷说,大奶奶年青时,前夫因病被庸医误诊早逝,留下两个幼子和一堆医债。大爷爷是前夫的工友,不忍心看她受累,便暗地里帮她照顾孩子,送还债务,日子总算熬出了头。大爷爷提出要与她组建家庭,她虽戴德在心,却因为本身是被人瞧不起的未亡人,不肯拖累大爷爷,执意不愿。大爷爷也不多劝,一如既往地在她身边劳作。农忙了,抽闲儿帮她插秧收谷;家里没米没油了,花自个儿的钱帮她添齐;孩子上学了,为她四处奔波筹措学费;孩子事情了,为她挨乡挨县寻找单元……就这样,大爷爷用本身的方法冷静期待着,等过了芳华,等过了整整二十六年!比及儿子们都成了家,她终于突破家人的阻碍和世俗的成见,毅然嫁给大爷爷。亲事办得很低调,她却很知足。相濡以沫的十年婚姻里,日子过得很清贫。丈夫调往外地务工,她包袱了所有的家务和农活,尚有家人的冷酷和乡人的鄙夷,但是她从没有过一声诉苦,没掉过一滴眼泪,哪怕是在累倒、昏厥的时候。她常对儿子们说:“家里安妥了,你们爸才定心,这都是欠他的,又有多苦呢?”

  爷爷向我们论述这些旧事的时候,神色很凝重,语毕长叹了一声。他的心情里,有追忆,有钦佩,有哀思,有感应……

  在家逗留了几日,我们要踏上归程了。临行前我独自来到那间老屋。大奶奶照旧宁静地躺在哪里,如同婴儿般沉甜睡去了。我俯下身,紧握着她那双枯木般干皱的双手,叫了一声:“大奶奶!”她依旧只是盯着我,没有心情,没有言语,甚至连放在我手心里的手都是孱弱无力的。

  我暗暗起身拜别,什么话也没有留。在她的世界里,只有那十年的温情可以或许让她这样安然睡去。我想,那相知相爱的十年,对付他们,已似一个世纪了……

  走在高卑的路上,回身回望,老屋离我愈来愈远,愈来愈远,变小了,恍惚了,被村子美景遮蔽了。然而我的心却是亮亮的,我知道那是一股爱的灵泉,它已经深深扎根在我心里,清澈澄明,源远流长……

治疗癫痫的偏方到底有用吗固原看癫痫病靠谱的医院兰州癫痫病正规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