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百味】那年 那月 那天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职场小说
破坏: 阅读:1511发表时间:2017-06-17 15:09:36
摘要:一篇诠释父爱的美文

【百味】那年 那月 那天(散文) 我的爸爸虽然个子不太高,也不太魁梧,但在我的心中,他永远是一座巍峨挺拔的大山;深沉而又严厉,宽厚而又仁慈。
   我们家姐妹六个,但爸爸从小就很喜欢我,虽然我也是女孩,虽然他期待有个儿子,可他还是很疼我。那时我真的很幸福,甚至我不想长大,怕长大了爸爸就不喜欢我了。事实证明:他一直都是很爱很爱我的,不然他不会在我们姐妹六人中,只选择我留在他身边陪伴他的。
   记得我刚从北京回到农村的家里时,根本不会干农活,可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爸爸,只知道我年轻有力气,就带我跟他去割豆秧。那样很硬,属于木质部的植物,要用很锋利的镰刀用力才能割掉。爸爸给我讲了一遍割豆秧的要点,我们就开始收割了。完全不懂的我,第二下就割到了自己的手上,豆秧没割掉,却把我的手割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我尖叫着,扔下镰刀,眼泪汪汪的缀泣着。爸爸见了就“刺啦”一声撕下他的衣服给我包手指,看着爸爸仔细的给我抱着手指,又看到他那疼爱的目光,那时,我又觉得自己好幸福。他叫我坐在地头看他劳动。我坐在地上,看着弯着腰,冒着汗劳动的爸爸,干得那么得心应手,当时我真的很敬佩他。
   晚上,坐在一起吃饭时,我看见爸爸的手也缠着布,明显也被割伤了。可我根本没有听他说,更没有听到他叫一声,要是不在一起吃饭,我还不知道他的手也割破了呢。
   每个人的长大都会冒几次险。小的时候我也很淘气,别看我是女孩,爬树上房,没一样不干的。我家房子的东侧有一棵桑葚树,一到夏天,树上结满石家庄专业癫痫病医院的排名是多少?了黑黑红红的桑椹果,淘气的我就每天爬到树上去摘桑葚果吃,弄得满嘴满舌头都是黑黑的。爸爸笑着对妈妈说:“看咱闺女那小嘴吃的。”
   那时很不懂事,就知道没事上树上房。有一天,我又爬到树上去了,摘了好多桑葚果,就坐在树杈上吃,爸爸笑眯眯的在树下看着我。谁知我太得意忘形了,竟忘记自己是在树上,一不留神,从一丈多高的树上掉了下来,幸好爸爸在树下看着我呢,一下接住了我,才幸免于难。我吓得哇哇大哭,爸爸把我搂在怀里哄着:“不怕不怕,下次咱不上去了;要非上去得扶好坐稳了。好了好了,没事没事。”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上过那棵桑葚树。
   有一年秋天,那时我才八九岁,我和邻居小朋友一起玩,不知道怎么就说起谁的妈妈如何如何。邻居家的小朋友就说我妈是个漂亮的狐狸精。我听了非常生气,就和那小朋友理论,说着说着就动起手来。我比那个小朋友高一点,打架自然占上风,我冲出一拳,本来是想打他脑袋的,没想到打到了他的嘴上。那个小朋友正患虫牙,被我一拳把他的虫牙打掉了,顿时流了好多血。
   本来是两个孩子之间的打闹,没想到那个孩子子的家长非要把我的牙也打掉了,他心里才平衡。我爸爸好话说尽,那人怎么都不依不饶,并扬言:要么要我的牙,要么我爸爸下跪。爸爸听了点着头:“好,只要我下跪就不伤害我女儿?”
   “对,只要你下跪就放了她。”那个人坚定地说。
   爸爸没再说什么,他松开我的手,真的给那人跪下了。我看着爸爸那倔强严肃的表情,他警告着那个孩子的家长:“我已经给你跪下了,不许你再碰我的孩子一下,如若不然,绝不饶你!”
   果然,那个孩子家长没再找我的麻烦,事情都过去几十年了,当时爸爸为了不让我挨打,宁愿自己下跪的情景时时在我的脑海出现,并深深地贮存在我的记忆里,无论如何也删除不掉,他的爱憎分明赋予我勇敢和责任。
   上个世纪的1985年6月,我从北京回到我农村的家,当时我二十二岁,爸爸就再不放我走,我只好一边织毛衣,一边和爸爸一起劳动。六月中旬,我帮家里收割麦子,在洗完澡后,突然发烧,而且越烧越高,在村里卫生室治疗好几天也不见效,整天烧的昏睡不止,饭也吃不下去,几乎什么都不知道了。偶尔我醒来,听见妈妈的叹息声,隐约看到爸爸站在我的床前,那目光是那种非常担心的眼神,只不过他不像妈妈那样会哭。
   我的臀部被注射针剂时打肿了,又痒又疼,可是依然一点不见好。我再也不想去打针了,我放弃了自己。爸爸就一直鼓励我,说他以前生病时,一直坚持,最后还是好了。他还说:我是他的宝贝女儿,不许我放弃自己!听了爸爸的话,我又燃起生的希望!
   一连十多天,我依然高烧不退,而且昏睡得越来越深。爸爸急得不行,那时交通很不方便,他就用自行车带我去医院,半路上我就没有了知觉,他扔下自行车,背着我就往医院跑,跑了有五六里地,才到医院,放下我就晕了过去。
   就这样,我进了医院,医生给我做了检查,结果是:斑疹伤寒。
   医生们很震惊:高烧了那么多天,肠子没有穿孔,真是万幸,如果肠穿孔就没命了。
   爸爸一连陪了我好几天,当我清醒后,看着他站在隔离室外焦急而又憔悴不堪的面容,那时,只有那时,我才真正读懂了他那颗父亲的心。
   如今,我的爸爸带着他的牵挂离开我已经八年了,虽然时间已经远去,但爸爸那对女儿由衷的发自内心的爱,永久的保存在我的记忆里,让我想起来时刻都会勾起我对他的无限思念。

共 1935 字 1 页 癫痫反复发作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770370&pn2=1&pn=1" class="pre">首页1四川那家癫痫医院权威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770370&pn2=1&pn=1" class="next">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