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草原行

来源:新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哲理散文
   一   大草原的雄浑、神奇、广袤、一望无际,令芸芸众生不辞辛劳地前往顶礼膜拜。   我自称是大草原虔诚的信徒,在家做足了功课,选线择日,避开高峰期热线的人满为患,远离草木皆枯满目沧桑的秋冬季,于春暮夏初,开始了对大草原的首旅。   飞机在海拉尔机场平安降落,旅行社派专人来接机;来人体格健硕,脸蛋黝黑,身边停着一辆九成新的进口丰田霸道,威风八面,声势慑人;我见他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便径直向他走去。   海拉尔是座美丽的城市,我们却不打算在那里停留,急于一头扎进大草原,不想把时间消磨在与我们无关的地方。   我发现导游人不错,与我很投缘,我比他年长,管他叫小赵;小赵以前是位武警,难怪有副壮实如牛的身板,真要碰上情况,怕是三五人休想占到便宜。君在侧,我万安。   一出城车速明显上去了,很快我就看到了仰慕已久的大草原,整个人一下子兴奋起来,嫌安全带碍事,随手将扣子拔掉,跟着便扬扬自得起来。小赵没有阻止,淡定地将事先准备好的钥匙插进槽里,以免报警器老是不停地鸣叫。他熟悉外地人第一次见到大草原的心情,笑着对我说,这可不是什么大草原,真正的呼伦贝尔大草原还在前面,十二点之前我们在那里用午餐。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车上的时钟,至少还要两个小时才能到达小赵说的那个地方。   透过半开的车窗,不是大草原的草原在眼前不断地飞速扫过,我死死地盯着,未离开片刻,生怕它会从我的视线里突然消失;事实上它总是在延续,没完没了的延续好像没有尽头似的,难道说这还不叫大草原吗?   从前,我没有见过比部队大院还大的大草地,它伴随我长大,就是这片神奇的草地,让我从小就有了崇尚英雄的情结,英雄就像草原,战心可驰骋,战马能奋蹄。眼前的大草原,大得让人震撼,它比得过上百个大草地,不上千个,反正怎么说多不为过;小赵却说它还不是正真的大草原,难道还有更大的草原吗?   小赵的话让我内心充满期待,我振作精神,重新拾起孩子般的好奇心,对窗外景色细细打量,发现有些地方和我心里想的还是有差别的:它不是平坦如镜,玄黄一线,而是连绵起伏,雄浑壮阔;它不是牧草如毯,一片翠绿,而是草色混杂,荆棘簇拥;它不是河流弯弯,羊群朵朵,而是湖泊棋布,牛羊闲散,总之,别具一番风情。   我还是被眼前的大草原深深地吸引着,不管过去的经验有多么顽固地干扰我的判断,不管要建立起新的思维模式有多么困难,不管前方真正的大草原在向我深情召唤。      二   克鲁伦河,一条注定不凡的草原河流,从蒙古国出发,向南向东经过上千公里的长途跋涉,在呼伦湖安营扎寨;她赐给呼伦贝尔盟宽三十五、长二百公里的河谷地带,那是一片神奇的天然牧场,又是一块风景绮丽的龙兴之地,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丰功伟业,在此铺下了第一块基石,克鲁伦河,不愧是蒙古人心中的母亲河。   小赵没有食言,果真按时把我带到这里。眼前的大草原不知让我如何描述才好,说她辽阔无比、绿草如茵,反倒显得苍白无力,很不过瘾;若是换一种方式来表达,那就好多了;在极端情形之下,让你做一个残酷选择,你宁愿是瞎子还是聋子,两者必居其一,我会毫不犹豫地甘为聋子;大草原与生俱来的美非人力所能抗拒,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窗户关闭了,心灵将会一团漆黑。   我会将窗户打开到最大,让每一缕阳光都照射进来,让每一片云彩都从头顶飘过,让弯弯的克鲁伦河从我身旁静静地流向远方。   接待我们的是位蒙族人,也是这片草甸的主人,他热情豪迈地出门相迎;所谓的院门,就是用无数彩旗围插成院,在靠公路那面留出约六米的缺口;院落很大,估摸着至少得有百来亩;亮眼的地方是矗立在那里的大小蒙古包,总计不少于十栋,大的高三丈有余;当地评判富人的依据,就是看你拥有多少蒙古包和羊群,由此看来,主人一定是个大户人家。   主人大概跟小赵很铁,所以讲话直来直去不讲客套:“赵警官,羊已煮好,酒也备足,就等你来开席。”   “更正一下,”小赵把我拉到跟前说,“大哥才是今天的贵客。”   我似乎还沉浸在大草原的梦幻里,不想被惊扰,便打趣道:“还是先饱眼福再饱口福吧。”   主人仰面大笑,其声直冲云霄,他用手指着前方问我:“你猜它有多大?”   “一千亩?”连我都不信。   “一万亩。”索性往大里说。   对方让我再猜,显然我还是把数目说小了。   “十万亩。”我自己也吃惊了。   “怎么也得二十万亩以上吧。”他觉得这还不够直观,便再次将手指向前方,那白云般飘动的羊群,“你以为走到羊跟前要多少时间?”   我老实得摇摇头,一副全然不知的样子。   他自豪地说:“怕是没有个把小时休想靠近。”   我彻底无语,只能客随主便,走进一座花团锦簇、身披五彩的蒙古包。   按蒙古人待客之道,用餐前得举行一些仪式,小赵说还是免了吧,主人倒是爽快,开始上菜摆酒。   三位身穿民族服装的蒙族姑娘,举案齐眉,款款走来,在我们三人身边驻足,将食案摆在各自面前;每个案里足有四五斤手抓羊肉,旁边还放着一把蒙古小刀;三位姑娘又拿来了三瓶白酒,我手握一瓶仔细端详:内蒙古宁河源闷倒驴,绿瓶68度,500ml装;小赵声明在先,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我是推辞不掉了,总不能主人独饮我俩吃肉。   我与主人对酌撒欢,小赵静享羊肉之美,看来他的胃口不错,不声不响就消灭了一半。   酒过三巡,主人豪爽的禀赋开始昭然若揭:他扯着嗓子,像腾格尔那样来了一段天堂,又离开座席在华美的地毯上手舞足蹈起来,然后把碗里剩下的酒一口干了,拍拍我的肩,对自己的身世一番华丽的展示,说他的祖先与铁木真是远亲。我想酒桌上说什么的都有,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不要太当回事,我不也说自己是炎黄子孙嘛。   闷倒驴还真是名不虚传,驴都招架不住何况人呢,我已烂醉如泥,等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      三   我领教了蒙古人的豪放,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酒醉让我错过了二百多公里的草原风光,同时也让我身上多少沾上了大草原的味道。   越野车继续向北驶去,车窗外的景色也开始有了显著变化;道路随山坡起伏,草场在不断地收缩,有时还能惊现片片农作物的身影;就是西边静静的额尔古纳河没有丝毫懈怠,它已经伴随我们很久了;这是一条中俄界河,河的西岸是俄罗斯,举目望去荒无人烟。   我们前方要去的室韦,是一座富有诗情画意的俄罗斯风情小镇,那里的居民十之七八是华俄人,也就是中国人与俄罗斯人的后裔,他们有着俄罗斯人的脸蛋和中国人精明的脑瓜子,这可是我们常说的强强联合的范例。   小镇的美我早有耳闻,耳闻终究不如一见。对待她不能像对待大草原那样,“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夜看尽长安花”,而要下马看花,一步一景,景随步移。   我和小赵漫步于充满异国情调的小镇,眼前的建筑已不再是游牧文化感性、动态、简单的表达,而是欧洲巴洛克式与俄国战盔式穹顶的融合,只是规格上小许多,但一点也不妨碍它对我们的视觉冲击及美的传递;高大笔直的白桦树,枝繁叶茂,排着整齐的队伍,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恰好给褚红色墙体抹上一片青绿,几只大山雀在快乐地鸣翠枝,这多像一幅春之声的油画,让人感到生机盎然、精神倍爽。   远处,木刻楞散落在山坡林间,白云出岫,景物朦胧,风动雾散,风光再现,或隐或现,甚为奇妙;我们已然被深深地打动,这活脱儿一轴“白云深处有人家”的水墨图,哪还有半点大草原的感觉?   我马上意识到那里才是该去的地方,便沿着一条山间小路,向深处走去。   我们在一处大栅栏前驻足,它似乎就是周围山林的一部分;没有剥去皮的树枝,挨个插了好大一圈,与身边的林子有某种天然的联系,你甚至怀疑是否只需下场雨就能长出细叶来;透过栅栏的缝隙,白、粉两种颜色的野花,微风中频频点头,像似在对来宾微笑致意;哇!好美的木刻楞,安然闲适地躺在童话里,一种外来的小布尔乔亚情绪油然升起。   我礼貌地站在外面静候,尽管里面正在释放难以抵抗的诱惑;我担心我的文明举止没有谁会注意,以致让我在外呆上很长时间;时间在一点一点地逝去,我的情绪随之产生了变化,责怪自己不该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正在进退两难之际,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   “是大哥吗,快进来呀!”   我还以为在叫别人,举止犹豫不决。   她跑了出来,麻利地打开院门,嘴里叨咕着:“在外面杵着干嘛,嫌屋丑不稀进去怎么的?”   一口地道的关东腔,加上一张外国人的脸蛋,我几乎难以判断我俩谁是中国人。   让座、上茶、套近乎,一气呵成,好像我们是她家亲戚似的,给人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开始我还有些提防(不是人生安全,兜里的人民币),老说些不累、不渴、别再忙活这类客套话,后来发现,再要这样下去那倒真见外了。   大姐嘴碎,说起来没完没了,不过,细细听来重点也还是显而易见的,概括起来主要有这么几点:她家的木刻楞是全镇最好的,没有之一,每天的饭菜也是最有特色的,住宿环境十分人性化,配有高档舒适的桑拿房;如是说显得物质了些,下面来点精神层面上的;她的太祖母是白俄皇室成员,俄国十月风暴后逃难于此,与河南青年邂逅,日久生情,永结伉俪;他们开荒种地,养牛放马,勤俭持家,积累颇丰,累世五代,远近闻名。   老话说,富不过三代,她家五代不衰,真是个传奇啊,看来这顿午餐非她家莫属,别家再好也毫无兴趣。   饭点一到,七八米长的餐桌,陆续坐满了四代人,长者年逾九十高龄,不满周岁的重孙趴在妈妈的怀里,我们是客人理应挨着老人家就坐;偌大的餐桌摆满了各色面包(他们管它叫列巴),剩余的地方放着生鲜蔬菜、瓜果什么的,再就是一大罐浓汤杵在那里,我一口都没喝;席间,一家人举着自酿红豆酒,说着开心事,其乐融融。   我却高兴不起来,满桌菜就是缺荤腥,酒也不得劲,度数太低,喝嘴里如同喝水,就算是一直喝也不会醉。又不能不喝,瞧人家喝得那么欢,总不能扫人家兴,就推说自己酒精过敏,意思到了就行。小马还是一口没喝,说的仍然是那句老话。   饭毕后,我们准备结账告辞,大姐非常热情,非要我们住一晚明日再走;我主观上不想,说了许多好话才得以脱身。      四   我们在下午三点多返回海拉尔,又回到我们来时的地方,就要跟大草原道一声拜拜了,心里难免有些依依不舍。明日一早赶九点半的飞机回去,今晚得安排点什么,总不能早早上床睡觉吧。为了感谢小赵一路为我辛勤付出,我想请他吃个饭,也算是个小小答谢宴吧。小赵爽快地接受邀请,告假回去一趟,晚六点准时赴约。   我早早坐在位置上候着,小赵分秒不差地来到我面前,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刚剃的板寸头,着白衬衣而束进裤腰,腰杆挺直而腹部微收,一看就是正规军的军容风纪。   无酒不成席嘛,我要了一瓶酒,正要给自己满上,小赵夺走酒瓶,示意服务员换大杯,先给自己满杯,然后给我一个半杯,还说他干了我随意,话刚说完仰起脖子一口闷了,接着又为自己倒满一杯。   我正在迟疑不决,他抢先开口:“现在是生活状态下的我,车已归队,我打的而来。”   “工作状态的你就从不喝酒?”我有些将信将疑。   “是的,除非哪天不做司机。”   回答得干脆,也在理,一路上他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   那晚我们喝了不少,应该说他喝了不少,他把我当大哥,说了许多知心话,至今想起来依然记忆犹新,感触颇深。   他让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大草原。在我们踏上大草原的那一刻起,他就看出我对大草原的认识不全面,就故意说这算不上大草原,真正的大草原还在前面。他说这话有两个意思,其一让你知道两个不同类型的大草原,其二是让你对后面的大草原充满期待,以此来提高客人的游兴。其实呼伦贝尔大草原至少有六种类型,有的我们看到了,有的我们没有看到,有的大的无边无际,有的让你感觉不到它的辽阔,然而它们都是呼伦贝尔大草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谈到大英雄,他也给我上了一课。成吉思汗固然是个大英雄,他的勇猛顽强,他的博大胸怀,它的无惧无畏,这些蒙古人的优良品德,在他身上得到了集中体现,使得他最终成为万人景仰的一代天骄、蒙古人心中的大英雄;在室韦遇见的大姐一家难道不是大英雄吗?他们兢兢业业小事做起,虽没有惊天动地之举,却常怀家和国兴之志,勤勉节俭,以恩报德,祖业红火,五代不衰。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在家总叹英雄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小赵不也是英雄吗,就在眼前却不识,只怪自己不具慧眼。   清晨,大草原刚从睡梦中醒来,我带着一脸羞愧,怀着十分敬意,向她行告别礼;我不再等待小赵的到来,匆匆赶往机场,只在宾馆前台给他留了条。      徐州专业癫痫病医院咋找?河南去哪能找到好的癫痫医院北京怎样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哪里