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梧桐】小店西施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职场小说
我在城东宽阔而繁华的商业街后面找到了住处,那里是个城中的小村。这里的本地人已经搞到了大把的钱,相继搬到了他们所向往的别墅洋房里了,留下这些老房子正好可以租给我们这些外地人。那些房子尽管已经陈旧得无法翻新,甚至自来水管里流淌着生锈的坏水,但并没有影响到这里居高不下的租房价格。那毕竟是外乡人难得的窝,尽管他们收入不济,总还是愿意花上那笔不小的开支,只有这个地方离那个忙碌的上班区域最近,每天可以少走几步路,早上还可以多睡那么几分钟。   “喂,伙计,你们要喝点什么吗?”我问那几个帮我搬家的朋友,他们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来帮助我搬家,搞得他们精疲力竭,汗流浃背,说实在的谁愿意帮人家搬家呢?我理所应当给这些辛苦的老友们买瓶好水。   “兄弟,别那么客气啦,随便买点解渴的就行了,反正你晚上不是还要庆祝搬新家嘛,要不先来罐野牛什么的。”这些朋友可真不会为我省钱,眼看着我交了房租和押金,哪有多少钱呢?晚上还要“敲”我一餐,唉!这样一来和请个搬家公司付出的代价差不多了。   这是一条古旧而窄小的街道,人来人往的闹热之地,好多的外来人员都住在这一带,聚集的大多是穷人。只要人多的地方必定是兴旺的地方,尽管两边的房子小而窄,但并没有阻挡生意人的见缝插针,有搞小吃的,卖旧货的,盘发美容的,就连精美的小百货店都不下十家。我放眼看了看,走进了正对着巷子的那间家家乐小店,我料想着那里的饮料应该没有假货吧。那间小店不但招牌醒目,装潢精美,更重要的是那个老板娘用心的微笑,远远地得知我的需要,期盼着我的到来。   “你好!看看要喝点什么吧!”一声诚挚的问候使我感到了比大超市更亲切,她配合着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微微一笑,令我倍感温馨。我不得不偷偷地多看了她两眼,丰满的脸蛋白里透红,使我顿时明白了什么是秀色可餐。   “我要五罐野牛。”我提出了一个普通顾客的需求。   “我拿给你吧。”她的反应特别迅速,在我的目光还没有寻找到野牛饮料的位置时,她已经走出了柜台,来到了我的身旁,从我后面的冰柜里拿出了商品摆放在了我的面前。她优美侧身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洁白的肌肤,乌黑的头发顺着耳朵流淌下来。她帮我把野牛饮料装进了塑料袋,很专业地将袋子放端正。   “我有时候累得不行了也喝上一罐的,很提神。”她的声音很甜美,普通话也很标准,让人根本听不出她是哪个地方的人。外乡人总是爱打听别人是哪儿的人。“今天搬家过来的吧,搬家挺累的。”我一边和她搭话,一边付钱给她。她熟练的将找给我的零钱双手递给我,一声谢谢之后我不得不告辞了。在巷子的尽头处,我回头看到她正在忙着往冰柜里加饮料。   那年夏天特别的炎热,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特别的难熬,内心总是有着这样和那样的想法。我每天准时上班下班,每天都走那条熟悉的巷子,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那个女人在忙碌,下班回住处时也能看到那个女人对着一群人在忙碌。她的小店就在我回租房的那个转角处,好像生意还很不错。   “来瓶啤酒吧。”也许是为湖北市有那些癫痫医院了去看看她吧,搬过去的第二天就又去那里买东西了。她显得特别欢迎,穿着比前一天还要艳丽醒目,看得出她是一个非常爱美的女人。   “你有零钱吗?”她接过我的一百元钱向我示意,“明天再给我钱吧,我是一块散钱都没有了。”她歪了下嘴角,好像一开始就很信任我了。   “不怕我跑了?”   “又不是很多钱,跑不掉的啦。没事,明天记得给我吧。”我能够被她信任很高兴。   “来包香烟。红色那个。”有人来了,不能耽误她哈尔滨儿童医院癫痫的生意,我得走了。她和我拜拜,一边对我微笑,一边招呼着另外一个客人。   我被她那么信任,第三天还得去给她酒钱。我又买了一瓶同样牌子的啤酒,从那以后我就天天买那种酒。她还看到了我的那双价格不菲的新鞋,并且觉得很漂亮。她见我的到来,总是跳出来快速地拿酒给我,显得那么专业,也让我觉得她的用心和善解人意。服务好极了。   “不好意思,海峡酒没有了,要不喝黑土地吧,那也很好喝的。”   “你喝过?”   “没有,我不喝酒的,但我见到很多人买。海峡酒要明天才能送过来。”   “那好吧。”我本来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管她什么酒呢。我又得走了,旁边那个热得没穿上衣的家伙一直在那里吃着冰棍,都吃了好几个了。他在那儿吸呀吸呀,我来的时候他就在,我走的时候他也不走。他并没有什么东西还需要购买,只是盯着老板娘看,看着看着冰水从嘴里掉落在肚皮上,直直地滑落到裤裆里。他嘿嘿地笑着,我很不喜欢那个人的样子,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离开那里。   我有时回去时遇到她那里人很多,就只能微笑示意下,然后买酒走人。她如果清闲也能随便聊上几句,我还会买上些其它的东西呢。她很热情地向我推荐,说这个好吃那个也很脆口,说她要好好工作,她的内心只有事业,有了事业就能过上好日子。不过她的生意的确很好,没有聊上几句又来客人了,简直是络绎不绝。   “美女,你真漂亮!”   “你皮肤真是好。”   “你送货上门吗?”   “什么时候下班呀?”   “今晚请你吃饭吧!”   “晚上寂寞吗?能告诉你的电话吗?”   时间久了,连我去的那些时候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有的人很明显不坏好意,连作品中第一人称的“我”也不能排除没有想法,只是绅士点罢了。反正老的少的大多都好那一口,谁不喜欢美人呢?   “我都老了。”她总是这样自嘲,也许也好怕自己正在老去吧。   “还是你那么年轻。”   “我一个人怎么能送呀,还是麻烦你自己来买咯。”   “我下班已经很累了,要回家休息呀。”   “我没有电话呀。买不起手机呢。”   她总是这样不厌其烦的应付着,能够感觉到她并没有刻意讨厌过他们的意思,也许那些毕竟是顾客吧,便利店不就是图个方便结个人缘嘛,总不能对顾客的几句疯话就生气的。即便有个坏家伙拿着避孕套盒子问她怎么用,说是告诉清楚了他就买。唉,这个世界的坏家伙可真是多啊,我想那么多胡思乱想的人存在,可能是大家从来没有见到过老板娘的老公吧,他们总觉得自己还有机会似的,也许老天会给他们掉下来这么好个林妹妹。   “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   “是啊,做这行,没有办法的,都得面对。”   “能应付得过来吗?”   “习惯就好了。那些都是些耍嘴皮子的。”   “你真的连电话都没有吗?”其实我也想要她的电话号码。   “不是不是,骗那些小子的。”她从抽屉里拿出来一部时尚的女士手机。“我把QQ告诉你吧,我们网上聊。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请教你呢,你的口才那么好。”她能够把联系方式告诉我使我感到很高兴,说明在她的眼中我和那些坏家伙有些不同,即使我自己知道也有些坏想法。   空闲的时候,我们开始在网上聊天,我给她发去一杯茶,她也给我一杯茶。你吃饭没?我吃了。然后就开始关注她的空间动态,她每发表一个心情我总是那么在意,而且喜欢去猜测她的处境和状况。可是,我一点都看不出她是一个有夫之妇的迹象,也看不出她有情人和伴侣。她显得那么纯洁和单独,从早到晚就是她一个人操持忙碌。她穿着十分洁净艳丽,甚至有点时尚,那么爱美爱干净的人,而且十分爱劳动。我们总是想着她的身世,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她究竟还是有钱开小店的,听说那种小店的加盟费都很贵呢。   每到回家的时候,在那条路上,我远远地看着那明亮的招牌,那个忙碌而漂亮的美人,我总觉得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她肯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她虽然单独,但她却那么成熟。   “我哪有什么故事,我是一个普通的人。”她总是这么说,也许她不想告诉我吧,每个人都是应该有故事的。   “我们家以前也很穷困,我们家三姐妹,还有一个弟弟。我是二姐。我16岁都出来打工了,从学校里出来的,那年我弟弟快要死了,需要很多的钱。”这是她在看了我的那篇《想起》之后对我讲起的她自己。   “我出来的时候住在我姐姐那里,我和她们都没有钱,我年纪小,也不好找工作。我记得那次我三天没有吃东西,只喝了一瓶一块钱的矿泉水,后来我姐姐在工厂包吃的伙食里偷偷搞了一个鸡腿给我带回来……”讲到这里的时候我和她心里都不是滋味,她的眼睛已经快要落泪了。可是正在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了一个男人,那是个看似强壮的中年男人。她立刻收拾了心情,带着红红的脸蛋微笑起来,那种表情,就像是人们高兴得快要落泪的样子。   “我拿个雪糕哈。”那个男人自己动手从冰柜里拿了雪糕,然后就走了出去,他并没有付钱。   “他是谁?”我其实早就想知道了,每次去小店他都盯着我,他也许看得出我天天去小店并不是为了买上一瓶啤酒,但我不喜欢他,他那种眼光总让我觉得他也有所图谋,因为我也看到他和老板娘亲切的交谈。   “他是这栋楼的房东,有时他也会帮我抬下冰柜的,特别是突然下雨的时候。那个戴眼镜的女人是他老婆,他们两夫妻都住在这里。”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那个男人也是个色鬼,真害怕她上那个男人的当,但我却不好开口,还能怎么对她说呢,难道说你的房东想勾引你不成。我只能希望事情不会那么糟糕。还有那个对面的同行,居然自己的生意不做,跑过来看她做生意,还主动帮她去找零钱呢。   就在那年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天我照常去买酒,那里居然是一个小女孩在收钱,那个处于青春期的女孩脸上有些痘痘。她不认识我,但照常礼貌地和我打招呼,只是显得特别的生疏,一看就是个生手。那个女孩使我已经想不起要买什么东西了。   “以前那个是你的?”   “她是我姐。”   “她去哪里了?”   “我姐夫喝醉了,她去照顾他了。以后我来上晚班,我姐就轻松一点了。”听到这里,我的内心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怎么会冒出个姐夫呢?我可一直没有看到有什么男人和她接触呀,她又没有戴什么戒指的。那天我什么也没有买,我走出了小店。我想了很多,就像想故事一样,觉得那个姐夫一定不合格,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来帮助过她。一个人做生意也挺难的,可是有千千万万的人都想帮助她呀,连我都想帮她,但始终没有帮过。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没有和她谈过话了,因为晚上是她的工人小妹上班,我再也不喝啤酒了。只能在早上看见她忙碌的身影,也没有见过所谓的姐夫,但我还是始终没有走进去。我能够看到小店的门口多了一辆红色的轿车,也始终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样的。直到有一天晚上下班,我的确有些东西要买,即使是她的小工在也无所谓了。可武汉治疗癫痫都有什么疗法是当我进去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不该进去,是她在,她好像变得不怎么认识我了,但还是礼貌地招呼,她的旁边坐着一个男人,那个人的年龄应该比她大很多很多,他看似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有时抚摸一下老板娘的肩膀。我也只能变得不认识她了,买完东西就快步走过了马路。   夏天就那么快结束了,我对啤酒的需求基本上没有了。我也没有再去过那个小店,甚至远远地看上一眼也没有了。   当又一年的夏天到来的时候,我又想起了啤酒,想起了那个小店漂亮的女人。   “好久不见。生意还好吗?”   “是啊,好久不见,还行吧。就是太累了,你看我都累出黑眼圈了。”她还是那么害怕自己变得不漂亮呢。   “不是有个小妹帮你吗?”   “她太年轻了,也帮不了什么。我叫她回去了。”   “可以教教她嘛。”   “不好教,那个女孩是我老家一个村的,出了什么事不太好给她父母交代。”   “能出什么事?”   “是的,她年纪还小,我发现她和一个小男孩谈恋爱,有时晚上也不回来,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可不好。还有,我发现我的钱也经常不对数。”   “那倒也是,外面爱情骗子很多。”说到这儿,使我想起了爱情。“那你的爱情还顺利吧?”   “我,我不要爱情了,只要事业,要成功。之前吧,是个小女孩的时候,不懂事,深深地爱上了一个人,把什么都给了他。就在我想把将来都给他的时候,出事了,由于我为了想多挣钱跑呀跑,我的腿跑坏了,要开刀。可是那个男人呢?我最爱的那个男人,却躲得远远的了,他又去找了另外的一个大美女。那时,我死的念想都有了,现在想起来,真不知道那时怎么熬过来的。现在呢,我只想好好生活了。”我能够理解,她其实伤得很重,就像她撩开裙子让我看到的那条伤疤一样,无法抹去。   我又开始走向那个小店,偶尔和她聊上几句。有时候也能见到那个来自台湾的老头,他人也很和善,只是已过壮年,听说在台湾他已经有了妻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老头也很少见到了,老板娘似乎又回到了又做老板又做老板娘的时期。   我能够看出她眼角的一点点忧伤,只是她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你多大了?”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耳根都红了。   “我是88年的。”   “我87,我比你大,我是你姐,愿意吗?”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总感觉那么别扭。   “我现在只有事业了,只能成功,不然……”   “你一定会成功的。”我必须鼓励她一下,她肯定是遇到问题了。   “真想向你学习,你很有才华,你以后也大有作为的。”我听着她的夸奖,心里不免有些兴奋。   就是那么勤奋的一个女人,有个星期天都没有营业,到了晚上也不见开门。第二天照常如是。我本来想打个电话问一下,可是我没有,难道说我要买啤酒了,你回来吧。说不定正去台湾呢。   “我去旅游了,去漂流,好刺激。”我感觉到她心情好很多了。她说跟公司一起去的,公司出钱的。   “什么公司?”   “保险啊,我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在学习保险呢。”我明白了,她要成功的事业是保险。她被保险的培训激发了。“我自己也买了一份。”她说没有爱情的人是需要一个保障的,不然以后咋个办?   “挺好的。”我其实不怎么理解保险。   “如果你做,一定会有大成就的,你口才那么好。”她显得那么真诚。   “我暂时不做吧。”   “那你买份吧。有好处的。对自己有保障收益也很可观。……”接着便是很长很长的不厌其烦的演讲词。要是别人,我早就打断了讲话。   从那时候起,她总会提起成功成功和成功。她也为此付出实践,也的确很努力。她总是不忘潜移默化地灌输一些成功方面的知识给我,觉得我也是一个潜在的客户。   她一个人实在太累了,还得兼职做那些成功方面的事。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了她找来了一个帮手,一个看上去年纪并不大的男孩子,显得很羞涩,有点怯生生的,和她长得有些相像,可能是她的弟弟吧,让弟弟来帮忙一下再好不过了。我好多次看到她弟弟并不怎么熟练,总是让姐姐操作收银台。   那个弟弟像个顽皮的孩子,下班休息去了。   “你弟弟还习惯吧?”   “不,不是弟弟。”她显得很吃惊。“他是我以前的同事,现在的爱人。”当她说完爱人的时候吃惊的人变成了我。我们都沉默了一会儿。   “我觉得,只有他不会伤害我。”她说。   共 560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