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心灵】红烧肉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职场小说
   鸡蛋贩子焦大来花舍村收鸡蛋有七八个年头了。刚开始时,骑着一辆笨重的老式自行车,一边挂一个钢筋焊的鸡蛋筐,筐四周竖着硬纸盒板,如今早已鸟枪换炮,开着福田小货车来收鸡蛋了,每周一次,从不间断。养鸡户们对他很熟悉,也都愿意把鸡蛋卖给他,37岁的焦大,身材魁梧,仪表堂堂,属于很有女人缘的那种男人,最关键的是他人厚道。外面鸡蛋涨价了,几年前信息不发达,鸡蛋涨价的消息还没传到村里,他却从来不蒙人,主动告知外头收购价都涨了,按上涨后的价格结算给养鸡户,做生意即做人,他从不赚昧心钱。   35岁的李红兰和村里许多女人一样,一个人守着家,男人常年在外打工搞装修,只是李红兰公婆家离她家有点远,住在二儿子家附近,帮着照应还没会走路的小孙子,一点帮不上李红兰的忙。别看李红兰细挑身材,看上去弱弱的,一个女人家浑身却有使不完的劲似的,一个人在家除了种着二亩地外,还养了1000多只蛋鸡,每天也真够她忙的。这天李红兰特地起了个大早,从菜场买了菜回家后,就在灶台前忙开了,做了一锅儿子吃不够的红烧肉,又烧了一个糖醋鲤鱼。在县一中读初一的儿子小东今天放月假回家,几天前,就给李红兰打电话说:馋妈妈做的红烧肉了。可快十一点钟时小东又突然打来电话,学校紧急通知月假改为下周放了。李红兰放下电话,看着桌子上的红烧肉和糖醋鲤鱼,不免有些失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儿子不回来或许是自己真累了,她自己一点胃口也没了。   焦大进鸡棚把李红兰昨天捡好的三箱鲜蛋搬出来,称过重算好账去厨房给李红兰递钱时,瞥了一眼桌子上的菜,举着钱的手僵在半空中,不由得咽了几口唾沫,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不由自主地说:“李红兰,你家里要来客人呀!忙了这么好的菜。”李红兰笑笑说:“本来儿子今天放月假回家的,可学校又通知改为下周放了。”说完看了焦大一眼:“要不在这吃个便饭?”李红兰本来只是想客气一下,心里其实并没有留焦大吃饭的意思,毕竟家里就她一个女人在家。   焦大许是肚子真饿了,将钱重新放进腰包里,也不客气,赶紧洗了手,坐下抓起筷子就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嚼了几下昂着头夸张地叫了起来:“我真没想到呀!你李红兰厨艺这么好,比我在饭店吃过的红烧肉好吃得不知好吃多少倍!说真的你应该开个小饭店的,保准你生意火!”坐在焦大对面的李红兰只是笑了笑:“别取笑我了,赶紧吃吧!”   焦大吃了几口菜咂摸着嘴巴说:“我可说的是真心话。”说完叹了口气:“这么美味的菜,要是有酒就好了。”低头正扒饭的李红兰听了愣了一下,放下筷子起身从碗橱里摸出一个酒瓶,那是男人石伟春节在家时喝剩下的半瓶泸州老窖。焦大看着酒瓶又夸张地叫了一声:“还有这么好的酒呀!我今天真是太有口福了。”   酒饱饭足的焦大满脸通红,脸上挂着意犹未尽的笑意。李红兰却有些后悔了,焦大是开着小货车来的,车上已装了十来箱鸡蛋。焦大看出李红兰眼中的担忧,连忙摇着手说:“你一百个放心!喝这点酒没事的。”   焦大说着就要走,走了几步又转回头:“你看你看,鸡蛋钱还没给你呢?”说完从腰包里掏出记账本飞快地看了一眼,抽出钞票数了几张递给李红兰。李红兰伸手接过数了数,抽出一张老人头递过去:“焦老板!你酒可是真多了,多给了我一百块,要不你在车里歇个时辰再开车吧。”焦大咧开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算我的酒菜钱!”李红兰有些生气了,硬是将一百元塞到他手里。“瞎说什么呢!吃顿饭还收钱?你把我当什么人了。”焦大只好将一百元又塞回自己的钱包里。   半个月后,十点钟光景,正在鸡棚里忙着捡蛋的李红兰手机响了,腾出手掏出一看是焦大的。李红兰知道今天是焦大来村里收蛋的日子,心里便有些责怪他,打什么电话呀!浪费时间。看手机响个不停,这才有点不情愿地接通了手机。焦大在电话里有些支吾:今天能不能再在你家蹭顿红烧肉呀?李红兰犹豫了一下,想想还是满口答应了。说完又赶紧补了一句:那你先去村里别的养鸡户家,我家的鸡蛋还没捡好呢?   李红兰从鸡棚里出来,立即骑车去村部前的吴二肉铺前割了二斤五花肉,回家赶紧剥葱切姜刷锅烧起了红烧肉。半小时后,李红兰将肉焖在锅里,三步并着两步准备到屋后鸡棚里继续捡蛋。一路走着走着不由得鼻子一酸,吧嗒吧嗒落下几滴泪来。最近鲜蛋价一天比一天低,这样的价格好几年都没有过了,饲料价步步高,鸡蛋价却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搭进多少功夫不说,几乎连饲料钱都收不回头了。想想去年刚花3万多新盖的这个鸡棚,心里就懊悔不已,这样越养越亏,何日是个头呀!蛋价拦腰斩后,李红兰曾给男人石伟打过电话想听听他的意见。在家里李红兰一直把石伟当主心骨,什么都听他的。石伟说,总不会一直这么低的蛋价,待秋后再亏那就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两口子还没说上几句,李红兰就没好气地挂了电话,石伟在电话里连一句辛苦了的关心话都没有,让李红兰真伤心了。   李红兰一进鸡棚就看见一个男人弓着腰在鸡笼前捡蛋,不由得一愣,快步上前一步说:“要不得呀!折煞我了,怎么能让焦老板帮我捡蛋呢?我不是让你先去别的养鸡户家吗?”焦大手里不停,扭头笑眯眯地说:“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你为我烧红烧肉,我帮你捡蛋,两抵消吧!”   李红兰心里暖了一下,嗔怪道:“你想得美,你看我一个人都快忙疯了,我今天可没功夫给你烧红烧肉,你回家让你老婆给你烧上一锅,让你吃过够!”   那天真是太忙了,李红兰脱了外套,仅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薄型羊毛衫。那件羊毛衫还是她结婚时买的,质量很好,儿子小东都14岁了,羊毛衫有些旧了,下摆掉线的地方已露出几个绿豆大小的洞眼。可李红兰舍不得扔,这件羊毛衫很合身,穿在身上也很舒服。捡好了蛋,焦大又去小货车上,将李红兰要的五袋鸡饲料搬进鸡棚里间的仓库码放好,在水笼头下洗了手,看李红兰在整理蛋箱,就走了过去。李红兰说:“马上就好,红烧肉在锅里焖着呢。”可就在焦大经过李红兰身后时,焦大转身拦腰抱住了李红兰。李红兰一惊,触了电样浑身酥麻,嘴里骂着“你要死呀!放手!神经病!”说着想扳开焦大的手,“你再不放手,我可喊人了!”可焦大把她的腰箍得紧紧的,脸紧紧贴在她的脖子后,她想挣脱可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张着嘴却喊不出声来。焦大的手已经游到了她丰满的乳房上,李红兰只觉得突然被抽了骨头似的,浑身着了火一样发烫,整个人瘫软下来,耳边只有焦大粗重的喘息声……   以后,焦大每次来村里收蛋,“红烧西藏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吗肉”就成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暗语。焦大每次来收蛋,李红兰也都为他烧一锅香喷喷的红烧肉,两个人亲热过后,焦大继续开着小货车去村里收蛋。李红兰忙完了地里又回到鸡棚,喂鸡、捡蛋连着轴转,可李红兰心里却是开心的。自从那次和焦大好上后,刚开始她心里还觉得有点对不住男人石伟,渐渐的焦大不来她却有点想他了。男人石伟常年在外打工,每年腊月二十后才回家过年,过了正月半又上了外出打工的火车。石伟在家的那些日子,两人在床上都有点疯狂,都说小别胜新婚,可他和石伟一别就是整整一年。春节石伟回家后,两人在床上都有点贪,天一黑就缠绵在一起,有时候石伟像个癞皮狗一样要了一次又一次,李红兰虽然也很累但总是满足他。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石伟外出打工后,床上的美好让独守空房的李红兰很手术治疗癫痫要注意哪些细节是留恋,想石伟时只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让人望尘莫及。   焦大出车祸一周后,李红兰才听说了。到了收蛋的日子一向准时的焦大却没来,李红兰心里还怨恨过焦大,以为他在外面又有了别的相好女人。焦大没来,另一个蛋贩子练三来了,练三说:“焦大开车追尾了一辆大货车,以后别说收蛋,恐怕下半辈子也站不起来了。”   李红兰是在周末去县医院看望焦大的,她翻出焦大送给她的那件粉红色羊毛衫,那是焦大在金鹰商场卖给她的,她一直没舍得穿。记得那时天刚转凉,那天焦大带来羊毛衫时,李红兰开始死活不肯要,直嚷太浪费了,我天天窝在鸡棚里都没机会穿的,穿了给那些蛋鸡们看呀!焦大笑着说:“也没几个钱,吃了你那么多顿红烧肉,我的一点小小心意,你就收下吧,你那件旧的就不要再穿了”。后来,有一次李红兰去市里办事,特地去金鹰商场羊毛衫柜台看了看价格,她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揉揉眼睛一看不错,最后还是不放心,问了那个营业员小姑娘,小姑娘告诉她,没错!是2800元。李红兰在心里将焦大狠狠大骂了一气,这个死焦大,一年到头辛辛苦苦贩鸡蛋能赚几个钱,买这么贵的羊毛衫给我,心中却漾满了甜蜜和暖意。   李红兰穿上羊毛衫,对着镜子转了一圈,羊毛衫很贴身,将她丰满的乳房顶了起来,她不由得脸上烫了一下,很快就流了泪。   到了县城下了中巴车,李红兰先去信用社取了些钱,又去县一中看望了儿子小东,然后在县医院的骨科护士台找到了焦大的床号,在走廊里来回转了几圈,直到焦大的床前没人了,才悄悄走进去,看到病床上被纱布包裹严实的焦大,心里不由得一揪,生生的很疼。焦大的命是保住武汉有好的癫痫医院吗了,两条腿真如练三所说没能保住,看到站在床前的李红兰,焦大浑浊的眼睛亮了一下,很快眼里大滴大滴的泪滚了下来,滴落到枕头上。   焦大的老婆去住院部一楼药房帮焦大取药去了,正好与李红兰错过。李红兰在焦大床前站了几分钟,怔怔地看着焦大不停地淌眼泪,自己鼻子也酸酸的,她强忍住自己没哭,赶紧从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塞在焦大枕头底下,俯身在他耳边轻轻说:“这是几年来你给我的钱,还有你垫的鸡饲料钱,我都记着账呢,总计7800元,一直没机会还给北京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你,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你安心养伤,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焦大的泪一下子糊住了眼睛,他张了张嘴抽泣着想说什么,可嘴里发不出声音,只见李红兰已经走出了病房,留下一个高挑的背影…… 共 38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