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爱诗意,即使那是虚幻的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哲理散文
摘要:我们沉醉的是那种诗意。那个学生十年后的美丽约定有可能实现么?答案是否定的,但没有一个人嘲笑他,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反驳他说:“这是不可能的事,你真是异想天开!”我们爱诗意,即使那是虚幻的,因为我们失去这种时光很久了。 若不是突然停电,这个下午也许跟平常别无二致,我讲着某个复习专题,学生在底下不太整齐地回答问题,抑或忙不迭地抄着笔记,抑或极其疲惫地趴在桌子上做一场短促而奢侈的梦。   这就是我和他们在一起的高三生活,如芥末一般微苦辛辣,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奇。“啪”的一声,没电了,教学多媒体停止了运作,精心准备好的复习计划一下子被打断,怎么办?高考倒计时在我眼前趾高气昂地晃荡,仿佛在提醒我这是节骨眼的时候,时间宝贵。我看向学生,他们的脸上不但没有写着不悦,反而在高声欢呼。   他们压抑太久了。他们是那一只只为了寻觅幸福而存在、而努力的青鸟,却在行走的过程中渐渐忘了什么叫幸福。这难得的片刻,竟然成就了他们的幸福。于是我在黑板上写下了“认识幸福”四个字,我想知道,作为一群90后的孩子,他们的幸福观是什么样的。   一学生说,她的幸福是家人身体健康,每次回家能吃到一碗热腾腾的饭,即使没有丰盛的菜。一学生说,他的幸福是挣很多的钱,让家人从此不用再受苦。一学生说,她的幸福就是三个月后,回忆起今天与老师、同学们在教室里谈笑风声的情景时,会情不自禁地笑!   .......   快进行到最后的时候,我叫了一位坐在最后面的学生,平时沉默寡言的他说了一句,幸福就是十年后大家能再在一起、在同一间教室谈论同一个话题!话音刚落,雷鸣般的掌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我们都被感动了。一个诗意的音符,在密集的空气里飘荡着。我站在他们中间,想起了于丹在《鲁豫有约》里讲到的一个跟诗意有关的故事。   北京市第四中学的高中时代,是改变于丹性情的美好时光,她从一个有点儿自闭、寡言少语的孩子,成长为一个热情洋溢的阳光少女。   她所在的那届文科班共有28位学生,刚好14个男生,14个女生,大家关系特别好。毕业的时候,全班同学在一个男生家里聚会,当时有人问什么时候28个人才能再聚齐。于丹提了一个绝妙的建议:在今年的第一场雪,不管大家在哪里,哪怕是旷课,也都得来那个男生家。   可那年的雪偏偏下得特别晚,到了寒假,第一场雪才姗姗来迟,而爱好游山玩水的于丹照例外出旅行去了,没在北京。回家以后,妈妈说,那天家里的电话都快打爆了,大家都去那个男孩家聚会了,唯独缺她。后来有同学跟于丹说:真遗憾,你错过了今年的雪。她很不以为然:我们现在才17岁,到70岁以前还有多少场雪呀!怎么叫错过呢?   直到整整4年以后,文科班的28位同学才又一次相聚在一起,还在那位男同学家里。大家在一起包饺子的时候,那位男同学走进里屋,从一大摞日记本里掏出一本。他说:“于丹,我这儿还有你的东西呢!”大家看着于丹,都不说话。他翻开一页,对于丹说:“这是你的。”   于丹接过来一看,空白的一页纸,还皱皱巴巴脏兮兮的,角上写着一个日期。这时,大家告诉她,在大家约定的17岁的那场雪里,唯独提出这个浪漫约定的人没有出席,怎么能让她不错过这场雪呢?本子的主人想到了一个主意。那天,他取出日记本,翻开新的一页,写下日期,捧着本子走到了雪地里,雪“哗哗”地落在本子上,等把纸页盖得满满当当之后,他“啪”地合上本子,对其他同学说:“大家看见了,这场雪在这儿,找一个我们大家都在场的时候,把17岁这场雪还给于丹。”   结果,这场雪,在4年以后,“还”到了于丹的手里。   于丹不紧不慢地讲述着,鲁豫听得如痴如醉。   我们沉醉的是那种诗意。那个学生十年后的美丽约定有可能实现么?答案是否定的,但没有一个人嘲笑他,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反驳他说:“这是不可能的事,你真是异想天开!”我们爱诗意,即使那是虚幻的,因为我们失去这种时光很久了。   西班牙《世界报》上刊载过一段绵长的话,里面说,中国的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的想象力。他们本可以吟诵诗歌、结伴旅行、开读书会。但现在,年轻人大学一毕业就成为中年人,像中年人那样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世故的,而不能体验一段浪漫的人生,一种面向心灵的生活方式。   “老师,您的幸福观是什么?”学生的起哄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颇有感触地说:“我的幸福观也许跟你们的不一样,我是参加工作的人,在我的同龄人中,大部分人都在掏空身体,褪掉灵魂地追逐着他们所需要的物质。必须承认,我离不开物质的灌溉,但我知道,生命里那些精神上的体验于我而言更是不可或缺的。”   在生活的铁蹄下,一抹斜阳,一朵流云,一江春水都能够让我从中得到释然。我曾停驻在一个弹秦琴的老人身边,看他拨动三根琴弦,听一段时间在缓缓游移的心情,一站就是一个下午。那个下午,春风淋了我一身。                  黄冈癫痫重点专科医院武汉癫痫病的危害辽宁哪能治疗癫痫重庆癫痫病知名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